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五岁

2017-08-02

  风吹起那些细微的草种,落在这世界的每个角落。它们在温暖的郊外生长,在冷漠的城市里死亡,无人问津,贯彻了生命的哀伤。   而天空中飞过一大群的白鸟,不知道有几千几百羽。它们送来了这个夏季里最盛大的葬礼,又在朗朗晴天里,书写着一个又一个少年的传奇。   写作   忘记了是什么时候突兀的就放弃了写小说,而开始在纸上掏心掏肺地写下自己青涩的文字,将自己开心与不开心的事情,变成一大段一大段的句子。   秋天的风,拂去一切的爱恨,令我从一个记录者,变成一个回首人。   回首那些说不清的情愫,那些突如其来的哀伤,那些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往事。   我将它们一一寻找出来,慢慢剖析。像是用一把锋利的刀在对自己进行凌迟,每一次的回想都是痛彻心扉的疼。   所以我的心情总是不大好的,寂寞苍凉,伤春悲秋。而这个时候我会选择静默地看向远方,就像我说的,我是一个喜欢抬头看向星空的孩子,但是我也喜欢白天的天空。看那些阴沉沉的云压迫着苍穹,亦或是晴空万里,整片天空显出一种哀伤的冷蓝。我望着天空,令我的心惶惶然地沉下去。最终心平气和。   我不管写些什么文最后总是不自觉地定格在一个悲伤的曲调,而我的一个好朋友不管写些什么文章都会创造出一个欢乐的结局。他说:虽然人生就是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悲剧拼凑组合,但是也总要去寻找一些快乐的基调来调节生活。   可是我却远远寻找不到那些快乐的基调,就仿佛我生活在永久的悲伤之中。   而后我的朋友告诉我:这种心态是不对的,我们要以积极的心态来写文。   但我不以为然,我总在那些天空清澈透明的夜晚放起音乐,几乎都是一些伤感的乐曲。我在靠着白色墙壁的床上睡下,厚重的羽绒被子松松垮垮地包围着我,升起轻微的暖意。而头顶天花板上的那种空洞的空白经常会令我想起我人生的平凡,很想要走出却不得。   江南告诉我:他写作是因为对这个世界的永不满足。   而我皱着眉头思考我写作到底是为了些什么,却永远也想不到。   写作是一种暗无天日的自杀。杜拉斯说。   我想我现在应该是在自杀了,将自己的情感慢慢地抹杀掉,最终像一个没事儿的人一般看着自己笔下冒出来的淡淡忧伤的文字轻笑。   小s总是说我是一个如同双子座的巨蟹座男孩,他总是分不清楚我什么时候是那个乐观开朗积极向上的孩子,什么时候是一个容易感伤的文艺范儿的青年。   为什么这句话会听出来一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意味……不过我想我的确是一个有着双重人格的男孩子吧。   音乐   我一直都是一个很喜欢音乐的孩子,爱得排山倒海,爱得令我的朋友们觉得不可思议,总是认为我是一个疯子。   我说,这不叫做疯子,这叫做音乐发烧!   我总是会在早读课的时候大声地唱出我所喜欢的歌儿,我让我的歌声在我的脑海中游荡,一遍又一遍后将其放飞。所以我唱每一首歌的时候都会非常的认真,而这种认真往往只有在我写作的时候才会出现。我的朋友们都说我唱歌的时候都是一种寂寞的样子,写作的时候时候也一样。   秋天的天气总是很不好,阴沉的天色,看不到夏季时那种迷幻透明的蔚蓝。灰云镶嵌着雨丝,弥漫出哀伤的意境。我一面唱着哀伤的歌儿一边祈祷着明日阳光普照,这样的话我可以在难得的体育课上无法无天。   而更多的时候却没有这种为明天祈祷的心情。   或许是因为天气的阴沉,令我变得容易暴躁。在与我的前后左右皆吵过一架之后,我会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微微叹气,尽管现在平常时候的教室外头的气温已经低至十度。   而我依旧固执地站着,并远离人群,营造着并且守护着那份属于自己的心境。无论我是全身冰冷僵硬还是如何,我都不想要别人靠近。   y是我们班上为数不多的会弹钢琴的女生,所以酷爱音乐的我经常在体育课疯狂地冲过足球场和篮球场,到达艺术楼去听她演奏钢琴。   y的琴声总是带着一种我所喜欢的忧伤,总是会令我想到我站在米索不达米亚平原上,天青水绿,安静而空旷,及小腿的草被风吹弯,却没有诗中那寂寞的牛羊。