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同学十五周年庆倡议书

2019-03-06

  那个时候,我们没有呼机没有手机,通讯录还是手抄的;那个时候,我们没有qq没有微信,只有鸿雁传书的笔友;那个时候,快乐没有那么复杂,爱好也挺简单,人与人的相处不会累;那个时候,省专及新高职还是受欢迎的,录取比率还挺低,大学生还是蛮稀罕的;那个时候,高考还分文理科,还要背唐诗宋词;那个时候,战友情深、同乡情重,同窗情真,我们还是坚信不疑的。那个时候,属于我们的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

  那个时候,冬梅还留着披肩长发追寻着艺术的梦想;那个时候,永居还在高歌着一千个伤心的理由想象自己哪一天成为华仔或学友的情景;那个时候,志祥还在专心致志地看着历史课本俨然一副学者模样;那个时候,圣权还在不厌其烦地帮同学解答他擅长的数学题目,那个时候;凤丽还戴着眼镜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们暗地里叫她戴主任;那个时候,文豪在全校的演讲比赛上滔滔不绝,已经有了初露锋芒的潜质;那个时候,正裕的粉笔字加上锦江及绍辉等人的插图,为我们呈现了一期又一期的黑板报。那个时候,勤华总是在晚自习最早一个来最后一个走,作为班长说她是我们班最积极勤快又人缘最好,相信没有人会否认。那个时候,属于我们的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

  那个时候,我好奇地问xx,为什么女生的英语水平总比男生强?那个时候,小绵那银铃般的笑声和圆圆的脸颊总让人过目不忘;那个时候,xx那独特的嗓音和黝黑却刚毅的脸庞让人印象深刻;那个时候,喜欢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的素琴,安静坐在那里学习的背影,仿佛成了一幅画;那个时候,坐在前排的荣武,是晚自习时女生们争相求教的对象;那个时候,陆xx在体育课上的表现,已经有了兵哥哥的风范;那个时候,小玲经常苦笑地对自己说,我的数学成绩为何不见起色?为什么文科生都害怕数学?那个时候,不苟言笑的炳山,记课堂笔记时那聚精会神的模样,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的“蔡老师”;那个时候,参细时常拿着一本诗刊杂志,用他那特别的字体写着“俩只蝴蝶隔着玻璃流泪”。那个时候,选择绘画成为艺术生的海洋,会不会想到多年以后,自己亲手设计了三中母校的大门?那个时候,属于我们的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

  那个时候,xx总爱骑着拉风的鹰牌摩托车来学校;那个时候,儒学的发型总是一丝不苟地喷上定型摩丝,在时尚和潮流方面,他和xx肯定能凑成一对partner;那个时候,智渊是我们班公认最有型的摔锅,而且还是如今流行的韩版摔锅型;那个时候,伯东每天都要在黑板的值日栏上写下今天值日同学的名字;那个时候,每逢狮涛过节,我和宿舍的几位舍友就会骑着自行车,一起去朝阳家“吃年节”;那个时候,后桌的通河与文煌经常和我及志强相互考着古诗的上下句“天生我材必有用的下一句是什么?”那个时候,看到宏伟忽然从理科班转到我们班时大家那诧异的表情,却随之被他那腼腆的笑容逗乐了,随之也为文科班大家庭的新成员鼓起掌来。那个时候,属于我们的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

  那个时候,喜欢梳着二根辫子的xx,让大家见识了现实生活版的“xx”;那个时候,喜欢穿绿色裙子的xx,那活泼明快的风格,骨子里不服输的个性仿佛有了以后励志姐的本色;那个时候,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很耀眼的xx,像是一只快乐飞翔的燕子,不知多年以后,她还会不会把勇敢做自己奉为座右铭?那个时候,面对八十多人的班集体,我们的女班主任许老师煞费苦心却又游刃有余,那时我总预感末来许老的手下一定会诞生不少女能人,而且她开创的三个男班副搭配一位女班长的班委架构,在三中肯定前无古人,估计也会后无来者。那个时候,属于我们的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

  那个时候,高三毕业班分成了快慢班,有人盼着高考那一天快点到来却又不希望那一天来得太快;那个时候,每次期末考成绩一出来,看着年段前二十名公布的红榜,同学们有人欢喜有人忧;那个时候,学校食堂每餐的生活费平均只需要三四元;那个时候,复读的俩船还在为挤过高考这座独木桥而全力以赴;那个时候,同样是插班复读的ztx倒在他常去的篮球场上再也没起来;那个时候,属于我们的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

  那个时候,钟情的少年和怀春的少女,争相看着那本轰动校园的长篇小说《花季雨季》,想象着谁会是属于自己的王笑天?谁又会是属于自己的刘夏?那个时候,偷偷议论的喜欢谁暗恋谁,悄悄进行的校园后山牵手,秘密发生的后港尾相约,文科班多少浪漫传奇与心动故事上演?班上三对有情人结成硕果,这是多么令人欢欣鼓舞的喜事?只是那个时候,通河与春梅会不会想到原来一辈子的姻缘早已天注定?锦坤和榕香会不会想象到伴侣即同学的体验是怎样的一种幸福风景?海洋和秋桂会不会预料到她们可以花好月圆并且拥有儿女成双?那个时候,属于我们的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

文章地址:
m.diyifanwen.com/fanwen/changyishu/2904326.htm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