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记

  (1)

  我闭上眼睛已是一片黑暗,我睁开眼睛看到的也是一片黑暗。

  我知道还很早,所以我又闭上了眼睛。但辗转难眠。

  我被“踢”出尖子班了吗?我极不情愿地去承受这个事实。现实是残酷的。也许上天注定我要有此一“劫”,来考验我的挫折观,也正是暗示着我要跌倒后还能站起来。但这一跌让我伤痕累累,真是“有心站起,无力回天”。我还真的能够站起来吗?

  一缕阳光从窗口射进来,我感觉到了。但微弱的阳光又怎能冲破那死寂的黑暗呢?

  六点整。

  舍友已经陆续起床了。我用被子裹住全身。我想再躺一会儿。

  昨天,有许多人问我还在尖子班吗。我笑着说不了。我完全显露出气愤与无奈。他们或许有的会鼓励我,有的却在嘲笑我。我深感无地自容。难道花谢了不会再开吗?至少它也曾经漫烂过,曾经拥有过。明年还会“山花漫烂时,它在从中笑”!

  六点十五分。

  一位舍友叫我起床了。我应了一声便不理他了。再躺一会儿吧,或许我真的很需要。

  昨晚打电话回家了。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家里人一向对我很好,好的东西都会留给我,我想我此时最需要家里人的安慰了。

  妈妈:怎么样呀,儿?

  儿子:不能上尖子班了。但还可以继续拼搏呀。

  妈妈:什么?你连尖子班都不能上了,你还读什么书呀,我们还要你干什么呀,你走吧,你不要再回来了。等到哪天你上了尖子班再回来!

  儿子:妈――

  嘟――

  六点三十分。

  舍友吃早餐回来了。

  一位舍友又在催我起床了,说快要迟到了。

  可我还想睡,离六点四十分的上课时间还有十分钟。

  我告别了原来那个班了,就像秋天的树木洒下自己培养的叶子,天空挥下的雨水。就算它们仍会出现在原来的归宿,也不是当初的事物了。一切不能如旧。出现的都是新事物。

  六点三十五分。

  还剩最后一位舍友在宿舍,他也将要去上课了。他走之前叫了我一声。我不应。我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他走过来,掀开我的被子。

  啊――

  也许他的叫声预示着我的噩耗。

  他跑出了宿舍,边走边喊着甲虫。

  甲虫?什么东西?

  该起床了。我使劲却总不能起来。我睁开眼睛扫视全身,顿时毛骨悚然,我怎么就是甲虫了?

  (2)

  我变成了甲虫,这就是事实,无法否认的事实。

  我拖动着自己的身体滚下床,“砰”的一声落地也给了我刺骨的痛。我也不在乎痛了。我只知道我要离开这里。

  我已经不是人了,我是不能够呆在这里了。

  我使劲地往外爬,忍受着人类丢来的果皮之类的垃圾。我不再理那么多了。我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回家,至少我还是他们的亲人。

  我家是在五十公里以外的一个小镇,我面对这遥远的路程并不感到恐惧。我坚信家里人不会不要我的。

  也不知道爬了多少天,我出现在家的门口。

  我使劲地喊爸喊妈。

  在他们眼中我就是怪物,他们不知道我就是他们的儿子。

  我带着伤心的眼泪爬走了。面对着这一片黑暗的天,我觉得如何走都是深渊。

  我再次出现在家的门口。

  他们已经知道我就是他们的儿子。可是他们还是显示出了人类的本性。

  走吧,我们要一个怪物有什么用呢?别靠近我们,要你这怪物又不能换分数,简直是一文不值。

  分数?我明白了。我含着绝望的泪水爬走了。

  一条深深的河。我在微笑着欣赏自己。我觉得我并不是怪物。

  我饿了,也渴了。我想喝水。我慢慢地爬入河里,尽情地品尝这阳光雨露。

  起风了,打雷了,狂风暴雨来临了。

  随着一道耀眼的光,我变成了一道幻灵,在天地间漂浮。

  风停了,雨静了。阳光毫不吝啬地把它的光芒洒下大地。

  也许温暖会在人间!

来源: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chusanxuxiegaixie/151121170916697624366.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