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吉诃德》读后感3000字

2021-04-28

  文学评论家称《唐·吉诃德》是西方文学史上的第一部现代小说,也是世界文学的瑰宝之一。下面是关于《唐·吉诃德》的读后感,欢迎阅读。

  《堂吉诃德》读后感

  堂吉诃德尚不知道,人们从一开始对他的惊讶到现在彻彻底底地认为他是个疯子。人们开始在嘲笑捉弄他了,他还一个人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得其乐,只沉醉于自己的美丽幻想中。文学作品的最高境界与与生俱来的功能意义就是针砭时事,反映问题。塞万提斯将当时社会上的各种不良现象与风气全部浓缩在堂吉诃德个人和堂吉诃德的遭遇中,以堂吉诃德理想化的人生和截然相反的现实做了强烈对比,反差巨大,色彩明艳,意义深刻。一部文学作品能升华到社会层面,引起剧烈反响、争论、共鸣与检讨自省,映射社会弊病,促使社会进步,这才是文学作品带来的积极方向与正面力量。塞万提斯做到了。

  骑士离开客栈后的遭遇简述:这一章着重讲述了堂吉诃德正式开始了他的行侠行为,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从恶毒的农夫手中挽救被鞭打的小男孩,当他得意洋洋地以为自己旗开得胜时,小男孩的情况反而更糟了。之后,他又为自己心目中的贵妇人争得美誉,但这回挨揍的是他自己。

  当堂吉诃德走在半路时,隐约听到树林里传来抱怨的声音,他最先感到的不是差异而是兴奋。“‘谢天谢地,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我该去尽这一行的职责去。我愿意之果这下可有了收获了!这抱怨声当然是那个遭不幸的人的呻吟声,他需要我帮忙呢。’”这是堂吉诃德用自己的言行在告诉读者,他是在模仿骑士小说来做一切事情,终于有机会可以让他发挥自己的骑士精神了,即使这声音来源的真实情况他还没有弄清楚。

  堂吉诃德走进森林发现有一个农夫在打一个男孩子,于是他怒喝一声制止了农夫的行为。“农夫一见一个浑身披挂的人举着山闪闪发光的长矛在自己面前挥舞着,吓得不知所措,赶忙小心翼翼地说:‘……’”。从前文农夫对男孩子的打骂,到此时被堂吉诃德制止后立刻显露出的惊慌神色可以看出,农夫是个典型的欺软怕硬的人。也可以看出,被骑士精神满溢膨胀的堂吉诃德自信力已经高涨到顶峰,认为自己什么都不害怕,身为“骑士”就应该勇敢面对任何事情,更因终于有机会展示自己而精神抖擞。

  在解救男孩子的过程中,堂吉诃德说:“我有资格指挥他,这样也就能够控制他。要是他凭骑士称号起个誓,我会放他走,他也会遵守骑士道的规定的,你尽可放心,他会还你钱的。”这里可以从堂吉诃德的话语中体会到,农夫向他示好软弱的态度更加滋长了他的自信,这段话与中医线了堂吉诃德完全有信心帮助男孩儿要回钱并使他不用再跟随农夫回去,使堂吉诃德更相信了自己作为一名“骑士”的伟大与正义力量。可是可悲的堂吉诃德并不知道,农夫害怕的只是这身奇怪的装束打扮,也许更害怕的是这个看起来精神不太正常的人对自己做出什么伤害,暂且只顺着堂吉诃德的要求来,而并非折服于他的“骑士道”。

