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日出

2017-08-02

  在黄山最使我难忘的,是登上海海拔一千七百多米的清凉台,观看云海和日出。

  看日出须得早起。3点钟不到,我就从睡梦中醒来,和同伴们一道向狮子峰进发。这时候,天刚下过雨,路上很滑。我们尽情地呼吸着那雨后清新的空气,沿着崎岖的山路登上清凉台。原以为是到得最早的一批,哪知许多人为了看日出,几乎一夜没睡。这时,清凉台上早已站满了人。我们只好爬上一块大岩石,把脚尖插在石缝中,像壁虎一样,身子紧紧贴在石壁上站着。

  东方开始发亮了。一大片白光从夜幕的边缘泛出,远山近岭现出了模糊的轮廓,我们看见北面山谷中明晃晃,光闪闪的一片,似乎是放在深山空谷中的亮闪闪的大镜子,又如无边无涯的白茫茫的水面,那就是云海。只见云雾像棉絮,似轻纱,飞来荡去,盘旋缭绕在山峰间。山峰时隐时现,变化无穷。云浪上下翻滚着,一会儿像万马奔腾,一会儿似帆樯林立,光怪陆离,景象万千,把黄山点染得带有几分仙气。

  我们正看得出神,忽然风把云块向我们推来,越来越近,简直伸手可捉。当一朵云飘到我身边时,我真想迈步跨上去,可是云一到脚下,又被山石撞破了。朵朵碎云抹在我的前胸,穿过我的两腋,向着天空飞去了。看着这云流山动的景色,仿佛置身梦幻之中。真是动中含静,静中有动,变幻莫测,叫人难以言说。

  然而,更美的还在后头呢!大家不眨眼地凝视着东方,静等日出。这时,清风习习,云烟袅袅,松涛阵阵,人语轻轻,多么别有风味的气氛!

  一会儿,朝霞像一个俊美的小姑娘,从黎明的幕后飘了出来,抖开了她的新装:橙红艳丽,缤纷灿烂,像一副悬挂在天边的织锦。远处山谷中的白雾蒸腾而上,天上的彩云飘荡而下。白云,彩霞,银白色的天空交织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奇异的金色世界:一马平川,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上,金色的花朵盛开着,骏马纵横驰骋,百鸟雀跃歌唱,姑娘们欢歌快舞,红头巾在微风中飘扬……啊!在这广袤的金色世界里,有着我儿时的幻梦和希望。我多么想插上双翅,飞到这奇异的世界里,去寻找我儿时的梦!

  天已经大亮了,太阳还没出来。我们焦急地等待着,这段时间对我们来说,是那么难熬,太阳像一个永远也梳妆打扮不完的新娘,迟迟不肯露面。看日出的人们则像迎亲的队伍,焦急地盼望着,有许多性急的人索性爬上了松树顶。我们的眼光射穿了淡淡的云雾,在东方最鲜艳的那片朝霞中寻觅着,生怕一眨眼,太阳就会突然从云层后面蹦出来。

  蓦地,从“海”空交接处绽露出一个椭圆形的红色光点。一瞬间,红点又变成了圆弧,弯弯的,圆弧很快上升,变成半圆,大半圆,最后,在五彩缤纷的朝霞簇拥下,一轮晶莹剔透的胭脂色的朝阳腾空而出,在橙黄色的天幕上徐徐上升,像一个悬挂在天空的赤色玛瑙盘,鲜红欲滴,艳丽无比,望之使人心神飞扬。这时朝霞渐渐隐去,浓雾霎时变得稀薄了。我眨了一下眼睛,再看时,就见太阳脱下了美丽的红衫,换上了金碧辉煌的新装。

  太阳把金光射向了千山万壑,峰峦山冈闪烁着五彩光芒;太阳把金光射向了厚厚的云海,轻柔如绢的乳白色的云烟被染成了红色,袅袅地向四周飘散着,如翻腾着的彩色波浪。远处,座座山峰,一会儿腰缠白玉带,一会儿顶戴紫金冠。最后,云开雾散,又露出了披在身上的大绿袍。看着这瞬息万变的景色,我们好像置身于一个巨大的万花筒前,眼花缭乱,美不胜收。

文章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gaosanxiejingzuowen/1086188.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