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贺新郎

李玉

  篆缕消金鼎。醉沉沉、庭阴转午,画堂人静。芳草王孙知何处?惟有杨花糁径。渐玉枕、腾腾春醒,帘外残红春已透,镇无聊、殢酒厌厌病。云鬓乱,未忺整。
  江南旧事休重省,遍天涯寻消问息,断鸿难倩。月满西楼凭阑久,依旧归期未定。又只恐瓶沉金井。嘶骑不来银烛暗,枉教人立尽梧桐影。谁伴我,对鸾镜。

【赏析】
  此词为春闺寂寞、思妇怀人之作。上片写思妇画堂春睡午醒之状。“篆缕”三句写铜炉里的香烟袅袅上升,盘旋缭绕似篆文,这时已经消散,庭院里树木的阴影转过了正午的位置,这是深锁闺房“醉沉沉”的人之所见。“芳草”二句以自言自语方式隐吐沉醉慵眠之原因和对恋人渴盼,却唯见柳絮飘散,添人怨绪。“渐玉枕”五句始点明病酒恹眠,朦胧春醒,终日无聊之情状,以“残红春透”衬映她芳华虚度,乃至云鬓蓬乱,无心梳妆,“为伊消得人憔悴”而不悔也。下片写思妇企盼恋人回来。一个“遍”字传达出思妇恨不得插翅飞向天涯追寻恋人的热切情怀。“月满”数句写思妇独自登上西楼,望着银白的月光洒满大地,痴痴地想着,“依旧归期未定”——他现在大概正想着回来,只是日子还没有确定,所以鸿雁还没有传来书信吧。“依旧”、“又恐”、“不来”层层转进,层层深化地写出思妇相思入骨的希望、忧恐与幻灭。最后“谁伴我”,乃无人伴我也,晨起梳妆依旧是独对鸾镜,流露出对昔日与恋人双映鸾镜,画眉描容,燕婉欢爱的眷恋和今日独对鸾镜的悲怆。这位女主人公自始至终,没有一言一语埋怨对方,她和婉淳雅,在思妇的形象中独树一帜。

来源:
http://m.diyifanwen.com/sicijianshang/songcisanbaishou/03130710580313075446682.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