  狡猾的农夫保证自己会还回孩子的钱,并且会放孩子走,不再让他给自己干活。堂吉诃德因遵守自己的诺言,觉得自己既解救了守压迫的男孩儿,还因自己的骑士精神与包容慈悲心,饶恕了一个愿意改过的人,心满意足地放心离开了。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刚转身离开森林,男孩就立刻遭受到了比先前更残忍的对待。“说着,他抓住孩子的手臂,又把他绑在原来的那棵树上。他狠命抽打孩子,一点也不留情,把那孩子打了个半死。”农夫因自己刚刚在堂吉诃德身上受到的低微的对待,而把怒气全一股脑变本加厉地撒在孩子身上,使他受到了比先前更凶狠的毒打。而堂吉诃德还全然不知,正为自己的善举而心情大好。这里骑士是在暗示,因堂吉诃德自以为是正义的,毫无意义的插手,使本来不公平的事更加不公平了。显然,堂吉诃德帮了倒忙,他本来的想法是帮助受困的男孩脱离困境,却没想到适得其反,将其美好的愿望与残酷的现实进行了对比,讽刺、暗示了现实世界与理想世界的截然不同,相距甚远。

  堂吉诃德在离开了树林之后,继续前行,一路上为自己刚刚的“义举”洋洋得意,大家称赞。认为自己立下了赫赫战功,为自己的骑士路途创造了一个可以可贺的开头。“这时,他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心想,这样的十字路口正是游侠骑士停马择路的地方。他于是学他们的样,也停了下来。仔细想了一会儿之后,他撂下缰绳,让驽难得的自己做主。这马随着自己的第一心愿,想自己的马棚跑去。”不仅是行为,甚至是在选择一条路的方向是,堂吉诃德都要靠回忆骑士小说中的情节来判断选择,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了自我思考与辨别能力,被骑士小说洗了脑,完全将小说中杜撰的骑士的一切作为了自己的行为准则,完全成了幻想的骑士精神的痴迷服从者。甚至在实在想不出小说里有相对应的路线选择的细节时,没有一点点自己的主见,居然让马自己选择路线,导致马直接奔向了自己的马棚,造成了喜剧的效果,带给读者一种可笑的感觉。其实也是作者在暗示堂吉诃德完全照搬骑士小说情节做事的行为,与动物在人长期压迫的偶尔放松下露出的本能反应一样,让人感到可笑,这里的堂吉诃德可能想不到自己以为的伟岸的英雄形象在别人严重不过是个滑稽的跳梁小丑,做出的“正义之事”不过是让人哂笑的举动。

  堂吉诃德遇到了一队商人,由于商人们有仆人相伴,堂吉诃德心想自己冒险的机会又来了。“由于他早已决定尽量照她在书上读到的那样去做,因此对这一奇遇甚为满意。他雄赳赳、气昂昂地在鞍上坐稳,紧握长矛,用盾护胸,勒马路中,等待他心中的骑士们的到来。”堂吉诃德以为一切都是按照书中的情节发展的,甚至“甚为满意”,这一连串的动词短语,将堂吉诃德的形态描摹得惟妙惟肖。“商人们一听都停步,看着他们的对手那副离奇古怪的样子。从他那装束和言辞中,他们一下子就知道,这个可怜的人精神失常了。”旁人一看就会发觉堂吉诃德的行为不正常,更有甚者会恶意地戏弄他、耍他,让他更以为自己真是个骑士。自以为是英勇的堂吉诃德在别人眼中不过是一个精神失常的人,实在是可悲可笑。

  而后因堂吉诃德要这些人赞美他臆想中的女神是个美人,而遭他人奚落嘲笑和毒打。堂吉诃德将自己以为存在的爱人形容的无与伦比,只因为小说中的每个骑士都会有以为属于自己罗曼蒂克的浪漫情人。“她眼里流的是龙涎香,还有麝猫香,她的体格、她的身段,都无可挑剔,笔直得就如同瓜达拉玛的纺车轴一般。”对于不存在的人堂吉诃德竟然都可以形容得如此真实,足以体现了此时堂吉诃德的自欺欺人,作者用反讽手法将其表现得淋漓尽致。“堂吉诃德虽有铠甲在身,仍然被打得像翻滚的麦粒一般。”这里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手法形象生动地描绘了堂吉诃德挨打的程度与情形,像翻滚的麦粒一般的堂吉诃德与之前骑着座驾,自视英勇的骑士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比,加强了讽刺效果。

