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社会实践报告——农村大学生花费调查

  暑假社会实践报告——农村大学生花费调查 

  中国有13亿人口,其中有8亿是农民,中国有大学生1500万,其中过半是来自农村。尽管市政府每年投入了大量资金来发展教育事业,然而在庞大的数字面前,这笔钱无疑是杯水车薪,政府对那些偏远山村仍旧是鞭长莫及。虽然我国已经基本实现了小康水平,温饱问题早以解决,人均收入已经突破1000美元并且正向着3000美元迈进。然而这些数据和成绩无法颠覆80%的财富集中在20%的手里这句至理名言,平均并不代表全部。曾经有一位著名的学者说过令普通百姓至贫的原因有三个,其中之一便是供养孩子读书。  

  以四川地区05级大学生为例。小学六年平均每学期的花费是300—400元,折中算来就是每年700块。而1993—1999年这段时间的经济情况是:粮食亩产500千克,政府对粮食的收购价格是1元每千克;一家四口以每人田地1.2亩计算则一年可收获粮食2400千克折合人民币2400元,四川地处亚热带,为一年两熟。冬季种植的经济作物油菜的产量是150千克每亩,如果所有的田地都种上油菜,则可得油菜720千克,市场收购价格是2.4元每千克卖光后可收入1728元。如果一年四季风调雨顺的话,则全年收入为4128元,除去化肥,除去农药,除去一家人的基本口粮后,每年700元应该不是大问题。当然,这个家庭的一家之主还要会持家。初中三年,即1999—XX年。每学期的学费上调为600—700元,而这时期的粮食价格也有所上浮,为1.4元每千克,在其他没变的情况下,一年家庭收入增加值为0.4乘以2400等于960元,学费支出增加600元。因此,在国家大力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普通家庭还是基本能够承受的。  

  高中三年,XX—XX年,学费陡增至1800元每学期。由于高中主要集中在城市,大部分农村学生不得不选择住校,因此每学期的花费又要增加200元住校费加600元生活费。这样下来,每学期的花费就达到了2600元这样一个对农村学生来说是天价的数字。与此同时,水稻价格稳定在0.7元每市斤,油菜价格浮动在1—1.5元每市斤之间,普通家庭的年收入在4300元左右。一半及其以上的家庭因无力承受如此高昂的费用而被迫让孩子辍学。一些家长为了让成绩优异的孩子继续读书,采取了三种方式。方式一,转向养殖业和种植经济作物;方式二,外出打工;方式三,大举外债。众所周知,02—XX年相继爆发的非典和禽流感让养殖业步履为艰,猪链球菌病和口蹄疫以及鲜为人知的中俄生猪出口谈判的破裂更让养殖业雪上加霜。当因未拿到工资而跳楼自杀,因工资被拖欠而有家难回流落街头等事例屡见不鲜时,当一次又一次去借债被拒之门外时,我们的农村父母拿什么去让孩子继续读书?经过三年的挣扎,一半的家庭可以用一个词来描述——家徒四壁。  

  XX年,高考,大学!!!教育部提出了一个响亮的口号:“一个都不能少!”国家助学贷款为农村学生提供了通向大学之门的绿色通道,每年6000的助学贷款让孩子们欣喜若狂。然而,XX年,一些大学相继将学费提升了20%,学费上涨到5000每年,加上住校费生活费学杂费,6000块显然是不够的。我曾目睹开学时一对来自农村的父子在一堆毛票前数了又数,眉头快拧出了水。对没有固定收入的农民来说,每月两百多块的生活费(最低估算)绝不是小数目。卖鸡蛋也要卖五百多个,这需要17只以上的母鸡每天下一只蛋,当然,没有一只鸡能保证它每天都下蛋。据统计结果,05级新生中农村学生到2月14号离校为止,他的花费在8200~~9200元。一家四口不吃不喝也要攒上两年半……  

  利用此次寒假时间,通过我在几处地方收集到的数据和对一些家庭的走访,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写出了这篇实践报告。目的之一就是提醒那些沉溺于网络或者花前月下荒废学业甚至自暴自弃的农村同学,希望重新找回自己,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父母,对得起洒在黄土黑地上的每一滴汗水。 

  写这篇报告的初衷是我们们学院一位农村同学因为失恋离家出走最终客死他乡,令人悲痛之余更令人气愤,他一个人也对不起!(集的数据仅限于四川成都、绵阳以及周边地区)  

  后记:令人振奋的是XX年教育部出台了一套农村学生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全免的新举措,农村家庭的负担将得到进一步减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