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金庸逝世一周年感想体会5篇_金庸逝世一周年纪念

2020-03-29

  20xx年的10月30日,武侠泰斗金庸先生逝世,享年94岁,今天是老先生的一周年祭。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些感想体会,供大家参考。

  20xx金庸逝世一周年感想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

  20xx年的今天,武侠小说泰斗金庸(本名查良镛)逝世,享年94岁。

  金庸先生曾说,他只是个讲故事的人。

  如此谦逊儒雅大家风范,连同他的武侠小说,成了一座难以比肩的高峰。

  去年的告别仪式,有一副对联仍然记忆深刻:一览众生。

  的确,金庸先生笔下的江湖,快意恩仇,念痴情,荡清波。最终,成就了他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

  这个时代需要好故事,给更多迷茫的人希望。

  有很多人都喜欢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不单单是因为这些故事滋养着灵魂,更是因为他对中国文学创作以及当代许多文人有着更深刻的启发。

  比如《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和《鹿鼎记》等,都是好故事,都有着多种解读的可能性。

  在不同年龄阶段,都会品读出不同的味道。

  那么就像是一部作品,写着的人和编辑的人,甚至是读书的人,都在故事之中。

  这很难得。

  作为中国侠文化文学读本的武侠小说,追根溯源,可以从研究《史记》中的《刺客列传》和《游侠列传》。这些文字记载着为主人卖命的侠客和崇尚自我精神的侠客。

  因此,再看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他的主要贡献也在于将中国传统文化的儒、墨、道、佛以及国民文化紧密融合,流露出的侠义精神和文化形态各异的人物,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他所坚守的价值观,而这些都是被人津津乐道的所在。

  有人曾赞誉:“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

  经久不衰的作品不多,能跨越时空打破界限,又保持着与俗世的距离。

  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展现充满魅力的武侠世界,那是神秘的世界,所以故事好看了,韵味也悠长了,也让人生丰厚了。

  今天,我们怀念金庸先生!

  我们感恩他笔下的江湖世界,更感恩当代无数前辈耕耘的文坛,望后继者无数,也能尽显快意恩仇。

  20xx金庸逝世一周年有感

  20xx年10月30日,农历九月廿二,一代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去世,享年94岁。

  “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去年今日,襄阳城为金庸点亮烛光,无数读者在网上表达追思。参演金庸小说改编影视剧的演员们,也以角色之名送别大师。

  金庸葬礼上的那副横联“一览众生”,表达着他对芸芸众生的体察。犹如他的两支笔:一支写武侠,雕刻人生百态;一支写社论,道尽世间冷暖。

  年轻时,金庸曾以林欢为笔名,为长城电影公司编写剧本;也曾以姚馥兰为笔名撰写电影评论。后来,他与梁羽生定下武侠小说之约,将名字中的“镛”字一分为二,就有了我们现在熟悉的名字。

  自30岁左右创作《书剑恩仇录》开始,到1972年的《鹿鼎记》正式封笔,金庸共创作了15部长、中、短篇小说。“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只有14个字,却是几代人的青春记忆。

  除了小说家,金庸还是学者,是报人。“做学问是自己得益的,可以有快乐的。”金庸曾说,“学问不够,是我人生的一大缺陷”。

  20xx年,81岁的金庸为修读英国剑桥大学博士学位,特地飞赴当地上课,引起不少关注。20xx年,他获得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

  而至于办报,则从更早的时候就开始了。中学时,金庸开始向东南地区的一家大报《东南日报》投稿。

  他早年曾在上海《大公报》、香港《大公报》及《新晚报》任记者、翻译、编辑。1959年他创办香港《明报》,任主编兼社长历35年。

  他曾说,自己“办报是真正拼了性命来办的,写小说是玩玩”。

  20xx年10月29日晚,曾拍过《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神雕侠侣》的导演张纪中,在微博上发表长文悼念金庸逝世一周年。他写道,你虽离去了,可你的精神早已融入祖国的山川大地,融入了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我想,你与我一样坚信,侠是中国人骨中的风神、心里的情怀,武侠精神是真正的中国精神。”

  其实,侠客精神在中国源远流长。司马迁在《史记》中专门写《游侠列传》,李白写《侠客行》,施耐庵写《水浒传》,清代有《三侠五义》。侠客们被世人向往、尊重,也让江湖充满了个性的光辉。

  都说武侠是成年人的童话,而金庸的作品让侠客精神在当代得以流传并重新演绎。在书里,金庸为读者构建了一个武侠江湖。有《笑傲江湖》的波诡云谲,有《天龙八部》的义薄云天,也有《白马啸西风》里简简单单的儿女情长…他的作品,还曾被多次拍摄、制作成影视作品,影响好几代人。

