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2017-05-07

  我的养父是斯内普教授。

  我的恋人是西弗勒斯。

  我唯一的朋友是西弗勒斯.斯内普

  我比救世主波特大两岁。那个打败伏地魔的夜晚,是我毕业两年之后。

  毕业之后,我也加入了凤凰社,和你一起战斗,但是在你杀了邓不利多之后,你提出我们的分手,你,投靠了伏地魔。

  分手之后,我的无数个不眠之夜,都是在我的泪水中度过的。你的背影、他飘逸的袍子、你冷酷的面孔,他不带感情的声音,跟着你长大的我,再也熟悉不过。

  那个夜晚,我就在尖叫棚屋的窗户外面,看着,你求饶,蛇的毒牙刺入他的脖子,你把记忆交给波特,你看着那双绿眼睛,我在窗外无情地看着你,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的故事,我已经变得麻木了,你知道结果是这样,我的眼睛是黑色的,你还没有忘了莉莉。

  波特走了,你也走了。

  心不再麻木,但是那种滋味比麻木还可怕。

  我冲进去,带着你的遗体幻影移形到了小时候爸爸带我去的麻瓜医院,我请求医生一定要救活他。但是医生去只是摇头,对我说你已经没有希望。

  我不相信,我带着你又去了好多医院,最后去了圣芒戈,我知道,圣芒戈的治疗师一定有办法,他一定可以救活我的你,他们会治疗魔法,但是他们也只是摇头。

  我又带着他幻影移形到了邓不利多的办公室,却...看到了身边这个冷酷的男人,已经站在校长办公室墙壁上挂着的画像上了。

  我哭着扑上去,想要抱住你,但是,我们之间毕竟隔着生死的距离。

  我突然抽出魔杖,对着自己,念出了平生第一次念出口的“阿瓦达——”

  突然大喊一声“白痴!你以为这样就能救地了我吗!”

  不能救你,但是我想自己拯救我自己。

  你硬生生地打断了我的咒语,在念咒语的那一刻,我以为我要和你相见了,你硬生生地打断了我的幸福。

  我楞住了,即使救不了你,但是我可以和你在一起,生命难道真的就那么可贵吗?我真的想放弃它,生命的可贵第一次使我这么无奈。

  你都去了?我还在这里干什么?整天对着你哭泣吗?

  这时,麦格进来了,她看到了我仍然指着我自己的魔杖,看到了我满脸的泪水,看到了你的尸体,看到了画像上的你的愤怒,她一切都明白了。

  她夺下了我的魔杖,然后牵着我坐到椅子上。她看看我,又看看一脸冷漠的你,叹了一口气。

  然后对我说了许多话,说我是凤凰社的骨干之一,不能轻易放弃自己,说要和波特一起消灭...伏地魔的余党。

  我看着你,你不也是伏地魔的食死徒吗?

  麦格,你又有多少的明白,明白我?

  你也希望我和以前一样吗?

  不可能。

  接着,我申请了魔药课教授的职位,并拒绝了麦格的好意,坚持搬到了我最熟悉的地方,他的地窖。和他一样,每天默默地工作,讽刺学生,批改论文,千篇一律地,只是少了些刺激和那时每日的担心。

  西弗勒斯,你知道担心化为悲痛与麻木的感受吗?

  我的变化另所有人惊奇和叹息。

  你也在为我叹息吗?

  这难道不是你自己吗?

  只有我自己知道,过去那个阳光快乐的我,永远回不来了。

  他的藏书、他的魔药,甚至他的墨水瓶的位置我都没有动过,我有着和他一样的生活习惯。我把我的魔杖折了,用的是他的魔杖。

  因为,上面有你的气息。

  他的魔杖周围闪着温柔的白光,每当我去捉拿食死徒的余党的时候,我知道,这是我们两个在努力,他的魔杖甚至比我的魔杖用得还要顺手。

  一个又一个食死徒被捕获,我知道,这是我们两个的功劳。

  每天我都要他的魔杖陪着进入梦香。

  每天夜里,我的枕头都被我打湿。

  但第二天我仍面无表情地出现在学生面前,扣分,说着令人讨厌的讽刺的话语。

  这是你自己。

  我愿意这样。

  悲悲戚戚的生活吗?

  不,不是。

  在校长室见到他的时候,他的黑眼眸依然是那么深邃。

  从父女到恋人。

  现在,那心灵上的碾压,那身体上的撕裂挣扎,那眼神中的麻木与悲痛。

  这是,这种滋味吗?

  我走过了你的路,尝到了这种滋味。

  知道我的结果,你为什么却还这样?

  是莉莉吗?

  救世主的妈妈?

  既然他不爱你,却值得你付出那么多?

  我也成了你爱她的牺牲品

  我恨你。

  回到地窖,手一一抚过那些藏书,我知道,这是他最珍贵的东西了。泪水一滴一滴打在地板上。

  一个关禁闭的学生推开门,正好看到我的泪水。

  “教授...你...”她惊慌地看着我。

  这是一个六年级学生,也是你曾经的学生。

  你的学生。

  你在他们心中,已经早不是那个另人讨厌的大蝙蝠了。

  我的声音仍然是那么平稳:“因为你没敲门,格兰芬多扣30分,因为你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格兰芬多再扣10分,在我的办公室里我不希望看到呆掉的人,否则扣50分。”

  “教授,是因为斯内普教授吗?”她竟然那么大胆。

  她曾经畏惧你吗?

  大蝙蝠?

  “格兰芬多扣30分。”

  “教授,我不怕扣分。是不是因为斯内普教授?”

  “50分。”

  “是不是?”

  我纳闷她还是不是格兰芬多。

  “是,如果问完了,去给我熬十剂活地狱药水。”十剂应该够了。

  今天上午——

  麦格的办公室里。

  麦格激情的说:“在魔法部与凤凰社的努力下,食死徒的余党终于清除完毕....”

  我知道,我的日子也该结束了。

  ——从回忆中出来,学生已经熬好了汤剂。

  我让她回去。

  十个空瓶子在我面前。

  我跌倒在地上。

  心中是按捺不住的喜悦。

  西弗勒斯,我解脱了。

  西弗勒斯,你还在等着我吗?

  西弗勒斯,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宁波市李兴贵中学初一:秋尚

本文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chuyixuxiegaixiezuowen/869636.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