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2019年郎平在外执教的故事

2019-10-14

  随着女排再次夺冠,女排主教郎平再次走入人们的视线,郎平故事并非一帆风顺。相反她选择了一条很坎坷的道路。

  郎平,1978年入选国家集训队。凭借强劲而精确的扣杀而赢得“铁榔头”绰号。曾入选中国体育劳伦斯奖第二届(1980年)十佳名单。2017年2月14日晚,郎平当选感动中国2017年度人物。2017年3月25日,郎平获得“影响世界华人大奖”。郎平,她拦击困难、挫折和病痛,把拼博精神如钉子般砸进人生。

  世界冠军第一次为钱卖命

  1987年,郎平放下排球事业,赴美求学。先是住在朋友家,后来,为了不麻烦朋友,她一个人租房住。对于14岁就进入国家队的郎平来说,她不仅不会烹饪,也不太会照顾自己,而且,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常常靠朋友接济。郎平第一次被钱困住了。

  世界冠军的荣耀已经在她身上黯淡下来。1989年,郎平踏上意大利摩迪那这座陌生的城市。此次到意大利,她的身份只是一个打工者―去摩德纳俱乐部打球。

  摩迪那是一座洁净而典雅的城市,拥有全球闻名的法拉利车队和歌星帕瓦洛蒂,也是意大利排球运动的中心。初到陌生的国度,郎平觉得事事不顺心。她吃不惯俱乐部的饭菜,经济压力让她失眠。更让她难过的是队友们的排外。年轻气盛的队友们觉得,郎平虽然曾带领中国女排数次夺冠,可她已经过了运动的最佳时期。她们联合起来排挤她,只要看到她对着饭菜皱眉,就马上向教练打“小报告”。在平时的训练中,由于有旧伤在身,郎平不敢剧烈运动。教练说她端着世界冠军的架子不放,训练时“心猿意马”。教练狠狠地说:“这里不是中国,没有人把一个和自己国家无关的世界冠军当宝贝一样整天捧着。如果你要人家当你是宝贝,就要认真训练,带领全队夺得冠军才行。”

  面对教练的批评,郎平委屈地流下了眼泪。从这天开始,郎平托朋友寄来最好的止痛药,给自己加大训练强度。

  第一场正式比赛的前一天,由于运动过猛,郎平的腰部肌肉拉伤。考虑到自己在队里的处境,她没对任何人说起受伤的事。第二天比赛时,郎平首发出场,只能用一条腿做支撑,却还是奋力地左右移动扑救。尽管被伤痛折磨得脸都变了形,郎平还是以顽强的毅力和队友取得了第一场胜利。接下来的两场比赛,郎平咬紧牙关坚持着,最后的比分是3:0。

  在更衣室,队友们都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如何庆祝这场以弱胜强的胜利,而郎平一个人冷静地坐在一旁。回到宿舍,她给每个牵挂她的朋友打电话,然后向妈妈请教怎样做红烧排骨。

  俱乐部的饭菜太不合口味,她要做一顿丰盛的佳肴犒劳自己。

  就在郎平一手握着电话,一手根据妈妈的指点往锅里放着作料时,门铃响了。队友和教练们一进门就大呼小叫说“好香”,带来了许多美食的她们,是来感谢郎平的。这一晚的饕餮大餐之后,郎平和俱乐部队员的关系和谐起来。

  “这就是行动的力量。”郎平常常这样对自己说,“与其抱怨别人,不如做出成绩,让别人反思对你的态度。”就这样,郎平所在的摩德纳队有了奇迹般的提升,于1990年夺得意大利杯赛冠军。这是摩德纳队有史以来第一次夺冠。

  由于伤痛困扰及俱乐部经营不善,郎平被迫离开摩德纳队,再次回到美国。她一边在新墨西哥州继续完成学业,一边担任新墨西哥州大学女子排球队教练。

  1994年11月,巴西举行第12届世界女子排球锦标赛,郎平一直守在电视机前关注着中国女排,结果让她大吃一惊:昔日中国女排的王者风范荡然无存,只获得第8名!郎平暗暗发誓,只要祖国需要,她一定回国。

  1994年年末,中国女排主教练栗晓峰迫于舆论压力递交辞呈。郎平受命于危难之中,成了中国女排主教练。

  郎平带领国家女排从低谷一点点往上爬,4年中,中国女排在世界大赛上达到最高点,摘取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银牌。郎平获得了当年“世界最佳教练员”奖。1998年12月,带领中国女排姑娘们在曼谷亚运会女子排球赛上夺得冠军后,郎平激流勇退,辞去主教练之职。

  “中国马拉多纳”难承欠薪之痛

  1999年,回到美国的郎平正在犹豫选择哪家俱乐部时,她没有想到,9年后,自己会以教练身份重返意大利摩德纳队。摩德纳队新老板给她打去电话,希望她能重返意大利。

  郎平本希望队员都能刻苦训练,但是在意大利,不能越过法律超时训练。而且,摩德纳队的选手来自8个国家,基本是世界二流运动员,打法多是欧洲型,网上有高度,但技术较粗糙,需要在训练中反复揣摩和领悟。

  开始,只要郎平加强训练强度,队员们就有不满情绪。有队员还威胁说,如果再随意增加训练强度,她们就到俱乐部去抗议。郎平没有反驳,她意识到国情不同,训练方法也应该不同。