  总结:堂吉诃德想要从恶毒的农夫手里挽救被鞭打的小男孩,本想替人伸冤,结果却适得其反。他想为自己心目中的贵妇人杜尔西内娅争得美誉,结果挨了狠狠的一顿揍。堂吉诃德所有的行为都要以骑士小说为参照,可见他已病入膏肓。在本章中作者通过鲜明的事例,运用生动形象而又充满幽默的语言,将堂吉诃德的性格特点尽情展现于读者眼前。

  堂吉诃德第二次出游简介:堂吉诃德又说一个叫桑丘·潘沙的农夫做他的侍从,跟他出门行侠。他又是引诱,又是许愿,并许诺给他一个海岛。于是,桑丘骑着一头驴,带着他的袋子,抛下老婆孩子,在一个夜晚,跟着堂吉诃德开始了出游。

  来检查堂吉诃德书籍的牧师和理发师,而堂吉诃德因为被打而生病卧床,此时堂吉诃德因病情发作大喊。“当他们走进堂吉诃德的卧室时,见他已起了床,像原先一样疯狂,张开喉咙,大叫大嚷,手里挥剑,前刺后劈,四面八方到处乱打。”堂吉诃德此刻已经因为干涉他人的行为,影响到别人的事情活动而被打得很严重导致生病需要休养。然而这样失败惨痛的经历没有使他醒悟与后悔,反而更变本加厉地加剧了自己的空想。这一连串的更加夸张的连续动词运用,将堂吉诃德此时误认为自己是骑士的状态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生动形象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堂吉诃德癫狂的对小说的痴迷逐渐进入高潮。

  《堂吉诃德》读后感

  “这部书只不过是对于骑士文学的一种讽刺”这是作者塞万提斯对于自己所写之书的评价,写此书的目的在于“把骑士文学地盘完全摧毁”。《堂吉诃德》是文学史上的第一部现代小说,它全面批判了西班牙16世纪和17世纪初的整个社会,全面批判了这一时期封建西班牙的政治,法律,道德,宗教,文学,艺术以及私有财产制度。使它成为一部“行将灭亡的骑士阶级的史诗”,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文学名著。

  堂吉诃德的身份及生活方式:“总之,他沉浸在浪漫离奇的书堆里,夜以继日地读呀读呀,睡得极少,读得极多,终因用脑过度,精疲力竭,失去理性。”常人多读书只会让自己更加清目明智,晓理通畅,而堂吉诃德因为读了太多的骑士小说不着边际,反而使得自己失去了理性,作者直接揭露批判了骑士小说的荼毒危害,使人沉沦虚幻的小说情节中丧失理智,想入非非。为小说后文的发展铺叙奠定了基础,交代了堂吉诃德离经叛道行为的背景起因,明示了当时社会盛行风气的畸形不正。

  “他要做的头一件事,便是去找出他曾祖父的那套盔甲。盔甲早已锈迹斑斑,长年累月堆放在角落里,无人问津。”作者用了一大段文字来细致详细地刻画描写了主人公堂吉诃德开始他可笑骑士生涯的第一步,就是寻找盔甲。堂吉诃德找到了其祖父废弃多年的盔甲,盔甲早已破败不堪,暗示了骑士时代早已终结,封建制度的腐败衰坏。而堂吉诃德想方设法绞尽脑汁去修补盔甲,非要穿上这身已经过时没有作用的补丁战衣,这盔甲一碰就会掉落,是作者借喻堂吉诃德以为可以靠自己的力量与对骑士精神的盲从就能恢复、弥补整个时代的缺憾,必然是不可能,连远行必备的战衣都是如此的单薄易碎,这就注定了堂吉诃德渴望的骑士之旅的告破与失败结局,暗示了理想与现实的格格不入与作者本身无力抗争的无奈。

