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在此刻的时光里5

2017-09-10

  沉浸在此刻的时光里——吹号少年 老师推荐100分满分 老师写在前面:颜作,目前你就是个写家,不远的明天你就是作家,至少我心中是了。你的作文是高大上,这个词有如你的作文一样霸气。正值端午时节,和父亲漫步在世茂门前,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卖用稻草扎成的各种动物,扎的龙,扎的风,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但是来买的得人却是门可罗雀,寥寥无几,大家都奔向了旁边的烧烤摊。(语言描写,插叙开始)

  老婆婆小声的叹了一声“唉”这声“唉”就像流星一般划过天空的无形遗产和乡村文化事业。(比喻,对现在乡村文化和无形财产不被重视的不满)

  我抬头望望天,突然想起了曾经活跃在林海雪原的满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说部。满族说部,顾名思义,就是由满族的老人以说唱的形式来表达满足远古发生的故事,这个说部世代相传,但是到了今天,它马上就要消失了,面对这种文化遗产,国家把它拍成了纪录片《天地长白》看着剧中老人爬上涉水的会满族说部的人,并且将这些说部整理成书籍,看着这满族说部又重新活跃在了白山黑水之间,一丝高兴涌上了我的心头。

  而相比满族说部,活跃在乡村的匠人,和本土的乡村文化却越来越走向衰弱,活跃在屯邻之间的吆喝声一年两年也没有,“锯缸锯锅,锯大盆了,”“磨剪子,磨菜刀”这些吆喝声在记忆的最深处荡漾开来,但这些现在却在消失,同锯缸匠消失的还有“剃头匠”父辈都说“这些匠人的消失,才能证明现在生活的美好”,我的心里却想到“人们生活水平是提高了,但是几千年的文化传承却断送在我们的手中,可悲!(举出现实中的例子,是文章更有说服力)

  随着乡村匠人的消失,乡村的艺术也在消失,像手工剪纸,沙画,根雕,这些艺术的消失,又有谁会在意,但是还是有许多的文化志愿者站出来,用自己的星星之火,照亮一片天,在众多的学者中,作家冯骥才就是其中一位,他在他的文章 中曾这样写到“我们三军在外,手无粮草,面对困难,许多学者与文化工作者却没有迟疑和放弃过,他们深知自己的责任,我钦佩这些文化人的品格,“他们给了我鼓舞,让我看到了希望之火,一个民族文化的真正希望,最终是视其为神圣和自己生命的人”当我看到冯先生这样鼓舞的文字,我的心震撼了,于是我在网上学习手工剪纸,尽管有太多的不熟练,但是我明白,我也是手工剪纸的继承人(即是冯骥才先生的心声,也同样是作者的心声)。

  著名的收藏大家,马未都先生,用自己经商赚来的钱来办中国第一家私人博物馆,他穷其一生,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拯救中国的文物,因为文物是历史的见证,是最有说服力的文字,是有形的文化遗产,他一不为名,二不为利,他就为一句话“中国是一个有五千年文化史,二千年文字史的国家”如果不留下一些东西,我们如何向世界交代,如何向子孙后代交代,我心里是多么佩服马未都先生的见解啊!

  一声轻轻的询问声打破了我的感慨“小朋友,你买不买”,“老奶奶,我买,我买五个”我把塑像拿好向人流深处去,猛然回眸,看见老奶奶的笑容染红了半边天,她像向衰弱的农村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一次盛开在祖国大地,当然这些都要归功于抛头颅,洒热血的文化工作者,是他们是那些乡村艺人有一次露出了笑容,而我正沉浸在这些笑容之中。(从这段可以看出,文化事业传承不是空喊口号,要以身作则)

本文链接: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chuzhongzuowen/czenj/1424956.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