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眼鸡,巨蜘蛛,箭毒蛙

  亚马逊热带雨林中有一种奇特的昆虫叫龙眼鸡。它的体形类似蝗虫,呈黄色,头部顶端有个硬硬的衍生物,但这衍生物不属于头却是鼻子的一部分。我没能观察到龙眼鸡的生态习性,但据资料介绍,每每受到干扰时,这种小动物用头部顶端的衍生物猛烈地敲击树干以威慑对手;如果此计不成,它便远走高飞。关于龙眼鸡,在印地安部落流传着一个美丽的故事:若一个年轻女子被龙眼鸡蛰了,那么她必须在24小时内同她的男朋友做爱,否则就会悄悄地死掉。我想这只是个传说,大概是哪个印地安小伙子为了哄得心上人而杜撰的。

  巨蜘蛛是全球最大的蜘蛛,曾多次被小说家或探险家涂上恐怖和神秘的色彩。我曾在一本记载南美探险家故事的书中见过这样一节插图:一个探险者裸露的身躯上叮着十几只碗大的巨蜘蛛,探险者用力向下抠,血流如注。这无疑是夸张,因为巨蜘蛛独栖,每个个体独自生活在地下的穴中,每公顷一般仅有1-2个,绝不会有成群的巨蜘蛛围攻一个人。另外巨蜘蛛白天躲在用树叶铺就的弯曲的洞里,黄昏和夜晚才外出活动,不易与人遭遇。不过,对于生活在原始森林里的“文明人”来说,意想不到的事的确随时都可能发生。我的一位60多岁的法国同事就是在清晨穿靴子时被巨蜘蛛狠狠地刺了一下,原来,一只巨蜘蛛在夜晚投错了家门。

  不能否认,巨蜘蛛的确很凶猛,它们的嘴上长着一对尖尖的钩子,袭击时以钩子刺向猎物,同时注入毒液杀死猎物并将肉分解成液体吸食。我曾见过巨蜘蛛袭击山鼠的情景:巨蜘蛛潜伏在洞口旁边,一只山鼠在地上觅食无意走到它跟前;后者猛扑上去,一下子捉住了山鼠,瞬间,猎物便一动不动了;随后,巨蜘蛛慢慢地将山鼠拖进洞里消化去了。巨蜘蛛的食物主要是啮齿类和有袋类等小型哺乳动物,有时也猎食其它动物,比如蛇。

  除了嘴上的钩子,巨蜘蛛的另一种武器是背上的毒毛,土着人告诉我若毒毛进入眼睛或鼻孔里会引起极强烈的刺激。我没有体验过这种滋味儿,但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有一次我好奇地用一根细树枝斗一个巨蜘蛛,它受到袭击后倏地立起,将前爪高高扬起对着我。过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动静,它便放下爪,想悄悄离去。我用树枝前后左右地阻拦,它再次摆出防御的姿势。如此反复几次,它终于忍耐不住了,愤怒地用后足接二连三抓挠后背,顿时,细细的绒毛飘飘扬扬散向空中,我赶紧跑开了。

  不过,巨蜘蛛也并非没有天敌,一种巨大的马蜂就专找它们的“麻烦”。这种马蜂的个头差不多相当于中国的东亚飞蝗,独栖生活,飞行时翅膀发出嗡嗡的令人悚然的震颤声。它们通过不知哪种通讯方式总能找到巨蜘蛛,用尾部的毒针将毒液注入巨蜘蛛体内。巨蜘蛛受到进攻后身体麻木,任凭马蜂将其躯体拖入马蜂事先挖好的洞中。马蜂随即将卵产入巨蜘蛛体内,卵在发育过程中吸收巨蜘蛛的体液作为营养,而巨蜘蛛在这一期间一直不会彻底死掉,而被迫充当马蜂后代繁育的活的饲料库。动物就是这样一物降一物,形成一环扣一环的食物链和错综复杂的食物网。

  可以说,蛙是人们常见的两栖类动物,但通体蓝色,嵌着金黄花纹的箭毒蛙则只有在潮湿的南美雨林才能见到。而且,和其它同类动物相比,箭毒蛙在食性,繁殖和生存对策等方面都有很大的特殊性。

  和许多其它的蛙不同,箭毒蛙不捕捉在空中飞来飞去的昆虫,却专门猎食地面上体形微小的蚂蚁和螨。这些蚂蚁和螨常生活在倒塌的大树下,所以在那里最容易发现箭毒蛙。在森林里,茂密的树遮住了几乎全部的阳光,大树倒塌后阳光便会到达树干及其附近的地面上。以往,人们不了解箭毒蛙的习性,误以为箭毒蛙是因为喜爱阳光而聚集在倒木附近。最近,荷兰学者玛嘉经过细致的研究得出结论,和人们以往的观点正相反,箭毒蛙不仅不喜欢阳光,较长时间的阳光照射甚至会致其于死地。

  箭毒蛙有特殊的雄性育幼行为,这种蛙的雌性成体比雄性成体大,但却不哺育后代。雌雄的交配常发生在栖生于倒木上的风梨科植物附近,这不是箭毒蛙欣赏花的美丽,而是因为这些植物轮生的叶片构造出一个小“池塘”,为蛙卵提供了发育的场所。雌雄交配,雌蛙将卵产在积水处后便悄然离去,只有雄性耐心地照料后代。卵一旦发育成蝌蚪,雄蛙便将蝌蚪分别背到不同的有适量积水的地方,因为蝌蚪是肉食性的,两个蝌蚪在一起会自相残杀。虽说是在雨林,寻找可以长久积水的地方也并非轻而易举,我曾在40米高树梢上的风梨科附生植物中见到箭毒蛙的蝌蚪,这说明箭毒蛙要背着卵一点一点爬上树冠层。

  和许多以隐蔽色逃避天敌的动物的生存对策相反,箭毒蛙以警戒色避免杀身之祸,它们在绿色的森林中格外绚丽夺目。原来,箭毒蛙的皮肤分布有毒腺,毒腺分泌的毒液对食肉动物来说可能是致命的。于是,鲜艳的颜色和花纹成了恐吓食肉动物的信号。箭毒蛙就是凭介警戒色和毒腺使整个家族存活至今。然而,自从人类涉足南美,箭毒蛙的警戒色和毒腺就不再是防身的灵丹妙药了,印地安人可以巧妙地提取毒液用来狩猎。他们用细藤条将箭毒蛙的四条腿拴住,然后用小木棍轻轻刺激它们的背部,箭毒蛙便分泌出乳白色的毒液。待毒液分泌干净后,印地安人会将箭毒蛙放掉以便使这些小动物能够继续“生产”毒液。这些提取出来的毒液被涂在箭头和标枪上,用这样制成的箭猎取猴子,会使动物顷刻间毙命,这也就是箭毒蛙名字的由来。科学家经过仔细研究发现,箭毒蛙的剧毒物质能破坏神经系统的正常活动,导致动物死亡。

  再后来,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文明人”闯入箭毒蛙的世界并将它们作为宠物带到城市里。悲惨的是箭毒蛙极其脆弱,对食物及生活环境的温、湿度亦要求严格,因此,它们一旦被带出雨林,就意味着末日的来临。箭毒蛙越来越受到人类的威胁。

本章链接: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chuershuomingwenzuowen/151121165825504423240.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