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

2017-08-02

  看,这就是我的王国。

  天空蔚蓝蔚蓝,万里无云,刺眼的太阳处于天空之最,它的阳光分散于大地各方,几只丑陋的秃鹰并不悠闲地带着贪婪盘旋其上,盘旋于我们之上。

  似乎很热,我的汗水从帽子下,额上流下,闷闷地故意惹上我的眼睛,再从眼角混着另一种透明液体沿着脸庞流下来。

  我,绝望了。

  “嘿,伴儿,他居然不叫了!”一名小兵指着我对他的同伴说,我转眼过去,他见了,“哼,看什么看,爷我是让你看的吗?”随后,他一脚踹过来,我闷哼一声,并没有被他踹倒。

  我稳稳地跪在地上,双手正被铅丝缚于身后,我就这样面无表情,倔强挺拔地跪在地上!

  “踹他有什么用呢,净会污了你的腿!哈哈哈哈!”小兵的同伴大笑,然后他两人友好地边辱骂我边走开。

  “疯子。”我说。

  我跪于高台上面,高台下面一片黑压压的人海,没人都静静地跪着,不同于我的,他们都在颓废地跪着,一脸悲伤。

  我痛苦地闭上眼。我国被敌国侵略,全国覆灭。

  敌方在我国见人就杀,大量百姓尽惨死在战刀之下,我的亲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也不能逃过屠刀,惟独留下我,留下作为国王的我,敌国要我亲眼见证我的子民是因为我而死于非命。

  我望向人海,这就是我的子民!

  我眼中点燃了分明的怒火,前一刻我还在对台下咆哮,破骂他们,破骂敌军的残忍,也破骂我自己。

  但现在我已没力气去骂了,我喉咙已经沙哑,干燥,自破城以来没进一滴水。

  我怨恨,怨恨自己,怨恨敌国,怨恨他们。

  敌国的士兵将一个人从人海中楸出来,那人吓得两腿直抖,眼里全是恐惧,口里喃喃:“……不要……不要……”

  士兵把他摔在地上,那人猛哭,猛叫,士兵拿浸过盐水的刀刺他,用穿着带尖细的针的靴子踹他,拿箭,烧过的火箭,钻入他的身体,那人惨叫,双手握成拳,却不见他反抗,那人认为,反抗是徒劳的。

  我痛心地看着这一切。

  除了那个人,还有在人海之中的,没人反抗,挣扎,不屈……

  他们在寂静——死寂。

  他们颓废,他们昏庸,或许,我不能这样说他们,因为我是一个正被缚于高台上的一个庸君!

  我的国家灭亡了!国家灭亡了,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对抗!没有一个人像我一样破骂敌国!他们默许敌国放肆杀人,他们屈服于敌军!完完全全被敌军蹂躏也不哼声!

  我的国土。

  为什么会如此寂静?

  我的子民。

  为何如此懦弱?

  我开始恐惧、讨厌、这恶心的寂静。

  那人被折磨死了。

  士兵又从人海中楸出一人。

  那人又是一脸恐惧、发抖。

  士兵用火烧过的铁板紧紧地死贴在那个人的脸上,那人疯狂地怒叫。

  我一阵欣喜,反抗、反抗、反抗啊,我的子民!

  那人真的反抗了!缚住他的铅丝奇迹地断开,他一脚踢开士兵,抢走铁板,狠狠地往士兵的胸口心脏的位置压下去!

  我笑了,我想大声欢呼,可又叫不出。

  士兵死了,我那个子民气势阵阵,想冲去敌方站的地方搏斗,可没跑开三步,就被敌方乱箭击溃!

  我失望了。

  人海的人尽是垂头丧气与恐惧,从未想过要反抗。

  我的子民,为何你们要选择寂静!你们为何选择死寂?!

  为何!!

  我讨厌这该死的寂静!

  “啊!!!”我失去理智地狂叫。

  反抗啊,我的子民!不要寂静地跪着等死好不好!!

  我放泄了怒火,然后,我站了起来,敌方士兵们呆看着我,他们不会想到我竟有什么能力可与他们对抗!他们一点也不堤防!

  我惨败地冷笑一下,淡淡地开口:“我,不喜欢寂静。”

  士兵继续摧残我的子民,我身后的小兵“嗤”了一声说:“疯子。”

  我笑了,笑得灿烂,闭上我浑浊的眼睛,稳稳站着,有血如艳丽的玫瑰,从我嘴角流出。

  我选择,咬舌自尽。

  寮步香市中学初三 叶子菁

本文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chuzhongxiangxiangzuowen/1026985.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