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手

2017-08-02

  往日,总爱同一个人握手,他是阿姨饭店旁边的邻居。

  他是个老人,我不知道他多大,不知道他住哪,甚至连他姓什么叫什么我都没有问过。只是,每当我到了阿姨的饭店,就会跑过去和他握手,而他,像是当年毛主席握着乡亲们一样,很用力,握的也很紧。似乎,正因为这个,饭店才有一种不同的亲情感。

  可是,前几天我去时——我看见了那位老爷爷,依旧兴奋的跑上去同他握手。他没有表情,我的手也随时都可以拿回来,他握的不紧,像是不曾认识我。

  我松了手,奇怪又失落。我跑向阿姨。我突然意识到,那手的温度不再属于我了。

  很简单,人老了。像冬日的青山不在青,绿叶不再绿,桃花不在红。冰冷的雪冻结了身形的感知。老人得了脑血栓,他记得我已是万幸。

  现在,再去阿姨那,老人已很少看到,或许是在养病,或许是在睡觉,或许——我不确定。我确定,他不会紧紧紧紧握住我的手。

  我突然有种意识,突然觉得生命是如此脆弱。他很快就夺走我们仅有的知觉,或许我们还来不及享受什么。

  思想是最快的,就像思想总会超越身形,虽然此时身体不再受灵魂支配,甚至灵魂已经死亡。有些人所创造的思想也会流传百世。就算你不是名人,至少你死时有人为你哭泣。

  血栓,缓慢了老人的行动和反应,但那魂,是什么都泯灭不了的。他还想握住我的手,我想是的。他还想说:未来的大学生来拉!我想,他现在在心里默默祝福。

  星星的陨落代表一个生命的终结,老人是不是看到他昏暗的星?是不是时时望着。或许他在用残缺的大脑做着仅有的快事——对于他的。他知道那样的意义。

  他在做什么?我无从得知。但我知道,他绝不会,靠在窗边,看着星。直到它落。消失无踪。

文章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gaoerxushisanwen/1073181.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