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随记

  今日冬至。据说周秦时代以冬十一月为正月,以冬至为岁首过新年。古人认为自冬至起,天地阳气开始兴作渐强,代表下一个循环开始,是大吉之日。我的冬至日一如平常的过。不过还是有点不同往日的感觉。老妈的眼睛凑巧在今天动手术,我不能守在她的身旁,全由弟弟们照管。虽然弟弟说手术没什么大的风险,这两日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安。早上上班,和先生一道驱车到行程过半的时候突然想起竟把手机落在了家里,真是慌中出乱。我惊诧着说出后先生竟然哈哈大笑,叫我赶紧要多吃些核桃补补脑子。我说我吃得还少吗?怎么还是这般二呢?先生慢慢把车往路旁边靠。我说:“不必再回去拿了吧?就过一星期没有手机的日子,反正有电脑,不耽误联系的。”他说:“那怎么行?”我们便返回。我笑着问他:“你还笑得这样开心,你怎么就不生气得把我骂一顿呢?” “为什么要骂呢?再骂你你就更二了。”无语。上午,我守候着老妈在北京那边手术的消息,弟弟在微信里近乎全程直播。幸好,一切顺利!先是由护士传达的,然后是主刀医生亲口说的。那就好!我吃完午饭,根本就不能像平常那样还小睡一会儿,就一直兴奋着。我忍不住一直在心里庆幸和感恩。还是在今年春天,我陪同老妈从县医院到省医院看眼睛,医生们一致说老妈患的是目前医界尚没有办法治愈的一种眼病,还说很有可能她会慢慢失明。那阵子我真的很难过,也有些绝望,我不能想象,目前并不算太年老的母亲眼睛不能看见对她对我们来说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日子。庆幸的是弟弟们都在北京工作,庆幸的是他们没有轻信之前医生的权威之言。老妈自己从家族遗传的角度分析,似乎已经接受自己会失明的宿命。大弟弟命令老妈一定要去北京再度检查。还好啊,北京的医院就是不一般,跟大弟原本就颇为熟悉的医生肯定地说,近两年刚从国外引进的一项技术可以治这种眼病,手术安全有效。今日老妈顺利完成了手术,我不禁想到:这岂止是我老妈一个人的福气,将是好多类似病患的福音。我还想到:人只要能活着,不必早早地绝望,说不定哪天就迎来命运的转机。下午,阳光朗照,我满怀兴奋之情,与孩子们一同“大话西游”,真是淋漓畅快(今日上的一课刚好是《西游记》的节选文字)!刚宣布下课,一名叫徐灿的女孩赶紧跑过来,目光闪闪地说:“老师,我一看到你就开心。”我回应道:“老师一看到你也就开心。”晚上,我在给自己弄着晚饭,正在聆听先生唠唠叨叨的嘱托,女儿用微信传过来一张图片:她与小伙伴们开心地围坐在桌旁,桌子上满是他们全班同学亲手包好的饺子。我用语音回复女儿:“你们这个冬至日过得不错啊!”一边吃着晚饭一边看着电视,今日的两则新闻更是让人周身温暖:四川一名警察叔叔用自己的双腿做沙发让一位迷路的高龄老太太倚靠着休息;南京一位年轻的警察自己坐到地上,让在交通事故中受伤的大姐长时间靠在自己的怀里不致受冻,一直等到救护车赶到。我感动于城市坚冰般的马路上演绎着一幕幕如此温情的故事!冬至,真是大吉之日!愿世间所有的好人自今日始,每一天都过得暖心!

 来源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dongzhizuowen/1634022528872337301.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