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远方,梦之乡

2017-08-02

  有一个故乡叫——远方。

  远方是每个人注定的归宿。从曾经远眺着着夕阳大海,目光中憧憬着遥不可及的深度,到近距离每一个细胞感官的深深呼吸、享受着那种细细暖沙厮磨于脚底的触觉。这一切的一切来得都是那么虚幻。

  在现在稚嫩的豆蔻年华,看着那蔚蓝色碧波泛起的层层白浪的图片,我也曾撺紧了小拳头,跟自己说:将来,一定一定要去看海!终于,在泛着点点忧伤的钢琴曲下,我眼前的色彩渐渐模糊,意识中仅存的就是那要去看海的念头。在那个仅凭精神与幻想的空间,有一道纤细修长的身影缓缓迈入。

  “叮叮”、“叮叮”。一根根泛着莹莹玉光的细线垂泄而下,形成一个程度适中的包围圈,于其顶端,一个浅蓝色圆片在暗淡光线的折射下,给人一种淡雅素洁之感。于细线上,穿插着各种造型华美,款式飘逸的水色琉璃仿片,剔透而晶莹,点点光点如夜空的精灵们那些纤尘不染的纯净眼睛,扑闪扑闪,一种飘逸灵动之美便折现于此。据说把风铃挂在窗边,当你许个愿望的时候,如果风铃响了,代表天使听到你的声音,愿望就能实现,类似流星雨中许愿一样,至于到底有没有天使,这个,我就不得而知。这样的远方,有一种思绪,叫——祈望。

  画面中的少女纤手便是提着这么一串风铃,一袭浅蓝色长裙被海风托起。唯美的背影翩然而立,目光淡然深邃。周围的坏境也随着这位少女的出现而变得宁静祥和:海潮慵懒的伸个懒腰,眯眼见着光线暗沉,终于发出一声低低的哈欠,一个打滚坐了起来,反倒惹恼了沉睡中的礁石,两者反倒嬉闹起来,丝毫不见倦意,较为清脆的“欧,欧”声在海面上响起,一道道残影飞速掠过海面,旋转几周,减缓了速度,便若舞者般身着白色纱裙,飘飘欲立海面,身姿轻盈姣美。天色这才微微亮了些,海岸的那一头,浮现淡淡朱红色霞光。这样的远方,有一种氛围,叫——和谐。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曹操的这首观沧海,倒也写的不错。星河浩瀚无垠,虚无缥缈,因而错综复杂,明明觉得抬首便清晰可见,可伸手反倒遥不可及。谁都知道,云层很厚,天空很高,有多高?这是小时候的我经常会问的问题,父母们也是很头疼,最终还是宠溺地摸摸我的小脑袋瓜,柔声笑着说:“很高很高的。数字是概括不出来的。将来如果宝贝真想知道,那就等自己会飞试试看,飞得有多高,云层有多厚吧。”我虽小,但也知道些常识,皱眉撅着小嘴:“骗人,我哪会飞!”父母但笑不语,只是目光却意味深长,另有一番深意在里头。

  思绪渐渐隐去,当我再回过神时,却见沙滩上的脚印已延长了很远一段距离。我沿着脚印走过去,在脚印尽头,我看到那串浅色风铃被轻置在一旁,在风铃旁侧正是用指尖在沙滩上画出的一朵清色兰花:片片精巧的瓣,似在莹雪中浸过,似用玉石雕刻,美得高雅,美得朴素,溢满了人间的纯洁,一笔一划间,尽数勾勒出那种清新淡雅的美感,正如兰花的四清:气清、色清、神清、韵清。那种高贵典雅,可不是一个利欲熏心的人能够拥有的,也可以说,是奢求也奢求不到。水色琉璃风铃配上一朵高洁的玉兰,真真是清然唯美。隐隐,有一种顿悟生命的透彻感。这样的远方,有一种气质,叫——脱俗。

  沙滩边,还有一行娟秀飘逸的小字:致远方——梦之乡,祈望、和谐、脱俗,纯彻本由心生。不管何时,哪怕再不济再落魄,世上总会有一方净土,不染尘埃,只为你而存在!而你的宿命,就是要在这纠纷的世间,心如明镜,坚定不移,抓住梦的云端,看看天多高,云多厚,海多宽!

  初二:徐雨萱

本文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chuerhuatizuowen/1000536.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