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退伍军人建军节思想汇报

2018-03-02

  敬爱的党支部: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时间就像闹钟一样,一圈圈的转动,永不停止,随着时间的转动转眼又是八一建军节将至时。掐指一算,离开解放军这所革命的大学校已有二十多年了。每当回想起那激情燃烧的岁月,留念与向往总能让人心潮澎湃。那时我们还年轻,充满青春活力,真的是有太多的美好记忆,太多的难以忘怀。十几年的军旅生涯确实留给了我一笔很厚重的精神财富。

  我们单位的军转干部、复退军人还真不少。从战争年代一路走来的老干部、老领导;到文革时期就地退转的军管人员;再就是我们这些和平年代里弃学从军,没打过仗的复转军人了。有段时间单位里还有人议论,说是单位被“军管”了。原因就是机关内设部门的主管几乎清一色转业干部,或者是出身行伍复退军人。他们或多或少都保留着革命军人的优良作风。工作说干就干,办事雷厉风行,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出色表现,普遍受到群众的认可。也正是如此,每年的八一建军节之际,单位总是会精心组织安排我们这些复转军人美美的活动一次以欢度佳节,当然也少不了外出参观游览和聚餐茶叙的形式了。

  我有资格成为“欢度八一建军节”的正式成员是1971年。记得那年分部机关庆祝八一的安排是 7月31日晚上,全体机关干部职工聚餐,私下里大伙都称之为“会师百鸡宴”。不用说,借用这句台词来比喻我们的聚餐,是活学活用革命样板戏的丰硕成果。我们分部机关卫生所除了要保障机关和警通连的饮食安全、做好卫生监督和食物留验工作外,还肩负着抽调人手去帮厨。这么重要的任务当然是交由我们新兵去完成的啦!

  那天一大早我就被派往干部食堂去帮厨,老师傅把最轻松的活儿分配给我——剥蒜皮。我真的很苯!从小到那会儿还没做过饭、没进过厨房,加上我是广东人,这蒜皮怎么剥还得现学。管理科的杨副科长亲切的手把手教我,把蒜瓣头尾对着一捏,“啪”的一声蒜皮就列开了,根本就不需要用指甲艰难的抠,抠得蒜液顺着甲缝渗入刺激手指头痛。一不小心抹抹脸或理理头发就辣到眼睛直流眼泪。如果没记错,我整整剥了一天的蒜皮。大概这几十桌的佳肴所需的蒜头基本上都是我剥的吧。

  聚餐开始了,每一桌都放有两瓶兴宁特产珍珠红酒。据说这是林彪最喜欢喝、点着名要的酒。我坐在最靠后、最靠边的席位上,受欢乐气氛的感染也学着碰杯喝酒。珍珠红酒很甜,不辣嗓子。一巡一巡的足足喝了十几杯,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喝酒。也许是从来没接触过酒精,头一回喝酒的缘故,我对酒精的反应好象不太敏感,让别人误以为我能喝酒。其实不然!

  事过境迁,回味无穷,三十多年弹指一挥间。如今我们不再年轻,但我们仍然保持着活力,也始终保留着对解放军这所革命熔炉深厚的情结。

  汇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