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随记

2017-08-02

  一直都喜欢干净的素白,甚至有些为之发狂。肩上长了个痣,很小的一个黑点,却分外的刺眼,用指甲将它掐了几次才将表皮掐破,一点黑黑的液体流了出来,不知是血液还是些别的什么。

  以为自己身体是很干净的,不过用纸巾擦掉那黑黑液体时才知道不是。原来自己的想法一直都错着。

  曾经也将痣掐掉过,开始时技术很差,总将自己弄得很疼,有时甚至将肉也一同掐了下来,后来有了技巧,一掐一个准,甚至可以使自己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

  对痣而言,自己始终怀着一种恐惧,小时脖颈上长了一颗小痣,可随着年龄的变大,小痣也长成了大痣,很惹人注意,更可恶的是痣靠着头发边缘,也长了一两根毛发。后来自己便想去将它掐掉,刚一下手便是一阵钻心的疼,掐下来时,出现的不是黑黑的液体,而是一点黑色的肉,痣已成了身体的一部分。

  我想痣大概和感情一样,时间一长感情便成了灵魂的一部分。

  后来那个地方依旧长出了一颗痣,应该是这样的,灵魂消失了感情才能被割舍。而我还是活着的。

  大多数被掐掉的痣都没能再长出来,只留下了淡淡的一点印迹,却永远无法抹去,如同感情,能被冲淡,却永远不会消失。

  肩头上那个掐了的地方,有一点伤口,结了痂,黑色的,令我很讨厌,用指甲将它揭掉,流出了暗红的血液,像玫瑰的颜色,生物老师曾说静脉血是暗红的,那个伤口应该离静脉很近吧!

本文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gaosanriji/1513909.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