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大西北的朋友

2017-08-02

  你从遥远的大西北走来,改变了我,带给了我无限快乐。朋友,我感激你。你还记得我给你的第一封信吗?我想你一定还记得,那只不过是寥寥的几笔,应付过去了。可是在几天过去了,收到你的来信,我后悔了,你的来信让我惭愧的面对这份友谊,其中不难看出你超凡的热情和习作文采,叫我不得不慎重的对待你这位朋友。然而在后悔惭愧之余,我也很高兴,因为你改变了我对这个社会的态度。原本对社会冷漠淡视,认为人间没有真诚的存在,可你的出现让我寻觅了十八年的那份真诚和执着的友情有了着落,使我不得不重新审视我身边的一切。

  我在你的开导下变得乐观了,不再是以前那样与世无争,也从你那里学会了用一颗火热善良的心去面对生活,并发现了生活中的无尽乐趣。还有,你告诉我写作要理性化、思想化、经典化、个性化。我想这个我会在文学路上时时记起,毕竟这也对我的文学创作产生过和必将产生很大的影响。我和你一样,对西部故土有着浓厚而强烈的感情,当然我也愿意和你一样将自己的热血注入那些尚不发达的地区,这样更能磨炼一个人的意志,更能坚守一个人的信念,更能体现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朋友,我很羡慕你能够跨上马背,在绿茵草地上驰骋千里。纵情狂欢。累了,在草原上睡一会儿,困了,躺一会儿。给我写信时,你说窗外正在飘雪,这也是入冬以来的第一次下雪。按常理雪花是不可以从西北带到重庆的,然而你却破天荒般的将它交给邮差,再传到我的手中。

  从此以后每当雪花开始飘零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你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袄,头戴一顶灰黄花纹的小帽,企鹅般地在操场信步,可是每当雪花刚落到你的身上,还没来得及及时点缀,就已融化。或许这就是一些文学作品所说的“火热”的心足够融化一切的缘故吧?你喜欢冬天,你喜欢下雪,你对雪花喜爱的程度是众人不可能达到的。你曾在给我的信里就说过你愿意自己也变成雪花,并还问我是否喜欢冬天。我告诉你吧,我说不上有你那样深沉的喜欢冬天,但在我眼中的冬天并不比那百花斗艳的春日逊色,只凭那洁白的雪花就胜过春的使者,胜过一切。因为洁白本是一种无色中的有色,一种美好的心灵,一种纯洁的心灵,那雪花就是彼此追求的色。有一种朋友彼此被世人称为知己,虽然你我没有像古人那样立下旦旦誓言,可是你我的相识是上苍公平的给予,我们应当感谢上苍,并好好珍惜。人与人之间的亲近本是金钱所不能够买到的,因而但愿我们彼此都拥有一颗真诚、年轻的心……

来源: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chuyishuxinzuowen/869070.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