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应该变成一块橡皮

2017-08-02

  民族有民族的意义,生命有生命的意义。在我们中华民族和个体生命的记忆史上,最醒目的,莫过于战争的暴虐和天灾的恐怖了,比如南京大屠杀、唐山大地震等等,一转眼就有70万活生生的生命灰非烟灭了,正是这些永远也不会风化的记忆,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在提醒着人们,警示着人们,指引着人们。

  无疑,我们需要这样的提醒、警示和指引!

  曾经有人这样说过,而且很认真地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不做声,沉默之余我还是忍不住这样对他说了怎么会过去呢?即使它想过去我们也是不应该让它过去的!一旦过去了,什么都过去乐,我们民族的记忆和生命的记忆也就一片空白乐!这个空白,无疑紧连着苍白!空白当然可以要,但苍白绝对不可以要!一但要乐,那就是十分危险的!

  我这话,虽然是由衷的。我还想由衷地对我身边的每一位朋友这样说—如果懒得听,就算是我自己对我自己这样说吧—记忆绝对是好东西,比红璧玺还要珍贵的好东西。一旦把这样的一种好东西视若草芥了,那我们这个民族,包括我们的个体生命,也就离垂危不远了。肯定,这是谁都不愿看到的惨剧。要推开这样的惨剧,唯一的好办法那就是不要让我们的民族和我们的个体生命失忆!

  时间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变成一块橡皮,哪怕它有千个理由万个理由。即使真的变成了一快橡皮,擦去惺忪可以,擦去迟疑可以,擦去可难可以,但绝对不可以擦去我们民族的记忆和我们生命的记忆。一旦擦去了,民族和生命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指望乐。所有的指望当中,我们最指望的,就是记忆。历史可以明鉴,无论是一个民族的历史,还是一个生命的历史。这个“历史”,当然就包含了“记忆”。因此许多历史学家、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一直都在强调“种族的记忆”和“生命的记忆”做背景,做支撑,人类才会生生不息。

  我曾亲眼见过一些失去了记忆的人,他们的生命可谓一片狼籍:把朋友当成了敌人,把敌人当成了朋友;把鲜花当成了毒草,把毒草当成了鲜花……你诅咒他、羞辱他,他都浑然不觉了。因为,失去了记忆的他,早已变成了一个可叹可怜的植物人,沦为了一种可有可无的摆设。要指望、希望去拜访他,那是根本不了能的了。

  我还见过许多的不拿记忆当回事儿的人,丢三落四早已成了他们的习惯,他们忘记了别人的名字,也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春天的地址,也忘记了幸福的地址……你好心好意地指给他们看,他们也坚决就是不相信。因为失去了记忆的人都是一些失去了参照的人,失去了判断的人。他们已经毫无存在的理由和意义可言了。再进一步地想想,日本的态度,命运的态度,我们就该悟出更多了。我们的民族和生命尚未失忆,他们都会这样,这样明目张胆,这样颐指气使。万一,我们集体失忆了呢?那不是战争频繁,噩耗频传了吗?

  按说,时间是不会使记忆风化的,也不用该使记忆风化,可记忆如果失去了它本有的优良质地,变得越来越脆弱不堪,变得越来越难以理喻,风化,就不是不可能的了。我们自然不愿看到这样的一种可能发生。铭记可以发生,反省可以发生,就是唯独风化不可以发生。一旦真的发生了,民族和生命自然也就倏然风化了。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电业局高三:李羚

本文地址: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gaosanyilunwenzuowen/1082024.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