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藏六月

2017-04-23

  那个六月,弥漫着伤感,这托城市喧闹压得太低、低到难以呼吸……

  时间过得贼慢,上课铃低沉地响着,大概是嗓子在黑夜卢哭哑了吧!上课,一向热衷于畅所欲言的我们,不再高举着手,课堂成了老师的独唱。此时六月的钟声又一次回荡。

  球场没有六年级月同学的身影,只见行行孤雁飞过罚分线,那棵与五楼齐高的老槐树,还那绿,这是它自己的色彩。我们也将各分东西,可否还记在槐树下的许诺:那天不哭……

  六月的那天终就还是来了,照过毕业照后,小步把身子托回教室。那首“朋友”唱响了整条走廊,唱着、大家都哽咽了,不知谁第一个把自己的泪滴下泛起一场泪花,这已n次了。

  不知不觉的,已过了14个六月,也过了今生最后一个以我为主宰的“六.一”,也许这屯也代表着我们的童年已走到买边?只是也许,我们定会把那个运动会上大声喊加油,毕业典礼上小声说再兄的六月、藏于心中……永远……永远……

 来源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chuyidushubiji/877651.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