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点与起点

  我抚过盛唐战马的长鬃,掠过乐山大佛的眉间,再去埃菲尔铁塔上与阳光舞蹈,亲吻高贵的自由女神,或者在死海掬一捧清泉,撒作撒哈拉千年的眼泪……

  在这一次贯穿古今,惊心动魄的旅行中,我匆匆走过无数的起点和终点,它们本是平行的直线,却偶然在我的放行中相遇。于是,终点也是起点,他们演绎出许许多多美丽的神话。

  乌江滚滚东逝水,带着美人宝马的悲鸣,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舞出绝美。这里曾经有一位英雄,他顶天立地睥睨人世,却把乌江作为人生的终点。殊不知“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他的霸业也无可挽回地成为大汉最凄惨的背景。

  面对人生的终点,项羽选择放大痛苦,就此罢手,而李白却给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大唐盛世,有多少有识之士梦想走上仕途,拜将封侯。对于生性豪放的李白,贵妃捧砚,力士脱靴是何等的荣耀,这也许是寒门学子,青云直上的顶峰,也许是达官显贵,钟鸣鼎食生活的终点。但这样的终点,却使他“不得开心颜”。于是,在唐风宋雨中,便有了一个真诚直率,寄情诗酒的“诗仙”。

  权力的终点却给千古文坛一朵奇葩的起点。

  从古到今,有无数的旅者挣扎于生命的探索。这些旅程的起终就像苍穹的繁星,带着神秘的光辉缓缓谢幕。

  海子没有回到他心仪的大海,却以卧轨结束了年轻的脚步;凡高将太阳的色彩铺满画布,海明威创造了征服世界读者的“桑地亚哥”,他们却都在艺术的高峰饮弹自尽。王国维、老舍、川端康成……在这些与死神的婚礼中,他们失去了起点,也看不到终点。有人说,高处不胜寒。大师在起点与终点的徘徊留给我们沉沉的心痛。

  上帝是吝啬的,他只给牛顿一个苹果,给曲阜一个孔子,给穷困的迪斯尼一只老鼠。如果这些都是终点,就不会有万有引力,不会杏坛碑林,更不会有一个动画帝国。

  我们在起点与终点交织的网中,不能错过。不管是繁花满桠的昨天还是硕果累累的明天……

本文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gaoeryilunsanwen/1511211721322085833231.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