汤唯:她的盛开,不分季节

  提到汤唯,就不免提到色戒、全裸、封杀,但也少不了淡定、勤奋、执着。

  阳春三月,却迎来了《晚秋》。在院线铺天盖地的宣传中,《晚秋》海报朴素,颜色淡雅,像极了汤唯。

  浓妆淡抹总相宜,汤唯的盛开,不分季节。

  从未自毁形象

    

  看汤唯的角度可以很多变,但首先她是一个没有被糟蹋掉的演员,起点高,而后小心翼翼维护着这种形象,从李安的电影里走出来,又去演港片说粤语;再去演合拍片,跟韩国人对戏,说的是英文……她是上海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旗袍小姐,也是香港街市中孑孓独行的大龄女青年,最后是漂到异国的亚洲女囚犯。

  这些角色,仿佛刚刚好,与她相衬,又多变,又不多变,始终文艺着,始终是气质上的吸引力,总胜过肉体。所以,她很容易招人喜欢,哪怕是对男观众而言,也多于纯粹感官上的那种吸引。

  时常看到女明星为摆脱花瓶常以“自毁形象”来试图转型,但毁来毁去仍是那张脸,仍嫌感染力不够,汤唯拍《晚秋》,宣传中用了一个词叫做“素颜”,当然不会真素颜,但为了表现女囚犯的那种落魄,汤唯在电影里穿风衣,系着围巾,头发凌乱地扎起,走在大街上,总会令人联想到她的不算如意但却简单的生活

  陈可辛就这样评论过她:“汤唯的一个优点在于,虽然盛名在外,但仍然保持了很多很朴素的特质。我这十几年来碰到的演员里,很少有人能保持这种单纯。她很能融入当地的环境,让你看不出她是一个明星。”

  或许也是因为这一点,《晚秋》的导演金泰勇在写剧本时,就想到了汤唯,甚至,他是把汤唯的照片贴在桌子上,完成了对这个角色的塑造。金泰勇一开始设置的动机,并非想让男女主角发展出什么特殊的关系。但这样特别的身份,使得两个有故事的人,都已经“对他人没有任何眷恋,对任何事情都不会抱有幻想,不会为任何事情流泪”,但他们相遇,并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最后的24小时回忆,就变成了一种勇气和力量,变成了生存着的证明。

  自《色·戒》那样华丽的登场之后,32岁的汤唯应该是什么样子?金泰勇说,“韩国女演员都是很可爱很漂亮的那种,但是汤唯显得很大气。”漂亮的女演员很好找,但女人仅仅漂亮,显然不够感染人,尤其是在一个故事里。

  不能笑,就只能哭

    

  回头说说《晚秋》这部电影。

  用文艺包装的《晚秋》,通常有一见钟情的感性。金泰勇懂行,两人初见时,玄彬上车无零钱,全车扫视一周一眼相中汤唯,上前、求助、成功!汤唯一句“你得把零钱还给我”,吸引了玄彬对这位酷女子的注意,金泰勇为两人爱情萌芽的解释是:“作为牛郎,冰山美人是珍贵的品种,爱情因为难得而珍贵。”

  金泰勇把故事发生的背景转移到了美国西雅图,是为了浪漫,这个城市半年阳光普照,半年阴雨连绵,剧组特意选择雨季,这才符合两个落魄他乡的异国男女撰写爱情的背景,两人在无尽的浓雾与细雨中漫步,穿越拥挤的人海,走进寂静的郊野,两人身着大地色系的服装,宣告“苦是我们苦!”

  汤唯透露,金泰勇的严格要求一度令她承受巨大压力。“在现场导演既不准我哭,也不准我笑,只说心里动,像和玄彬拍碰碰车的戏也不给笑,所以,每晚回酒店会忍不住哭一下,挺苦的。看完电影,我才明白他的意图。”

  孤独,是几乎所有深入至内心的爱情电影必然要触及的一个话题。《晚秋》,应是属于这种,当一段爱情凭空而降,没前世没今生,没有因也无果,往事消失未来也消失,那么现在或此刻,就是两个人的相互吸引,在巨大的属于生命的孤独感前,你惶然无措地想要去贴近另一个人,希望借助这种融入对方的方式,来消解孤独,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灵魂里。

本章链接:
http://m.diyifanwen.com/lizhi/lizhirenwu/145131134237305770287.htm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