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邦彦:过秦楼

周邦彦

  水浴清蟾,叶喧凉吹,巷陌马声初断。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人静夜久凭阑,愁不归眠,立残更箭。叹年华一瞬,人今千里,梦沉书远。
  空见说鬓怯琼梳,容消金镜,渐懒趁时匀染。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谁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赏析】
  此词为静夜愁立,怀人伤情之作。上片写回忆情侣。水浴前六句是对过去美好生活的回忆,但词人却用实写,好像是在写今天,当词人完全沉浸在过去的美好生活的回忆时,这段生活的感情与形象是明朗的、欢快的。“人静”六句辞意顿转,折笔写词人现境:自己凭栏夜久直到“残更”欲晓的“愁不归眠”,感叹情侣“人今千里”,往昔欢聚已如“梦沉”,充满怅惘失落的感伤。下片写两情眷恋。“空见说”三句借平空传言悬想爱侣对自己的相思憔悴,以“怯”、“懒”二字幻化出她对镜怕见瘦容的胆怯心理和无心梳妆打扮的懒散情态。“梅风”三句插入江南梅雨景物,反笔写词人独处溧水地卑溽湿,苔滋花残的难堪境况,而借“舞红都变”的残花凋落的具象化手法,遥映“年华一瞬”,隐喻情侣的“鬓怯容消”的芳华憔悴。“谁信”数句抒写词人“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相思深情:独处无聊,才思涣散,心为情伤,暗示自己对情侣如荀奉倩般生死相恋。“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以见明河侵晓星稀,表现出词人凭栏至晓,通宵未睡作结。全词写景摹状,融情传意,不同时空的画面切换、转接无迹,虚实交映,以实写虚,曲折顿挫,具体生动。
本文链接:
http://m.diyifanwen.com/sicijianshang/songcisanbaishou/03111710580311177505682.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