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壕吏(扩写)

  “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这是战乱的岁月。诗人杜甫从洛阳向华州赶路。一天,天色已经昏暗,诗人错过了住店,只好投宿石壕村了。村中断壁残埂,蓬篙满地,十室九空,杜甫望见村东一户人家冒着炊烟,便直奔而去。

  房主是一对年逾花甲的老夫妇,还有一个媳妇和尚未断奶的小孙子。他们衣着破旧,大人小孩都面黄肌瘦。

  由于一天的奔波,诗人和衣躺在炕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约摸二更时分,村中一犬吠,随着街上响起了急促的打门声和叫骂声。杜甫被惊醒,借着惨淡的月光向外窥看。听着外面的叫骂声和哭喊声,他知道又是抓壮士的来了。

  这时,诗人看见房东老头儿披着衣服,翻过院墙逃走了。接着破旧的大门被拍得叭叭乱响,“开门!开门!人都睡死了吗?”凶狠的叫骂声使人心惊肉跳。老太太哆哆嗦嗦走到门口,颤抖着双手拉开了门栓。

  差吏们进来了。他们凶暴地向老太太吼着:“你们家的男人呢?叫他快出来!”老太太哭泣着向差吏们哀求道:“长官,我家里原有三个儿子,现在都到邺城当兵去了。最近小儿子梢来信说,他的两个哥哥都死在战场上了。唉死了的,也就完了,不再受罪了。我活着的,先混吧!说不上哪一天也。。。。。。您可怜可怜我这……”

  “老东西,罗嗦什么!我问你,你家还有什么人?”一个差吏打断她的哭诉,怒喝道。

  “就剩下吃奶的孙子了。儿媳因此忍苦守寡,为的就是这一根苗……”

  一个差吏没听老太太说完,就挥动鞭子要往西屋里闯。

本文链接: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liunianjiwenyanwengaixie/1511202131336165496524.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