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对我说

2017-08-02

  早先得知要去拜访蒋风爷爷,激动得凌晨才睡,第二日清晨就风风火火地出发了。一路上很是忐忑:听说蒋爷爷反对早龄写作,会不会问我很尖锐的问题?听说蒋爷爷是不轻易见客的,而且已是85高龄,会不会见不着……思绪一路纠结着,直到叩开了蒋爷爷家的门。

  “蒋爷爷好……”拉开红门,我怯怯地喊了一声,只见蒋爷爷满脸堆笑地站在客厅,一边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一见到我,就说:“呦,长得这么高呀。”我有些尴尬地笑笑,但心里却暗暗松了口气,幸好,没有想象中那么严肃。

  坐定,蒋爷爷和蔼地问道:“几岁啦,上几年级?”我据实回答。蒋爷爷微微点了点头,又问:“你的班主任注重文学阅读这一块吗?”“我的班主任是理科老师。”“这样很好。你喜欢文学,理科老师当你班主任能培养你学习理科的积极性,”为了强调,蒋爷爷又重复了一次:“这样的安排对于你来说是很好的。”顿了顿,又道:“初中还是基础教育,很重要一点就是不能偏科。我因为喜欢文学较早,没有学好数理化,这一直是我的遗憾。现在我用电器,都比常人困难些。”末了,又感叹道:“现在社会发展得太快了,根本不受我们控制。所以,只能我们去适应社会。而我们现在学习,也是为了将来能有口饭吃。”我坐在旁边不说话,只是点头。

  “关于成绩和排名,家长不用太过看重。我的一个侄子,上课很随便,成绩平平,勉强上了杭二。但是他对物理特别感兴趣,曾经拿过全省的一等奖,家里人就鼓励他学物理,他又拿了全国竞赛的一等奖,后来北大免考,直接招进去了。”

  “哇,这么强!”我赞叹。“所以说,成绩和排名并不是很重要。家长不要看得太重。但现在社会靠成绩来选拔,应试技巧我们仍需掌握。”

  “其实,我认为中国的教育是失败的。他培养出来的是一批庸才。”此话一出,我愕然,喃喃道:“庸才?”“是的,庸才。”蒋爷爷坚定了口吻,说:“应试教育看似实在选拔顶尖的人才,其实他们的性质都一样,都是些庸才。中国当下的环境,不让有你冒尖的部分,也没有专门培训一方面专长的学校,即使有社会也是不承认的。所以说,中国培育出来的都是庸才。”

  听到这里,我有些震撼,虽然先前也有听说这样的论调,但是今天亲耳听到这样一位在教育界、儿童文学界都影响深远的泰斗级人物说这样一番话,心中的涟漪荡开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文学的?”方才还声色俱厉的蒋爷爷一下子温和了下来,平和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嗯。三年级……吧。”我一说出口,就后悔了。三年级就懂什么是文学,还喜欢文学(其实,我至今还不敢讲我懂什么叫做文学),谁都不信的吧。蒋爷爷一定认为我吹牛了。

  “哦?这么早啊。”蒋爷爷的语气中我听不出来是惊讶还是不信。“是啊……因为我小学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很注重这方面的培养。”“哦。那你为什么要写这本小说呢?”我就把小学“三人行”的故事告诉了蒋爷爷。蒋爷爷微微点点头,看不出有什么深意。(那时候我超级紧张的,就怕自己说错了话,忍不住去“察言观色”,有点小郁闷。)

  爸爸似乎看出了我的紧张,马上出来打圆场。“听说蒋老师曾经是浙师大的校长啊,冰清的老师一听说她要来见您,都很惊讶,问我们是不是亲戚。提起你,大家都是很崇敬的。”蒋爷爷微笑,笑得很谦虚。提起蒋爷爷最心爱的浙师大,蒋爷爷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浙师大从前叫“浙江师范学院”,蒋爷爷上任的时候环境很艰苦。“从前浙师大门前经常有牛经过,因此得了一个很美的名字,叫‘牛经大学’;学校里面有稻田,经常有农民割稻,晒稻谷,因此浙师大又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叫‘早稻田大学’。”

  牛津?早稻田?这不是世界名校吗?嘿嘿,真有趣。我笑了,紧张之感顿时烟消云散,觉得蒋爷爷其实还是蛮风趣的。

  说起当初的经历,蒋爷爷说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他管理浙师大,是带着脚铐跳芭蕾,其中之艰辛,可想而知。蒋爷爷还告诉我他的一个小故事:他13岁就当校长啦!我惊讶地不禁脱口而出:“不会吧,太强了。”听着蒋爷爷说过去的故事,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觉得自己现在所受的“苦”根本不能称之为“苦”。

  时间不知不觉从指间滑落,从谈笑间溜走。爸爸看了看时间,说:“时间过得好快啊,打扰了您这么长时间。”蒋爷爷往往墙上的挂钟,道:“快吃午饭了吧。走,我请你们吃午饭去。”

  我又惊愕了。没想到蒋爷爷竟然会请我们吃饭!怎么样都应该该是我们请,不是吗?心里暖烘烘的。

  随后,蒋爷爷走进他的书房,(事实上,我一进门就注意到书房里,里面的书就算把我所有用过的课本、笔记本、作文本加起来,也不及它的十分之一。蒋爷爷还说,他的书现在不多,已经把自己半个多世纪积累下来的1万多册儿童文学图书悉数捐赠给儿童文学馆。我愈加惊愕。脑海里直接奔出两个词:无私、伟大。)从里面拿了三本书送给我,又递给我一张名片,我受宠若惊地站起来,赶忙道谢。

  蒋爷爷乐呵呵地说:“有问题就打电话给我。欢迎你再到我家来玩,蒋爷爷一定每次都接待你。以后上中学来金华,就到蒋爷爷家来吃饭。”平淡的语言,和蔼的笑容,让我有遇见失散的亲人的错觉。

  其实,蒋爷爷也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他就和邻家的老爷爷一样和蔼可亲,不是吗?

  妈妈提议合影一张,蒋爷爷欣然同意。站起来,庄重地理理衣装,理理头发,我突然觉得蒋爷爷好可爱,就调皮地说:“蒋爷爷很帅了啦。”随后,就听到蒋爷爷爽朗的笑声萦绕在耳畔。

  午餐桌上,爸爸一直特热情地给蒋爷爷夹菜。我坐在一旁挺吃惊的,原来蒋爷爷的胃口这么好,怪不得都85高龄了,仍笔耕不辍,这正应了老当益壮一词。

  告别了蒋爷爷,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还是他朴实的话语,和善的面容,爽朗的笑声……心中浮现这样一句话:

  他的微笑是天真的,来自他深爱的孩子们的脸庞……

文章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chuzhongxiangxiangzuowen/1026951.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