  在介绍了堂吉诃德出行的原因及背景后,怀着明知是悲剧却还是要看堂吉诃德如何一步步从现实中清醒,颠覆伪骑士精神的心情跟着穿上了破损盔甲的堂吉诃德一起出发吧。

  堂吉诃德首次出游:堂吉诃德像个真正的冒险家一样,第一次单枪匹马出游了。游荡一天之后,他来到了一家简陋的客栈,可是这一切在他眼里完全变了模样,这里俨然成了威严的城堡,可以聆听动听的音乐,品尝美味的鳕鱼,享用精白面的面包。不过,这一切都是堂吉诃德自己个人的臆想世界,成为了他幻想实现可笑的骑士事业的基地。

  “他觉得,再不到那伤痕累累的世界里闯荡是一种罪过,这世界需要他这么一位救星,他想到自己要去伸冤,要去矫枉,要去除暴,要去尽职。越想越多。”

  堂吉诃德由于受到骑士小说的毒害颇深,此时已经把自己想成了救世主般的大英雄,认为整个世界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亟待自己,也只有自己才能去拯救世界,解救受苦受难的人们。其实,堂吉诃德的力量极其微薄。因为即使是真正有英雄主义情节的其实存在,以天下为己任,也不可能凭借其一个人的力量就改变世界,将黑暗带向光明。更何况是堂吉诃德这样一个只沉迷于书。爱幻想,身无大力的半百老人呢?直言不讳是天方夜谭!这一段描写堂吉诃德心理状态的文字充分、直白地表明了堂吉诃德渴望将书中表述的理想英雄主义带到现实中,而没有考虑到真实的现实情况,体现了堂吉诃德尽信书的愚昧与可笑。

  “他决定一碰到人,就让人封自己为骑士。”

  “他一看到客栈,就把它当成一座周围有四座塔的城堡,每个塔尖都银光闪闪,还有壕沟、吊桥等,总之,凡是城堡该有的,这里全都有了。”

  “有个猪倌要从已收了的庄稼地里召回一群猪,吹起了号角,堂吉诃德以为这是侏儒在吹号角通报他的到来。这是他盼望的信号,于是他洋洋得意,来到客栈前。”

  堂吉诃德不再满足于一个人陶醉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他需要别人的肯定来证明自己是真正的骑士,他需要让周围生活中活生生的人来参与他荒谬的幻想游戏,并且信奉他的想法。于是他将出行沿路遇见的任何事物都经过幻想演化成他在小说中看到过的骑士必需的事物,甚至十分满意,令人读来深感无语可笑。将客栈看成城堡,将猪倌的号角声当成欢迎自己的信号,甚至把看到他身着奇装异服受到惊吓的妇女们当成是因为害怕他,当他可笑的繁文缛节被人们嘲笑时,还一再强调自己信奉的骑士礼法。此时的堂吉诃德已经完全沉浸在病态的痴迷中,迷醉于飘渺的不切实际的骑士梦想,用一切外在现实世界迎合自己的幻想,并且认为理所应当,无法自拔。

  本章描写了堂吉诃德初次出游的开端场面,与人们的首次接触,他种种荒谬,异于常人的行径不只惊骇了人们,更体现出他脑海中的构想与现实的背道而行,无法交融,为后文堂吉诃德更加惊世骇俗的作为埋下伏笔,铺垫基础。

  堂吉诃德自封骑士的趣事:堂吉诃德即将名正言顺地成为一个骑士——他把客栈老板当成长官,硬要老板受封他“骑士”的名号。老板见他神志不清,变想拿他开心逗乐,就当起他的“教父”,在这个“受封典礼”上,发生了各种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一吃完,他便喊来老板,把自己和老板关在马棚里。他对着老板双膝跪下,说道:”最勇敢的骑士,在你答应我的请求之前,我是不会站起来的。我求你一件事,这事会为你增添荣誉,也会为人类造福。“言谈举止中表现出了堂吉诃德的荒唐,他一味迷恋和执着于他理想化骑士道。,已然失去了理智,表现出与常人无法理解的作为。