  一波未平,又起一波。为满足虚荣心,几个队员都要求当主攻手,为此大打出手……

  郎平默默地忍耐着,在风波平息的这段时间,她抓住机会,在训练中将亚洲的打法慢慢融入,渐渐将难度提高。潜移默化中,队员们逐渐接受了她们原本吃不消的高强度训练。

  2017年5月,摩德纳队捧回渴盼27年的欧洲联赛冠军杯。那一夜,整个摩迪那城沸腾了。郎平成了这座城市的英雄,性格外向的意大利人用直白的方式庆祝胜利。当地的报纸,几乎每个星期都有关于郎平的报道,他们用尽了赞美的词汇:“她是中国的马拉多纳。”摩迪那市市长在接见郎平时,感谢她为摩迪那市所做的一切,并送给她一座圣女雕像。

  处在赞誉中的郎平没有兴奋和骄傲,对她而言,“冠军”这个词不再新鲜。她向俱乐部请了1个月假,去美国看女儿。自从1995年她与白帆离婚后,女儿一直随爸爸在加利福尼亚生活,郎平只有在假期才能跟女儿见面。职业联赛生涯中,她一有时间就飞到美国陪女儿,她觉得亏欠女儿太多。

  等郎平回到俱乐部时,更大的问题出现了。受美国“9?11”事件影响,全球经济不景气,摩德纳队欠薪日益严重,整个赛季仅发了1个月工资。运动员拿不到工资,情绪波动,训练一直处于低潮。

  虽然郎平无力改变俱乐部现状,但是,她赢得了全市人民的尊重,甚至有人发起民间募捐,要让这个赢得荣誉的冠军队继续保持下去。可是,俱乐部运转要靠庞大的资金,民间捐款对它而言只是杯水车薪。1年以后,郎平虽再次率队获得欧洲联赛冠军,但俱乐部彻底破产了,辛苦了两年多的郎平只领到1个月的薪水,她在疲惫和经济窘困中离开了意大利。

  为女儿执教美国女排

  2017年夏天,郎平回美国陪伴女儿,同时接受朋友的建议,到一家条件很好的医院彻底检查身体――由于长期高强度训练,她的右腿韧带部分黏连,左脚踝有碎骨存在;由于精神长期高度紧张,有长期失眠症状。医生认为,郎平至少要在医院呆5个月,才能保证身体和精神康复。可是,郎平寂寞地提前回家了。

  夏天结束后,女儿重新回到寄宿学校,朋友们都在忙自己的事业,没有人陪在她身边。本来,与前夫离婚后,郎平在美国曾有一个非常知己的异性朋友,两人一度擦出爱的火花。可是,没等火种燃烧,郎平就临危受命回到中国。千山万水阻隔了他们的交流,这段原本浪漫的爱情之花凋谢了。

  2017年11月,意大利势力强劲的诺瓦那队主教练突然辞职,在诺瓦那队效力的国家队前队员何琦焦急地给郎平打电话,请她再度出山。郎平考虑良久,答应了。她觉得,一是诺瓦那俱乐部财团势力雄厚,不可能像摩德纳俱乐部一样拖欠薪水;二是女儿正在成长,美国的消费水平高,她应该多挣些钱……她再次飞赴亚平宁半岛。

  由于有在意大利联赛执教的经验,郎平率领的诺瓦那队在2017―2017年赛季里,先后赢得意大利超级杯和意大利杯赛冠军。在联赛最后一轮,却与冠军失之交臂。这一切,是主攻手克瑞斯蒂娜造成的。克瑞斯蒂娜是队长,为了打联赛,她竟然瞒住自己怀孕的事实。直到有一天训练时,郎平看到她连起跳都困难,一问才知道她已怀孕4个月。而那时联赛已经开始,错过了引进球员的时限。

  郎平比以往更加疲惫,失眠症越来越严重。这个时候,惟一能给她鼓励和安慰的就是给13岁的女儿通电话,听听那个刚上初一的女孩假装成熟地“教训”她:“妈妈你是大人,更应该懂得照顾自己啊。”

  虽然女儿有父亲照顾,但毕竟是女孩子,而且已经到了青春期,郎平觉得自己应该和女儿靠近一些。就在这时,郎平再次接到美国排球协会的邀请――担任美国国家女排主教练。

  郎平非常矛盾。一方面,她非常想接受邀请,因为那样就可以陪伴女儿;但另一方面,一旦她接手美国女排,将面临和中国女排对抗的尴尬局面。

  在痛苦的抉择中,郎平决定征求中国大众的意见。“如果所有中国人都反对,我宁可牺牲女儿,也不接这个教练。”

  人们纷纷表达对此事的看法。大家认为,此时的美国国家排球队连古巴、俄罗斯、巴西都打不过,属于二流球队,而美国排协只要求郎平带队获取2017年奥运会参赛资格。届时,中国女排最可能的对手还是古巴、意大利、俄罗斯、巴西等队,人们担心的中美两队一决高下的情形出现的可能性极小。

  越来越多的人理解了郎平。“为了中国排球,郎平苦了这么多年,把家把孩子都丢了,现在是该为自己考虑一下的时候了。”这些话,让郎平特别感动。

  2017年2月8日,郎平终于决定接受美国国家女排主教练职务。2017年5月,在结束与意大利诺瓦那队的合约后,她踏上去美国的征程。在那里,她可以实现一个普通女人的心愿:和女儿在一起。

  对于她的选择,我们只能送上最美好的祝福。郎平故事正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