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你我,淡如白纸

2017-08-02

  初见你时,一张白纸让我们相知相识。待到离别,为何又要用一张白纸来遗忘。——题记

  稚嫩无知的我。

  蛮横火爆的你。

  “诺,给你。”第一眼见你,望见你有一种早熟的气质,如墨的黑发束成高高的马尾,白皙的皮肤,秋水般动人的眼睛,你个子不高,轻巧得如飞燕。那双秀美的小手递过来一张白纸,轻飘飘的,落在我面前。

  我疑惑的挑挑眉,细看,却一下子暴怒起来。“约法十章”,什么玩意儿!明明就是“不平等条约”,你不容我抱怨半句,马尾潇洒一甩,拣来一支粉笔,狠狠刻上一道白线在桌上,我愣愣看着这一切,年幼无知的我既没有你的伶牙俐齿,更没有你浑身散发出的那份干练潇洒,就这样开始了“忍辱负重”的同桌生涯。

  相处久了,觉着你似乎没有那么蛮横霸道了。

  课堂上,老师冰凉的声音飘了过来:“同学们,拿出草稿本。”我顿时乱了手脚,像我这种无里头的,粗心大意的人,那会记得带什么草稿本,没忘了带书就不错了,而你,优雅地从书包里抽出一沓白纸,从容的姿态让我更加着急。

  求助的眼神向四周望去,却无一人理我,数学老师是出了名的母老虎,我想死的心都有了。你却出我意料的扭过头来,淡淡的望着我,询问之意很明显,我试探着瞟了一眼你手中白纸,你了然,“撕拉——”利落的撕下一张白纸,你递给我,反倒是我,愣住了,真的没想到,看起来冷漠又无理的你,却在紧要关头帮了我一把。

  那次,你留给我的感动,并非一点点。

  第二次借白纸,就在第一次不久之后。我死皮赖脸的望着你,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越过三八线,一副苦巴巴的脸,无辜的眼神看着你,你无奈地笑着,撕下好几张白纸,递给我。

  第三次,你干脆抽出一大沓。后来呀,你干脆偷偷抹掉了三八线。

  我与你之间,有了很微妙的变化,那些冰霜,早变化为暖阳,照耀在你我之间。友谊就在一张张白纸之间堆砌地越来越坚固。

  你好几次卸下冰冷的伪装,向我哭诉着父母之间的争吵,我安慰你,在白纸上写下一句句安慰的话语。在我埋头叹息考试失利时,你扬起笑容,飞扬着笔花,白纸上便落下一个个催人发笑的笑话。

  快乐时,总是忘了离别。毕业那天,你递给我一张纸,那动作,神似初见你时的模样,淡淡的,轻飘飘的。“诺,留了最好看的一张给你,别忘了,留言写满400字。”她抿着唇,一副严肃模样,我想笑,但是笑不出来,眼里满是苦涩。没等我接过,你便离开座位走了,我知道,你是怕我哭。其实,我很坚强,我看见你侧脸落下的晶莹,消失在空气中,好想笑你,还说我脆弱呢,自己还不是。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如你所愿,留言写满了四百字,全是挖苦与讽刺,不出意料,你写的也全是这些。现在看来,还有发笑的冲动。

  “滴滴滴!”qq的提示声将我从回忆拉回现实,一看,原来是你,发过来一个笑脸。

  我打着字,满脸幸福:“猪头,好久不见。”

  有些友谊,一辈子都不会变质,年少的你我,淡如白纸,青春在上面留下一道无痕的幸福。

  初二:素衣白殇

本文链接: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chuerxierenzuowen/983217.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