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研讨会上的闭幕词

2021-03-09

  谢谢大家,Will的演讲让我非常感动,到现在内心都无法平静。我不太善于简言,但我尽力而为。我有一种感觉,仿佛在斯坦.格罗夫(以下简称“斯坦”)周围有个隐形的能量场,很有意思(这些不在我的稿子里),就好像他处在引力的中心。如果你用宇宙的概念来设想,当一个流星飞过巨大行星时,运行轨迹会被改变,这就像是斯坦的影响。

  在斯坦身上看不到“自我”,这是它的光彩夺目之处,因为他对权力毫无兴趣,否则每个人今天都会穿上夏威夷衫{斯坦的标志性穿着},你们懂的。事实上,他只热衷于他的好奇心、对爱和智慧的探索,还有一种深深的对于真知的探寻和对未来的预见。

  这些对于我和在座各位的影响是,只要靠近他,你的生命就会被改变。改变是因为他的远见。在其外表之下,我听说的,也许不对,他静止时的脉动只有30。我见过他在情绪癫狂的环境里,人们在呼吸工作中出现各种疯狂的表现,而斯坦极其平静的在那里:“哦,有意思,还有什么啊?”

  他身上有一种博大而连接宇宙同时又充满爱的力量,那是可以让人信赖的力量,和权威毫无关系。那是一种好奇,他是我所见过最有好奇心的人之一,他给我的生命(还有在座各位)带来巨大的改变。就像是各位所说的,他改变着世界。而我认为,相对于潜在的整体意识蜕变而言,斯坦对人类的贡献仅仅实现了10%。

  Ralph在他的演讲中做了极好的阐述。他说有个人(指斯坦)在画地图,在每个经过的领地上做标识,探寻人们是如何来到这世界和离开这世界的,这张地图最终指回我们出生的时刻。它不是一个概念,而是真实的体验,他把这些体验归于超个人范畴,还有在原型世界里体验其它的存在,甚至觉知的体验。这些对于现代物理学、疗愈学、生态学的意义而言只是开始,仅是个开始。你和一个高瞻远瞩的人在一起就会有这种感觉,斯坦确实是高瞻远瞩的,就像其他人提到的,他将“浩瀚”与“私密”相结合。

  James Baldwin写道:“我想人们之所以执着于仇恨和偏见,是因为他们对别人的仇恨一旦消失,他们就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痛苦。”而斯坦、Ralph和各位为了改变人类用战争、冲突、性别歧视等方式对待彼此的努力,正是斯坦愿景的一粒种子。

  斯坦,对我来说,有幸与你相识已有40多个年头。我出过家又还了俗。我脑海里还有些片段,我也曾是个嬉皮士,也在Fillmore尝过鲜,有过各种“夏日之恋”的体验。然后我去寺院出了家,为的是想知道在那些体验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经历过出体经验,身体消融在光里,感到开悟和狂喜。后来我读了一段来自Yogachara(一所提倡“一念”的佛学院)的文字,谈到1000或1500年前,一位佛学大师去见中国皇帝。他说,微观世界和宏观世界是统一的(就像斯坦的全息图),他们的合一就是意识的本性。皇帝说:“我不明白。”大师当时或许该说:“让我们做个全息呼吸看看吧。”不过当时全息呼吸还不存在(虽然有些佛学院已有很好的雏形了)。于是,大师让人建了八面宝塔,里面整齐布满反射彼此的镜子,他在塔中间吊了一只蜡烛。他把皇帝带进来并说:“看,现在一变成无数,从镜子里能看到无数蜡烛。”皇帝说:“我明白了。”大师说:“还没完,陛下”,他又从那只蜡烛下面拿出一个小水晶,说:“现在看看水晶表面”,小小水晶里显示出所有被反射的蜡烛。大师说:“一切即一,一即一切,你看到的也只是个大概。”

  斯坦不仅有这样的体验,而且我觉得这种学术汇集的闪光处在于,他可以很好的表达出他的思想并将它们应用到更广的学术领域,从而推动一触即发的意识变革,至少我们是这样希望的。

  显而易见,任何科学技术,包括现在我们所在的硅谷、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不可思议的科技发展、干细胞的发现,它们都无法停止人类战争,无法阻止种族歧视、阻止环境破坏和那些令人担忧的事情。外在科技发展的同时,人类内在意识变革的步伐必须跟上,这就是斯坦在做的。他不仅看到意识变革的必要性,还现身说法并且传播它,将这种理念用各种领域的不同方式进行表达。

