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如歌

2017-08-19

  宋昕烨我与奶奶不相见已数月,她的爱,她的目光我最不能忘却,每每想起总让我热泪盈眶。

  小时候父母忙,上学报到从来都是奶奶牵着我进入校园。那时,小小的手藏在奶奶温暖的手心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陌生的环境,既恐惧又充满好奇。铃声一响,顿时周围人影遭杂,人们奔向各自的目的地,奶奶也松开牵着我的手,蹲下身来将书包为我背上,拍拍我的肩头说:“去吧,该上学了,奶奶放学再来接你。”我怎么舍得离开她,散开她温暖的手。紧紧的拽住她的衣角不肯说话也不肯松手,直到班里的老师拉起我的手向教室走去,倔强不过却是一步一回头,频频望向她,晶莹的泪光间看见她发红的眼眶,和止不住颤抖的双手,她快步离开怕自己不舍,更怕看我伤心,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消失在人群中。从那以后,像这样的分别也不知有过多少次,只是我在慢慢长大,奶奶却在慢慢变老,唯有不变的是我们之间那颗炽热的心。

  记得五年级时,我转学离开了老家到安康上学,也离开了她。开学前一周我便要随父母去安康,那天照例在奶奶家吃过午饭我们便准备出发。她将我送到家门口,我挥挥手示意让她回去,她却执意站在门口目送我离开。也许是对新生活充满了向往和好奇,也许是已厌倦了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分别,我就像一只待飞的鸟儿期待着一次新的飞行,而这种迫不及待我也毫不掩饰。没有拥抱,没有话语,没有了小时候的万般不舍,我匆匆离她而去,而留她只身一人站在原地,看着我在楼梯的拐角处,一闪而去,倏忽不见。也许她在等候,等候我像小时候一样在消失前的回头一瞥,再做上一个鬼脸,逗她一笑。但是我没有,什么也没有。回想那时,她不舍的目光中一定夹杂着些许的失落吧!

  又是一个暑期结束,我又要从老家返回安康,还是从她家中离开,从前分别她只是将我送到门口,奶奶膝盖长有骨刺,上下楼很是不便,我也不愿她这样上下折腾,一个拥抱后我便独自离开。可这一次,她紧紧握住我的手怎么也不愿松开,明显已长大的我在很勉强的接受着她的温情。走出门,我抽出手与她淡淡的拥抱,转身就要离开,她却叫住我,像是小孩一般的央求:“我再送你一段好不好?就送你到马路上坐上车,好不好?”不容我拒绝她快步走到我身边,握紧我的手走下楼去,那一刻像是又回到了小时候,就这样的紧紧攥住我的手,生怕我离开,生怕我跑丢。她的手已不那么漂亮,满是皱纹,到处是老茧和裂口,摸起来几分扎手,但还是那么温暖、有力。望着身旁已比我矮了半个头的她,不禁鼻头一酸,已年老的她,有些驼背,眼睛也有些老花了,花白的头发被风撩起也有些乱了,从前那么美丽的她,如今满是岁月冲刷的痕迹。马路边,她伸手为我打好出租车,嘱我路上小心,到了一定要给她打电话。我点头关上车门向她挥手再见,她微微笑着点头,热泪早已布满眼眶,满眼不舍与怜惜,心陡然一酸,赶快别过头去,我怎么舍得下她?这么一离,不知又要隔上多久才能再见到她那张熟悉、温暖的脸庞,霎时间泪如雨下。     她的爱不善表达,但有她在我身边却是那么温暖,踏实。写到此处,情郁于中,泪光闪烁!

本文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chuzhongzuowen/czenj/1424889.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