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当你孤单的时候

2017-08-17

  从开学后的某天开始,我迷上了网络。虽然我无法确定是哪一天,但我知道,也许那是秋天――都说迷恋网络的人是孤单的,孤单的是秋天。

  孤单,是种难以言寓的滋味。

  秋天确实是悲的。宋玉曾道:“悲哉!秋之为气矣!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萧瑟,萧瑟,宋玉的悲秋亘古不变,穿越时空,传到了我的心中。不过,他悲的是草木摇落,是万象萧条;而我,则看到草木一起摇落,万象一起萧条,生与共,死相随。让我选择的话也愿意化作一片落叶,跟随着大队,摇落于土壤之中。

  在我心中,秋天的悲,其实悲于孤单。

  上课下课时,人群川流不息。三五成群,窃窃私语,大声谈笑;夜幕降临时,校道上成双成对,比翼双飞。而无论是川流不息还是比翼双飞,我都是一个旁观者。

  也许,我难以融入这样的人流。

  其实,我也有朋友,而且不少,但他们都不在我身边;在这里,我也有朋友,但我感到难以与他们经常一起。听着他们谈论、说笑,我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好像叫陌生。我想这种陌生的原因是我们的文化背景差太远了,我们寝室的人,有辽宁的、浙江的、河北的,而我则是广东的。因为觉得好玩,我常常把寝室比作联合国,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建立的“家庭”。但我想大家也知道,广东的语言系统与北方的差异实在太大了,在这里,我没有一点归属感。

  相比一起行动,我更乐于一个人,一个人静静地走在校道上,看着这秋天的景象,在心中用广东话思考着,用广东话与另一个我交谈。

  事实上,在这里也有不少的广东人。我在院里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但最近因为某些原因,我们也渐渐疏远了。也许是我性格中的孤单因子在作怪,也有可能是命运对我们的捉弄。

  从前有两猎户兄弟,分别成家后都很穷。有一天他们约好了外出打猎,哥哥的走在前,弟弟的走在后。此时,哥哥发现前方丛林里有一只受伤走不动的鹿子,便拔出弓箭准备射杀它。但在他拔箭的一刹那口袋中的珠子滚下了小坡,而那珠子是他妻子给他的护身符。他没有考虑,冲下了小坡捡那珠子。当他回来的时候,看到弟弟埋伏在树后,并作手势让他别出声响。从弟弟兴奋的眼神中他读出:“我对这猎物很有意思。哥哥,我厉害吧,比你先一步了。”哥哥没作声,他本想告诉弟弟,这是我的猎物,我都已经瞄准了。然而命运就是这样捉弄着人,在兄弟与猎物之间,他选择了沉默。然而想到家中的困境,他又不免心中掉泪。

  前几天发现气温竟然跌到了冰点以下,我问自己:“这是秋天吗?”中的另一个声音回答:“对,这是秋天。自从你到这里后,几乎每一天都是秋天。在你的心中没有冬天,没有春天,没有夏天……”

  看着凝结成冰块的积水,听着在凛冽寒风中拍打在一起的树叶的声音,紧抱着双手的我,忽然有一种“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的感觉。在这远离家乡的地方,除了天地,就剩下了我自己。

  某天醒来,我看着窗外的天空,忽然希望快点下雪。

  快下雪吧,我不要再滞留在这孤单的秋天,哪怕未来是寒冷的冬天……

本文链接: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gaozhongjishizuowen/1062565.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