我抬起手掌,去看我手心中的那片空洞,透过空洞可以看见我心中那大片大片的荒芜。   我有时候会想我应该还算是一个小屁孩,什么也不懂,特别是在音乐上。所以我就想要去学习音乐专业,但最终还是没有去成,因为父母的原因。   而有一些人在我的决定还没有放弃之前问我:你的文章写得也不错啊,为什么不去学编导专业。于是我告诉他们一个事实——音乐是我的灵魂,写作是我的肉体,我不会抛弃任何一个。于是即便是现在放弃了学习编导专业的同时也放弃了学习音乐的我,我依然在不住的写作和唱歌。   音乐真的是一种很好的镇痛剂,对我而言,它像一个可供一只四处流浪常常受伤的野兽藏身的洞穴,我可以在里面舔舐我的伤口。   y说她可以在音乐之中自由自在地飞翔,飞过一切的阻碍她的山川大河,飞过泱泱四季,直上云霄,如同那展翅高飞的鹏鸟。   而我可没有她那么强悍,我只不过是在音乐中将身子蜷缩得紧一点更紧一点,我好沉沉睡去,一直睡到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烦恼统统消失不见。   躲避那些痛彻心扉的哀伤,让我不再在心底流泪。   电影   我是一个很平淡的十五岁男孩,和所有的人一样爱看电影。   徐克、王晶、冯小刚、张艺谋……   我在纸上一遍又一遍地写下这些名导演的名字,他们和编剧合作,成功地主宰了太多人的命运。生生死死,悲欢离合,这些人世间的平常事,在他们的作品里变成动人心弦的剧情。   我也想过去学习编导专业,然后写一部剧本,自己召集人马开拍,用我写书和工作的钱,描绘出那些寂寞的风云。让我生命中的悲伤,变成一朵又一朵的罂粟花,一边妖艳着一边令人心疼。   可是在这个兵荒马乱的高中生涯,我输掉一切的赌注之后再也无力回天。我宿命中的命运轮旋转不息,从不愿意以令我偏离那纺织好了的命运。我只能在心中慢慢幻想着这个美好的心愿。   阅读   郭敬明说:阅读是午夜里的御风飞行。我想我也一样吧,在这个课外书被学校里严重封锁的高中时期里,当我在书海中飞翔时,感觉到那些黑色的风从我的翅膀下面穿过,我总是会有淡淡的莫名的兴奋。   我自己觉得我和我们班上的那些人不大一样。当他们还在看漫画书的时候我已经在阅读金庸与古龙的武侠小说了,而当他们终于进化到去看那些荒诞的网络小说时我已经在开始看韩寒和郭敬明的优美文字了。   金庸和古龙用锋芒劈开了我的幻想世界,而韩寒与郭敬明等人则用文字升华了我的人生。   我很极端,只会去看一些别人所认为不好看的书籍,例如韩寒和李敖的散文,郭敬明安妮宝贝王小波的小说。而被我们二中的那些所谓文学社指导老师所奉为神作的席慕容和顾城以及冰心的诗歌散文我从不去多看上几眼!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进不了文学社的主要原因。   韩寒,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对这个社会那样子的透明度。我呼吸着他文字之中饱含的沧桑,站在街头迷茫地观望。   郭敬明,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个三十岁了却还有着一张娃娃脸的男人。他有着如同剑一般的哀伤的文字和华丽的词藻,他无情地斩破我内心的壁垒,令我悲伤的洪水泛滥滔天。   李敖,这个苍老的男人,对这个世界发出了太多饱含哲理的嘲笑与偏见,他就像是一个智者,嘲笑着这个黑暗的人世间。   还有另外的一些他们或者她们,那些感动我的人。   在梦中我与他们相会,交谈,从他们的文字中学会了太多。   这便是我的十五岁,悲伤在时光的流云中被洗练得透明,有时甚至都来不及悲伤就会被每个晚上如雪花般纷纷扬扬的试卷湮灭。   我就是这样子的孩子,爱着并憎恨着一切。   今年,我十五岁,高二。   爱着那些自由的白鸽,心底涌动着哀伤。

  湖南邵阳武冈市武冈二中高二:刘祥辉

来源: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gaoershuqingsanwen/1069212.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