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阳光与你同在

2017-09-13

  在我的支离破碎的记忆里,我依稀的记得有个人这么跟我说:不要认为人的一生头顶总是乌云密布,他也有一片广阔的蓝天等待你去追逐,关键是要有一双发现美的心。

  这是一个在二十一世纪相较他们班上同学家庭经济条件较差的家庭里。家庭里,妈妈很疼她,爸爸却有些重男轻女,偏向弟弟,她还有一个在重点大学读书成绩很好的姐姐。于是,她似乎在家庭里饰演中间角色。他们一家确实也不容易,要养三个人,但是,大女儿上大学的开支和她自己补课的开支就已经令人压力山大了,还多了个弟弟。她有时候自己都会想想弟弟是不是多余的,如果,没有弟弟是不是父母身上的担子就可以轻一些了?但是,她又扪心自问:自己何曾为父母节省过一分一毫的钱?她还会想:如果没有自己,是不是父母就可以不用现在这么操劳?是不是自己争气一些,就可以让父母不用过的现在这么累?其实,有些时候,她真的会想许多。想到,可以发疯的程度。想到,自己渐渐迷失自我;自己不是为自己而活;自己在成长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她年纪尚小,却总是天真的认为只要自己懂得多一些,就能帮父母分轻负担。她对那些人生大道理,似乎就在这个年龄全部都明白了。她知道她人微言轻,在班上没有什么名望,可她是真心待同学,可同学如何待她?她自己也明白,但她想到最后一年里,就不要说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吧!原来,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谁又有真正在乎过她?她是闷炉子,她希望带给别人的是欢笑,而不是悲伤,于是,她拼命压抑自己的痛楚。但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的心脏怎会受得了如此折磨?

  事情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某一天,这天对于她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今天不仅是六年级毕业考试,更是她的生日。考试很严峻,有两个监考老师,一个前面,一个后面。考试开始了,考场出奇的静,静得连一滴水滴在地板上都能清楚地听见。她有些紧张,这次考试十分重要,她清楚地知道:父母为自己付出了很多,自己也努力了很久,这次一定要正常发挥!考试时间过了很久······直到,考试结束,她才呵了一口气。心里想到:终于考完了。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她不知道自己的成绩如何,但是,她感觉到自己错了很多,但是,心里仍这样安慰自己:不到最后就还有一丝阳光。于是,她对此次考试还存有一丝希冀。但残酷的结果把她拉回了现实,她果然没考好,她知道自己的成绩了之后,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在她心里,即使再宽敞、再明亮的房间也只不过是一间小小的黑屋。里面没有一点光,她自己就一直被困在那个黑屋里,走不出来。她不敢把成绩告诉妈妈,但是,妈妈却从老师那里打听到消息。于是,就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幸福突如其来的降临在她身上。妈妈上楼,找出了她房间里的备用钥匙,轻轻地打开了她房间里的门,妈妈看了看周围,眉头皱着拧在一起:这房里一点光、一丝风都没有,窗户都关紧了,窗帘都拉好了,严严实实的遮住了外面的一片艳阳天,密不透风。整个房间黑黢黢的,看不到其他颜色,只有令人掉进那无穷深渊的黑色,那黑色,竟有些捉摸不透,越盯着它看,越发令人着迷了,然后,越陷越深,最后,无法自拔。妈妈立马停止住了,靠着手里捉回来的萤火虫找着她,略带口吃又有些着急地说:”雨,雨,雨涵呐,你,你在吗?“她听见了,语气中带着无尽的绝望地说:“妈,我在床上。”“好,你下来。”"嗯。”她虽是极不情愿,但由于现在叫自己的是自己的母亲,有些无奈的下床了。她走到自己母亲面前说:“妈,你找我什么事?”妈妈语重心长的对她说:”雨涵啊,你听我说,这困难来到时,我们不能轻易放弃,你看!“说着,妈妈便一把拉住窗帘,扯开来了,一束阳光直射她的眼睛,使她睁不开眼来。她尝试触摸这一束阳光,她看见了,阳光的核心就是一个看似以立我们很遥远的地方,但是,她好像触碰得到,伸出手指,遮住了半个太阳;再移动一下,太阳就全部都被遮住了。她似乎就在这看见阳光的一瞬间,领悟了让她终生受益的道理。

  原来,阳光不是无处不在,如果你竖起屏障,阳光便与你擦肩而过;如果你将自己彻彻底底、坦坦荡荡地暴露在了万里晴空之下,阳光将会接踵而来!

  六年级:陈思吉

本文链接:
http://m.diyifanwen.com/zuowen/liunianjixushizuowen/831486.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