  当我从寺庙还俗后,我开始寻找志同道合的人。我最想见到谁呢?谁能理解我那些年在寺院闭关时的奇异体验呢?哦,我一直在读斯坦•格罗夫的书,于是我去了Spring Grove,当时Lockwood Rush正在那里拍摄,于是,我邀请斯坦和他当时的太太到波士顿来教学,还邀请了John Lilly,将所有我想认识的人邀请到一起。

  然后,我又见到斯坦,那时他穿着和现在一样的衬衫,突然,我不但感受到了被理解,而且我的经历在这张充满同理心的地图上都能找到。还有它以无与伦比的创造力。他说:“好吧,让我们共舞吧,一起做有意识的佛教,一起在伊莎兰和世界各地做些什么。”我喜欢那样的创造力,所以欣然答应。就这样,我们上路了!40多年过去,我们一直在世界各地做培训,但这经历的背后是斯坦让自己的神奇生命得以显化的意愿。

  我们坐巴士,在路右边开车,去市场,像Rum Dass说的,你的佛性和社会安全号你都要记住。我们做很多平凡的事,很实际也很实时,同时那又并不能界定我们是谁。这么多年来,我看着斯坦在全息呼吸工作坊里的工作。有些人在期间经历“恶魔附体”般的体验,找一切可以破坏的东西去破坏,就连训练有素的引导人员都敬而远之。他们知道这是对面人格在起作用,还是去叫斯坦吧。于是,斯坦来了,他的应对方式真的很棒,你觉得他会怎样应付?他的方式是好奇:“哦,你是个恶魔?咱俩聊聊,你好吗?你从哪儿来?你有什么不同?你真觉得现在的你是真实的你吗?”突然间,“恶魔”的眼珠子开始歪斜,“是啊,我到底是谁?”然后斯坦将这种邪恶意识打开,让它融入更浩瀚的意识中。

  他对过程的力量有着坚定的信念,对生命的过程也是一样。他这种本能的信念也影响着周围人。他培养的导师团队是世界上最优性的,我完全信任他们可以带我经历出生/死亡和任何过程的体验,因为他们是斯坦和克里斯蒂娜培训的,因为他们带来勇气和博大的包容。

  斯坦憧憬着各个领域都来一场伟大的革新,博大的宇宙理论。我个人觉得《宇宙的游戏》是他众多著作中最重要的,直指人类和世界的本质是意识。它并不产生于任何物质、头脑或其他什么,而却能解决和描述我们的问题: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什么是二元性。这些不仅来源于斯坦的个人经历。坦率讲,我不知道这样说好不好……当你在他书中读到“有人提到,而我把它记录下来”。其实这些多半是斯坦自己说的,然而他很谦虚,他不想说“其实我有过化身石油的体验,所以我要用第三人称来写”。人们并不知道他有多奇怪,也许你们知道,不然你们不会在这儿。他是如此开放,我从没遇到过像他这样的人,那么博学,在欧洲教育成长起来,会说十种语言。物理、化学、数学、戏剧、梵文、希腊哲学,这些让他保持头脑开放的卓越教育,使他几乎可以跟任何一个人沟通和合作。

  不管谁进入他的领域,他都会说,我们可以怎样共舞呢?我们可以怎样合作然后创造出有意思的东西呢?那真是太棒了。就像Will还有Ralph提到的,那是对他周围人和他本人的伟大创造力的一种邀请。某种意义上,他就像是什么人物,我也搞不懂他的前世到底是什么人?其实他也不知道,他正在笑。他前世真的经历过非同一般的训练,我只能这么说。西藏流传一种叫“伏藏”的东西,可以直接呈现古代和永恒,而这个人可以看到,然后对周围人说:“你们看不到吗?”他们不知所以然,“什么呀?”于是这个人说:“试试不同的呼吸方式或无论什么都好,也许那样你就可以感觉到。”

  我知道我必须结束了,有幸能与斯坦和克里斯蒂娜在一起40多年,既是合作伙伴又是亲密的朋友,让我的生命有了蜕变,我相信对于在座很多人也是。他对于我的启发、给予我的力量,让我感到无比幸运能拥有这样的友谊和合作。不仅如此,我觉得我们真的被降福了,于此特别的时刻能够给予斯坦这种荣誉,其实不仅是给他这个人的,更是对他的高瞻远瞩及其意识研究成果的赞誉,还有延伸出去的影响。而这些也只是开端!我认为斯坦撒下的种子只是开始,这些种子将会改变整个人类。在此,容我谦卑地说一声:“谢谢你,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