际学术研讨会闭幕式上的致辞

  各位代表:

  由中国屈原学会、湖北省荆楚文化研究会、襄樊学院、宜城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XX年宋玉国际学术研讨会,经过一天紧张而热烈的闭门座谈,现在马上就要结束了。在此,请允许我代表会议主办单位,对承办这次学术研讨会的襄樊学院宋玉研究所、宜城市宋玉研究会以及为这次会议顺利召开付出辛勤劳动的所有朋友表示衷心感谢。特别要感谢以襄樊学院程本兴特聘教授为代表的襄樊市的有识之士对宋玉的热爱,以及对宋玉研究的执着精神。同时,我也要代表会议主办者对各位与会代表表示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千里万里、千山万水,来到了这里,共襄宋玉研究盛业。正因为有各位代表的积极参与,才有这次会议的成功。正因为各位代表不断推出新的研究成果,宋玉研究才能像今天这样丰富多彩、欣欣向荣。

  宋玉是楚辞作家,他创作的是《九辨》、《招魂》,开辟了楚辞创作的新境界,使他成为楚辞最重要的两位诗人之一,而与伟大诗人屈原一同享誉文坛。宋玉更是赋的主要创始人,他与荀子一起,继承《诗经》讽谏传统,发凡起例,创为赋体,使赋文学样式成为一种独立的、影响深远的文学新形式。刘勰《文心雕龙•论赋》认为,“荀况《礼》、《知》,宋玉《风》、《钓》,爰锡名号,与诗画境,六义附庸,蔚成大国”。又说,“殷人辑颂,楚人理赋,斯并鸿裁之寰域,雅文之枢辖也”。赋是汉以后文人心志和文采的全面展现,所以,自《文选》以后历来的文集编选者,多以赋为首,足见赋在文人写作体系中的重要性。

  赋又是中国文学体系中一种最独特的文学样式,是中国独有的文学形式。赋文学的存在,充分证明中国文学是对人类文明做出了独立贡献的。今天,我们要挖掘和发扬中国文化的意义,就离不开对赋文学的挖掘和继承。可喜的是,最近一些年,出现了大量的赋作,《光明日报社》等报章杂志也在积极登载“百城赋”、“百校赋”,虽然这些赋多似颂体,背弃了赋本有的风轨劝戒,但也反映了赋体文学强大的生命力。

  宋玉是有才气的诗人,是赋家,同时也是一位有社会责任、有政治见解、充满了悲悯情怀、对人生和社会有透彻感悟的哲人。我们应立足于特定的时代氛围,来理解宋玉、学习宋玉、研究宋玉。

  这次会议虽然短暂,但是,是时隔近二十年召开的一次宋玉专题学术讨论会,同时,也许是第一届宋玉国际学术讨论会,与会代表有非洲的学者,有韩国的学者,更多则是中国两岸三地的学者。有些学者因各种原因,未能莅会,但提交了重要的学术论文。这次会议的论文,在会前已由学苑出版社出版,襄樊学院院长亲自作序,程本兴、高志明、秦军荣主编,作者集中了国内外最主要的有关宋玉的研究学者,比如李学勤、谭家健、高秋风、稻畑耕一郎等。内容涉及到宋玉的生年与思想、宋玉作品、宋玉的文学成就和地位、宋玉辞赋与地域文化研究、宋玉研究史等方面,范围广泛,研究深入。特别是一些学者着眼于宋玉其人及其作品的接受传播问题,对我们正确认识宋玉的历史影响有重要意义。这次会议的召开,以及大会论文集《宋玉及其辞赋研究》的出版,必将把宋玉研究推向一个新阶段。

  宋玉是襄樊市的先乡贤,大概也可以认为是襄樊市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文化名人。近代以来,宋玉的赋作著权被学术界否定,对宋玉的研究是重要的损失,但以疑古思维否定宋玉作品的著作权的观点的被否定过程,也是中国现代学术走向成熟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说,宋玉的赋作著作权的被否定,再到被肯定的反覆过程,给我们以后的学术研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学术史范本。

  最后,让我们再次感谢会议承办者,感谢各位代表,感谢承办者单位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以及各位同学。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重聚一堂,再次研究宋玉、学习宋玉。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