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将至

  冬至,顾名思义——深冬已至。相传这是整个冬天中最冷的一天,也是一年中最短的一天。冬至,据说还是北半球全年中白昼最短、黑夜最长的一天。

  昼夜的长短,清晰察觉;天气的寒冷,感觉尤甚。

  大清早,艰难地撑开了仿佛十吨重物压在眼睛上的眼皮。刹那间,寒气如利箭无孔不入的往我身体的每一处进攻,一晚上积攒于身的热气瞬间消失殆尽——来了个“透心凉”。(可不,每天精神无不是在这样的刺激下抖擞起来。)半晌,在脑中默一遍昨晚辛苦背到的英语后,便摇摇晃晃的下了床,浴室中我机械地举起牙刷,机械的上下晃动着右手……披一身寒雾,蒙一脸冰霜,快步走进灯火通明的教室。同学们已经陆续到齐,抖索着早已冻得通红的双手,佝腰驼背开始摩擦嘴皮。缓慢的一天,便从这琅琅书声中开始。此时,天色尚黯淡,西边浅浅苍穹,东边一弧弯月,空中两三颗星,皆孤寂地闪烁着微光。寒雾,如飘动的轻纱,萦绕着校园的房屋、树木,挥之不散——

  每当到了冬天,到了这样的节气,行于风雨中,总感觉“冰”如影随形。想逃,却无处遁迹。走到室外,我不得不将生命的锐气,青春的豪情与冲劲,在这寒凉萧瑟的冬日里,敛聚起来,积攒成团,封存体内。泰然,从容,平静得没有一丝表情。

  尽管,我无法强迫自己去发自内心地喜欢冬天,只能将自己包得厚一点,盖得严实一些。但是,冬天总会过去的,只是需要时间,需要忍耐。就如每个人,在生命的历程中,总有太多不喜欢面对的事。你只能面对、接纳,却无法逃避。事实上,寒苦虽不受人待见,但生命,想要蜕变就必须接受如此这般的冶炼过程……!

  春天的盎然,体现了生命的力量;

  夏季的炽热,展示了生命的强大;

  而秋冬的寒凉,则是对生命的历练。“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那荒寂苍凉上的香韵,之所以沁人心脾,引人发省,弥久难忘,就在乎梅花它那傲然于冰雪清朗之骨。

  冬天的模样就是这样,人生的本质也是如此。何必畏惧?何必惆怅?何必感慨?雪莱说过:“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寒冷总要过去,苦难终会消失,温暖终会来到,天空总会光明!

  不知为什么现在却盼望着冬至的到来,是不是想见到寒风喧嚣了这个机械转动的世界,亦或是等待清晨的冰霜苍白了这个悲哀的境地?一切,无去无从,都将归顺于生命的起点与轮回……

  初二:张天翼

来源: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dongzhizuowen/1511211659059137612290.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