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医生一年实习总结

  明天我就离开我实习将近一年的实习医院,不否认它有让人不满及无奈的地方,但它又确实给了我学习及锻炼的平台,所以在心底更多的是感激,多少会有些不舍。这里的人和事不完全完美,但也值得记忆。走过留下痕迹。

  回想这近一年的实习医生生活,我努力过,放纵过,积极过,消沉过,哭过,笑过。这过程比当初想象的要复杂些,偏差于美好。现实与梦想的落差,我接受了。不能改变就适应吧。一直我都觉得想得到想要的就要先付出。如果不付出也得到了,那很幸运。可是谁一直被幸运倦顾了?没有吧。

  适应的过程

  让我学会适应的第一个科室是:普外科,泌尿外科及脑外科的合并科室,这里形成了我的实习医生的风格。我的直属老师是普外科的。那天被老师领到科室的即刻就被带到手术室去了,还完全没心理准备。当然那次我没上台,老师说:这次你就先感受下这里的气氛吧,下次再上台。当我看到老师拿着手术刀在病人的术口切时,我好紧张,想:就这样切了吗?真的的切了喔!尽管在学校时在尸体上切过,在活人身上还是觉得害怕。这只是开始。

  开始逃脱不了的命运:开验单、拿病历、送病历、拿验单、贴验单、送病人去做检查、写病历。有人不能接受,抱怨:我是来学习的,怎么像打杂似的。我想:是啊。怎么这样子?但再想想:如果老师教我,那我帮老师干些烦琐的事也不过分吧。做完了老师会有时间更耐心教我吧。现在还没完全进入机器人时代,分工不会那么清楚吧。结果我还是很乐意干打杂的事。当是学习的一个过程吧。

  刚开始什么都是痛苦的。比如写病历,起初不怎么会问病史,曾因病人不配合,我被气哭了。写一份病历,少则重写两三遍,多则重写上十遍,花好多时间。我觉得不会比公鸡下蛋容易。过度了就好,熟悉后再写一份病历40分钟左右就行了。再比如初上手术台前也是很痛苦的,从洗手、穿手术衣到戴手套一直被手术室护士盯得紧紧的,常常被骂。以致我一度对穿手术衣及戴手套有恐惧感。“你有没有无菌观念!”“你会不会戴手套!”“注意你的无菌范围!”有时我觉得我没错,心想:跟你有仇啊!虽然很不爽,但我还是会按她们的意思去做。终于一天她们严肃的脸变得温柔了。

  刚开始上手术台时,我只有看、拉钩、打打结及剪剪线头的分,可我还是很喜欢上手术。没多久,不知是机会来了还是什么的, 我可以当第一助手了,术后,小余老师很高兴说:很好,助手就是这样当的。好的助手不用主刀说什么,也知道该干什么。此后小余老师很放手,我有了更多的动手机会。即使不缺人,我也还可以做第一助手。可惜那一个半月没机会当上主刀。

  出了第一个科室,到其他科室,无论是有手术的科室还是没手术的科室的适应过程都差不多。老师都是从不放手到放手逐渐过度。

  各科的直属老师

  普外科:小余老师是个认真、谨慎、友好的老师。那次当第一助手后他常会对别的老师说:她—我的大弟子,很不错。对我就说:如果我女儿有你那么大就好了。我觉得他很会说话。刚开始时我问病史时没注意到要保护病人的隐私。他告诉我要注意保护病人的隐私,如果涉及到要独问,不要给病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小赖老师呢是个淡定、爱开玩笑、友好的老师。他写的字很难看。一次写病历他重复写了一句,他大叫:都是你的害的。我一看当然幸灾乐祸:哈……你要重写了。结果他没重写说:我没看见。就继续往下写。我当时就傻了:这也行?后来我写的字越来越丑了。每次遇到急诊我都会很慌张。他总是很淡定地说:别慌,慌什么?慢慢我学会淡定了,连说慌都容易些了。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