  ”堂吉诃德说一个子儿也没带,因为他在游侠骑士的专记中从未读过其实要随身带钱。“由此可以看出,堂吉诃德已将虚拟世界的骑士小说情节当成了自己行为处事的指导准则,完全照本宣科依照不存在的规律行事,还以为这种虚无的法则是共存的意识形态。堂吉诃德缅怀已经没落的骑士制度,幻想用骑士精神来改造现实世界,用骑士小说里虚构的方法论来指导信使世界的行动。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脱离了实际,因而处处碰壁,屡遭失败。

  ”老板说:‘这可不对,因为传记中是不会提到带不带钱这样的事的,作者以为这就如同要带干净衬衣一样无须多说,谁会认为骑士出门既不带钱又不带衬衣呢?’“堂吉诃德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一味迷恋骑士小说而想入非非,丧失了基本的理智。连客栈老板都故意取笑以这种拙劣的方式都可以糊弄他,足说以他已彻底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只以任何与骑士相关的信息为自己的信条,任何人杜撰的骑士小说的情节堂吉诃德都不假思索的盲目相信与盲从。

  ”堂吉诃德早已把一切东西集拢好,便拿到去放到院里墙边的饮马水槽里。这时,天色渐黑,堂吉诃德拥着盾牌,手持长矛,神气活现地在水槽前面来回巡行。“作者用一系列的动作描写,对堂吉诃德的行为做出了全面而细致的刻画。堂吉诃德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已被深深污染荼毒,虽然他的理想是美好的,但也是极不合常理与实际的,所以根本不可能有实现的时代背景与允许的社会环境条件,但此刻的堂吉诃德已将自己整个身心完全融入了”骑士时代“,骑士精神已在堂吉诃德读书的过程中潜移默化的扎入到了他这样一个成人深深的脑海,影响且改变了一个成年人多年稳固的世界观。这一是证明堂吉诃德本身思想的单纯简单,易受外界影响;二是足以证明封建骑士精神的危害之深,能改变一个人多年根深蒂固的看法与意识神态。这注定了堂吉诃德的行为与当时主流社会的格格不入,也注定他泡沫般的幻想迟早会狠狠破碎。

  ”堂吉诃德一见那情况,抬起双眼,望着天空,就像在同他的意中人杜尔西内娅道出心声一样,叫道:‘我的小姐呀,您忠实的女仆有了第一次机会了,在这个勇气受到考验的第一次紧要关头,但愿您能帮我,保佑我。’“这部分细致描写了堂吉诃德的语言和动作,显著体现出堂吉诃德已经把骑士精神化为了具体行动,在行为上又推进到一个更为具体也更为夸张、不可思议的程度,甚至到了用生命去捍卫的程度。一个人能如此忠实捍卫自己的信仰本是件忠实又令人尊敬的事情,但是堂吉诃德选择遵循与维护一种没有实现前提的所谓信仰,其结果必然是执迷不悟的悲剧。

  ”听到这些,客栈老板真担心骑士会采取这样的极端行为,忙去取来一本记载驴夫所用草料的账本,又把上文提到过的那两个女的带来,此外还要一个男孩高高举起点着蜡烛,来到堂吉诃德面前,令他跪下,接着,看着账本,口中念念有词,就如在重复诵读什么虔诚演说词一般。“客栈老板为以防堂吉诃德做出出格的事情,便拿账本当成圣经来应付堂吉诃德,而他竟全部相信。神圣的仪式变成了可笑的形式,作者对现实和理想巨大差异的描写,将自己对当时社会上封建制度与腐化风气真实的不满与愤懑渗入到堂吉诃德不可理喻的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中,取得了极强的讽刺效果,表达了自己真实的强烈的不加修饰的情感,直指时事,强烈抨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