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南歌子

欧阳修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工夫。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

【赏析】
  此词咏爱情,脱去一般相思离别或花前月下寄情之窠臼,通过新婚女子的特殊妆梳和多情且深情的言语动作表情等,活现了少妇对丈夫的一片纯真深情,以及其对幸福的爱情生活之珍视和向往。“凤髻”、“龙纹”两句写新妇严妆,如电影之特写,未见人而已睹其热爱生活、重视对方的审美态度这样一种善良的内心世界,同时也显示其贵家少妇的身份。“走来”笑扶,形神兼妙,其人呼之欲出;“爱道”句令读者如闻其娇媚的柔声;“弄笔”、“描花”细节生动传神:“等闲”句最能见其人新婚之激动以及陶醉在爱情幸福中之神情心态:“笑问”句问得聪明,问得天真,问得实在,问得可爱,问得既明了又含蕴,妙趣横生。全词以生活流程,表现新妇在闺房向丈夫表示爱情的细节,层层演示,一脉贯穿,极富生活实感及喜庆色彩,达到炉火纯青的艺术高境。贺裳云:“词家须使读者如身履其地,亲见其人,方为蓬山顶上。如……欧阳公‘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真觉俨然如在目前,疑于化工之笔。”(《皱水轩词筌》)

 来源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sicijianshang/songcisanbaishou/03111710580311176140840.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