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不会老

  那一年,他24岁,正是梦想如花般绽放的年纪,他怀揣着500元钱,千里迢迢从老家赶赴北京。那时的他,单纯而又天真,除了一个当歌星的梦想,一无所有。

  火车渐渐驶进首都,当时正值旅游旺季,他懵懵懂懂地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感觉到内心深处有种莫名的兴奋与激动。欣赏着梦中的风景,似乎连空气也变得甜蜜起来,他羞涩地看看身边擦肩而过的人们,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尽管他踌躇满志,尽管他相貌堂堂、神采飞扬。

  看着富丽堂皇的高楼大厦,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要来找谁呢?现在应该干什么?今晚要住在那儿呢?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只是背着牛仔包不停地走。北京的华衣美食令人目眩神迷,可是他只能吃最便宜的便当充饥,他知道梦想与现实之间有着太遥远的距离,自己想成功,就一定要付出比别人多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他先是住6元钱一晚上的大学宿舍,后来又租住在一个月只有100元租金的房子里,那房子是用砖头现搭的,斑驳陆离,四面全是缝隙。北京的冬天风大雪厚,他穿着衣服躺在门板上,风雪透过宽宽的缝隙飘飘摇摇地飞进来,他裹紧了被子还是禁不住浑身瑟瑟发抖。

  他想学唱歌,但是不知道去哪儿学,兜兜转转了几个月,终于找到了一个老师的家门。他腆着脸,忐忑地递上从家乡带来的水产品,水产品已经化了,他尴尬地看着老师,老师让他唱了唱,婉言拒绝了他。

  他去东方歌舞团,想参加一个老师的声乐培训班,可是却被门卫告知只做函授,工作人员告诉他中国音乐学院有一个流行音乐培训班,他于是背着全部家当从北三环走到了苇子坑,可是,中国音乐学院的大门是关着的,因为已经放暑假了,保安说那个培训班已经不做了……

  他失望而归,却并没有灰心,跟着一个所谓的培训班学习,虽然培训班只有短短的一个月,但是却给他注入了无限的希望。有一天,他向一位一起吃饭的女同学说,为了当歌星他可以卖肾,结果那个女同学以后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因为这人太可怕了。

  他虽然省吃俭用,但是500元钱还是很快就花完了,无奈之下只好回了家。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踌躇满志地回来了,依旧是想当歌星,依旧是到处找收徒的老师,找了几个老师,结果钱很快又花完了,他不得不再次回家,可是在家里呆了没几天,他又心有不甘地跑回来,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好几趟,始终不死心,因为那朵梦想之花一直在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绚烂地盛开着,他无法漠视它的美,他觉得它已经与自己的生命融为一体,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能构成一个很好的借口将他们分离。

  听说广州是流行音乐的昌盛之地,于是,他伙同另外两个朋友一起,来到了广州,来到了深圳,很快身无分文。深圳的歌厅老板让他去办一个歌手证,买身演出服,去他的场子试试,可是,他哪儿有钱买演出服办歌手证啊?!无奈之下,只好来到广州的老乡处栖身,老乡积极的帮助他找人在广州试了几个歌厅,都无果而终,演出的时候下台跟客人握手都惨遭拒绝,命运又一次将他推向深渊……

  父亲觉得他不务正业,想让他回家接班做生意,无奈的他只好回老家继承父业。但是他一直明白,把时间浪费在自己不感兴趣的职业上是很傻的一件事,在他心里,只有音乐才是值得用生命去追求的东西,他可以为它付出一切……

  都说五年一小成,十年一大成,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付出了就一定会有收获。无情的现实就象一把犀利的剑,将他的琉璃之梦砍伐的七零八落,经历了无数次挫折的他终于感觉到了疲惫与无奈。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他在梦想与现实之间苦苦地挣扎,终究舍不得让梦想之花枯萎,便用一滴清泪把它裹成一个晶莹剔透的琥珀。他相信只要它不凋谢,终有一天会成为一个不老的传说。

  他拿着最后一次从家中带出来的1800元钱再次来到北京,用600元钱买了一个数字呼机,租了一个月租300元钱的房子,还剩900元钱,他决定用这900元钱开始打拼。

 来源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lizhi/qingchunlizhi/145131133406822740502.htm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