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真让我着了迷

2017-08-02

  从小我就和绘画这门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绘画对我有着神奇的吸引力。记得三岁时,三姨、妈妈她们就在洁白的纸上用几条曲线勾勒出一只只麻雀,小小的我便也用稚嫩的小手抓住画笔,照着妈妈的样子画起麻雀来。但我每次都画不好,不是把脑袋画扁,就是把肚子画得太大了,于是我就会把笔呀纸呀通通丢到一边,嘟着嘴不肯再画。

  五岁时,我会用简单的线条拼凑出一个个“生动”的小人儿、小动物等等。没事的时候就坐在小椅子上,找纸找笔开始画。哪吒、小狗、水草等等我都画,有时也突发奇想把老爸老妈画进去,结果往往都是一团糟。

  一年级时,我会照着动画片里的人物画喜羊羊、美羊羊、大灰狼等等,一开始画的羊不像羊、狼不像狼,后来仔细地观察喜羊羊它们的图片,又开始练习着画,愈发画的像了,妈妈爸爸以及其他的亲人,都夸我画的好。

  三年级时,班里的同学也迷上了喜羊羊什么的,见我画的很好看,就纷纷要求我给他们画。我可不肯吃亏,一幅画都得要报酬呢。于是凭着这门手艺,挣了不少好东西:笔、本、本夹、橡皮,甚至还有书。嘿嘿,不知道这行为算不算犯规?

  四年级的寒假,妈妈不再让我自己瞎画了,就把我送到了画室。听妈妈说我很有天赋,画画班的老师就没让我画简笔画了,直接画的中等难度。慢慢地,笔法越来越熟,要画的东西的难度也愈来愈大,从中等难度”进阶“到高难度。

  五年级的暑假,我迫不及待地由彩铅转移到了水彩,一开始根本不知怎么画水彩,全都是老师帮忙修改、涂色。后来,我在家里勤练,练熟了,就不需要老师的帮忙了。

  现在,老师说我可以画素描了,但我不同意。我喜欢五颜六色的水彩,不愿画黑白枯燥的素描画。现在我认为画画是一种解脱,一种释放,一种休息。每当我写完作业后,都要铺开画纸,拿起画笔,”刷刷刷“在纸上”龙飞凤舞“地画几笔,不一会儿就诞生出一个个可爱的小玩意儿。我的画也获过一些奖呢。有同学说我“再破烂的笔,到她(这个“她”指我)手中都能开出花儿来”嘿嘿,过奖啦。

  我不在乎我画的有多好,亦或是有多烂,但是我对绘画的热情倒是永远不会消减。绘画让我着迷,它已成了我灵魂的一部分。

  六年级:青清(笔名)

本文链接: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liunianjihuatizuowen/837383.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