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罢

2017-08-02

  倘若抱怨冬天太冷,太干燥,那便是我说谎了。

  雪,圣物一般的形象,不同于夏天的雪糕,她是那样稀罕,稀罕地一面也难见着,这也使得我在冬日里抱怨。南方,太热!也许就这样,我就不由地去亲近她,寻觅她,盼望她,像是两个不认识的人亲切了起来,没有理由地,惹人疼。

  印象里,雪来时,世界堆满没完没了的白,买来烤红薯,哈着气在手里使劲滚弄。穿上大袄,戴瓜皮帽,厚实的长筒靴,雪没过膝盖,一踩一个凼,一踩一个凼,拔着腿费力地走。偶尔一歇息,双脚就生在了地上,使劲一提,就有咯噔一声,有点扯不下胶布的意思。树叶子隐去了绿色,都挂了倒刺,那冰就仿佛正要下坠时却定住了,淹没了成片的屋,露出窗户,趴着窗上,里面睁眨着几双小眼睛,水汪汪地盯着这皑皑的世界,透出雪一样的剔透,如童话里一样,这雪不就是精灵么!

  尽些的细节,在想象中无一保留地在面前呈现,这也就更加坚定了这份追恋。

  于是,寻着印象。带着无尽的期望,如愿地,前年春节带来我人生中的第一场雪。虽说不尽人意,太小,却也丝毫挡不了我对雪的那份好奇。

  为了赶在太阳把残雪融化前看个够,打六七点就兴奋的翻下床来,往窗台一趴,外头只有一丝儿的光亮。我便看着这朦朦胧胧的雾,时不时隐约瞄见像雪花儿的东西,也就顾不得多冷,急忙伸出手接住。开了灯来,却只是成渣的雪沫,一溜烟儿地化成了水,这不由得让人失望。大概,过几天兴许会下大些罢?我便瞧着这飘飘忽忽似雨似雪的花儿,恍恍惚惚,我瞧见了那实在的雪花儿,还有那不舍的情节。

  印象里,娇嫩的,潇洒的,带着点儿毛绒的,竟是透明的白,巴掌样大却不失精致,依旧冰晶的剔透。这才是雪花儿!雪花儿的温度是一种暖暖的感觉,棉花般的柔,在空中划过动态的弧,落叶扫秋风一般地,雪花扫了冬风,我似乎就将其贴上面庞。

  猛才感到一阵冰浸,拉回神来,竟是捧上冰箱里的冰块,贴上了脸。不过一阵狂喜,仿佛要下大雪了似的。

  呵!吃饱了撑的,北方的雪就搬些来罢,下雪罢!

  壮丽!这就是大雪了,毫不留情地,淹了这。我们一定疯了地,狂了地,没了命地,跑去抢来满地的雪,胡乱地堆着雪人,插个胡箩卜当鼻子,顶拖把是刘海,扣上桶当钢盔帽,左手簸箕为盾,右手扫把为剑,修城墙,筑碉堡,打雪仗。初三的推倒初二的,初二的去推倒初一的,不疼也不痒,还笑嘻嘻地笑哈哈,抓一坨雪,硬塞进衣服,让人家吃“冰糕”。这劲头,下课铃拉了就再也没了上课铃,哪里还有心思死坐在教室,全校罢了他的课。太热,太狂,太野!连老师也一起,踢破那教室门,砸掉窗户,一群人翻滚着就出了窗。手套也不戴,穿短袖短裤,冻红了那手,冻紫了那脸,无所顾及!扔他的雪球,打他的仗,攻他的城,欢声笑语,各个得意忘形,一切回到原始,回到儿童年代,暖和!

  没有理由地,下雪罢,让世界回到一片纯白色!

  重庆长寿中学初三:lx940409

文章来源: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chusanxiejingzuowen/1008827.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