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灾后思想汇报

  党支部:

  我们深知,没有哪种灾难像心理危机那样给人们带来持续而深刻的痛苦。想到汶川地震中那些劫后余生的人们,有的是丧失父母的孩子,有的是丧失孩子的父母,有的幸免于难却身体严重残缺,灾难给人们留下一道深邃的伤口,有身体上的,更有心灵上的。而我们,拿什么奉献给灾后的孩子、灾后的同胞?用什么样的力量弥合伤口,驱逐悲伤,鼓励他们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

  古人说过,哀莫大于心死。或许很多人已经注意到,不少心理专家对幸存下来的孩子及时给予心理抚慰时,打开孩子心灵通道的第一句话往往是问“你长大了想当什么”、“你的梦想是什么”。显然,这不是一堂提供成功之道的普通励志课,而是一堂给生命加油打气的特殊的生存课。我们看到,一提到梦想,很多孩子暂时远离了现实的疼痛,回守心中曾有的梦想,那些如花的青春面孔、稚嫩容颜不再目光空洞,表情木然。梦想是生命飞得更高更远的翅膀。通过心理抚慰,我们应该让孩子们知道,只要心不死,梦想就不会破裂,失去了手臂,一样还可以有翱翔天空的翅膀;失去了腿脚,一样还可以走更长的路;失去了父母,一样还可以沐浴着更多“父母之爱”的呵护茁壮成长。

  我们深知,爱就是哺育梦想的阳光雨露。在震后灾区,一个3岁的孤儿逢人就叫“爸爸妈妈”的场景令人动容。很多孩子们顷刻间失去了父亲母亲,但不意味着从此失去父爱母爱。面对几千双地震孤儿的眼睛,不同地方的人们几乎同时选择了同一种行为“今世有我牵你的手,给你温暖的家”。看一看报道我们就会感受到爱的音符。尽管民政部门反复强调,灾区孤儿的准确数字有待进一步核实,领养孤儿的程序尚未正式展开,但是各地数以万计的家庭申请认养地震孤儿的热切愿望,使得一些地方开通的热线电话“几乎被打爆了”。

  我们也悲伤地看到,5月21日那一天,绵竹富新二小的废墟上,挤满了前来祭奠遇难学生的家长。捧于家长胸前的相框内的,是127张曾经鲜活的脸。眼看孩子一天天长大,父母心中饱含的希望和梦想也在一天天发芽,然而,灾难降临,一切戛然而止。

  我们深知,灾难像利刃一般,猝不及防地扎进了很多父母的灵魂深处。此时的灾区有很多失去孩子的父母,一夜之间容颜衰老,木然的表情下面隐藏着刻骨铭心的黑色记忆。“希望没有了,怎么活下去”成为他们必须跨越的人生之坎。

  我们深知,心理抚慰不能忽视这些丧失子女的父亲、母亲,他们虽然比孩子们懂得什么叫灾难,但某种程度上,他们的心灵可能比孩子们还脆弱。帮助他们恢复生活的勇气、重建对生活的信心,也是灾区重建的一项基础性工作。让爱编织一双隐形的翅膀,让他们还能有希望、有梦想,就能够带他们飞过绝望。给他们的精神疗伤,不能止于简单的几次心理辅导和干预,需要持久地帮助他们,激励他们,激发他们自我疗伤的能量,重拾生活的希望。

  印象中,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失去心爱的孩子后,她的生活一度也曾失去了阳光,后来有一天她选择到祖国的大西北植树治沙,那曾是孩子的梦想和理想。这位母亲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这一件事情上。几年后,看到树木渐渐成林,这位母亲说,她就像看见了孩子的笑容,听到孩子在说“妈妈,我最放心的是,您过得比以往更好”。继续孩子的梦想,完成孩子的理想,那也是努力活下去并活得更好的信念和支撑。因此,我们想说,梦想的花朵不会在废墟上全部枯萎。一些人的生命可以被废墟瓦砾掩埋,但他们的梦想会以别样的方式继续。延续梦想,生命变得更加坚韧和顽强。

  我们深知,失去亲人的创伤只有在亲人的关怀中才能抚慰,只有在亲人的怀抱中才能够平复。抗震救灾面临许多困难和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大量孤儿、孤老、孤残需要安置和抚慰。让孩子们找回曾有的梦想,让父母们重新埋下生活的希望,让孤老们有一个安详的晚年,这些都应成为我们捐款之后的长久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