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寄语

  时间就像血管中砰砰流动的血液,所以特别有感觉。乍一回头,已是圣诞将近。记得高中时的圣诞节会邀几个哥们儿到教堂,看教徒祈祷,参观圣物,虽然听不懂,但是也兴致勃勃。教堂是典型的罗马建筑,造型优美,不过遭受岁月的洗刷,已经不复往日风采。只剩下一个大的框架,免强支撑着门面。这个世界上排名第一的宗教,在中国的影响也不可小觑。­

  XX年,已经中年的母亲有一天忽然向我宣布她信教了,成为天主教的一员。就在信教前不久母亲还说她什么都不信,突然就…。听到这个消息,那感觉好像自己削发为僧,我在电话那边握着手机半晌才回过神儿,机械的点了下头,哼出一个字“恩”。有时候也曾试想自己换个生存方式,不甘在俗世中轮回。但细想,感知出家并不是什么高明行为。索性就放弃了这个念头。修身养性,这才是正道。唯一的超脱之路我想你也能猜到,最悲壮也最有效,最直接也最震撼,一个字…。­

  终于毕业的我。算算年份,4年零4个月。

  这么一看,似乎跟正常毕业的时间也没差多少。

  只是没那种激动的心境罢了。很平静很平静。

  是否很多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

  曾经确确实实感受到的那么多煎熬,此刻居然很难再回味了。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想想新加坡这3年半,终于把水穷处这条路走完。

  要是问我有什么眷恋的,我想那会是物质性的部分偏多吧。

  个把月后,我的生活又即将滑向另一个起点。

  今天正好是回来的第20天。

  妈妈的手好转了一些,不过呢家务活还是得帮着干一些。

  感觉这一天天过的,

  就算不出门,貌似也很充实。

  雯雯姐她有她自己hi~不知道她怎么的每天都可以这么活力四射出去应酬。

  也不知道她跟她honey怎样了,因为貌似她对去广州兴趣没我浓。

  郑晓虾貌似还是个很幸福d小女淫,暂不作评论~

  平安夜呢~

  XX,给我做大的感触就是这泸沽湖,有人戏称前往泸沽湖的路是一条天堂路,因为当你一步步走向女儿国,最终抵达,望着神话一般的泸沽湖,你就会得到重生。前往梦想的路永远不会轻松自在,因为,人类的劣性导致我们总是忽视轻易得到的。于是,费尽心血,用父母赐予的发肤走过的荆棘才会让我们珍惜。

  也许,本没有想到一定会在今晚写下这些琐碎,但是,银色的平安夜,于9点教堂敲起的弥撒钟却让我的脑海不自觉地回顾着一年的点滴。于是,我用我的平安夜纪念我的XX,我22岁完整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