  侠是什么?是道义,是家国。而在金庸小说里,它有了一个个具体的人物,是有情有义的乔峰,是孝义爱国的郭靖,是豪迈不羁的令狐冲……

  有网友说:“我对江湖的憧憬以及个人身上的侠气都是因为先生。”马云也曾在微博上悼念,“若无先生,不知是否还会有阿里。”他还敬上挽联,“一人江湖,江湖一人”。

  有人曾经问金庸:“人生应如何度过?”他也有一个侠客式的回答:“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一年过去了,先生虽逝,侠义永存。

  20xx金庸逝世一周年体会

  10月30日是武侠小说大师金庸逝世一周年的日子。10月29日晚,张纪中通过微博发表长文以及和金庸生前的合影,纪念先生逝世一周年。张纪中在微博中写道:“査先生,这一年来,我总是思念你,时常想跟你说说话。你虽离去了,可你的精神早已融入祖国的山川大地,融入了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我想,你与我一样坚信,侠是中国人骨中的风神、心里的情怀,武侠精神是真正的中国精神!我也将在你的指引下,用作品传承武侠精神,终生沿着弘扬武侠精神的道路走下去!”

  张纪中长文中从“侠,别是一家”“侠,是中国人的骨中风神,心里情怀”“武侠片应永远以传承中国精神为本”三个方面讲述金庸的武侠风,来纪念查先生。

  文末还对拍摄《飞狐外传》做出承诺,称:“《飞狐》一路遭遇诸多变动、障碍重重,其中心焦难以言说。而侠情侠骨当前,自该百折不挠,我们一定会将这部《飞狐外传》创作好,拍摄好,呈现给观众!”

  20xx金庸逝世一周年心得

  20xx年10月30日,

  金庸逝世。

  这么写未必合适,

  但真的忍不住想,

  如果能看到今日香港,

  大侠会不会心痛……

  此前报道:再见,金庸。

  20xx年10月30日,据多家港台媒体消息,一代武侠小说泰斗查良镛(笔名金庸)病逝,终年94岁。

  金庸去世当晚,襄阳日报官方微博发起“为他点亮襄阳城”的活动,一群金庸迷来到了古城墙下,用白色蜡烛寄托哀思,以此为金庸送别。

  金庸,原名查良镛,生于1920xx年3月10日,是浙江海宁人。查良镛于1940年代后期移居香港,其后以笔名“金庸”著作多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在其最经典的“射雕三部曲”中,襄阳这座城市曾被无数次提起。

  据襄阳日报报道,整个宋代,襄阳抗金、抗蒙、抗元,战火和流血已经刻入了这座城池的风骨之中。在金庸“射雕三部曲”的渲染之下,襄阳几乎成了一个侠义殉道的象征。

  《神雕侠侣》中,蒙古南北两路大军夹攻襄阳,在城下与宋军开仗数次,襄阳情势十分紧急。郭靖就是在这里,联合各路人马击败了蒙古军队。

  《射雕英雄传》里,外敌入侵,国家危亡时,郭靖和黄蓉夫妇二人义不容辞地选择保卫襄阳。

  郭靖和黄蓉的女儿郭襄,名字的由来也是因为襄阳城。当时,郭靖黄蓉夫妻镇守襄阳城,于是,就为战火中出生的女儿起名“襄”。

  金庸去世后,曾饰演郭襄的杨幂在微博告别,“一路走好,襄儿拜别”。

  金庸小说的影响力太大,以至于说起襄阳,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郭靖黄蓉守护的地方”。

  尽管“襄阳城”是金庸的著作中非常重要的元素,但遗憾的是,金庸平生从未来过这里。因工作原因,他几度想亲赴襄阳均失之交臂,后来因年事渐高放弃。

  湖北日报报道,几年前,有媒体邀请金庸回答了读者提出的100个问题,其中有这样一个问题:真实世界的武当少林,和笔下世界有何差异?

  金庸先生答道:“少林寺我在1982年去过,寺里和尚的武功肯定没小说里写的强,寺院也没我写的大……至于武当山,到现在我还没去过,武当山的真武观请了我好多次,我也没去。我本来还想去郭襄的出生地襄阳,可是因为坐火车不舒服,也没有去。”

  可惜,如今却是再也来不了了。

  侠客行,江湖远。既然无法再相见,襄阳的人们用满城烛光和金庸进行了最深情的告别。

  20xx金庸逝世一周年缅怀

  金庸先生曾说,他只是个讲故事的人。这话谦逊,却也真实。人类需要故事,如同需要米面。每个人从小就习惯于听故事或看故事,只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故事滋养我们的灵魂,甚至能决定我们将成为什么样的人。

  故事听得多了,看得多了,自然就会知道,好故事有多么难得。好故事如开放公园,有多种解读的可能性,不同的路径可见不同的风景,正如鲁迅先生说《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公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在金庸先生去世一周年之际,让我们一起来探讨,为什么金庸和他的作品如此迷人。

  金庸的故事很迷人。证据之一,是金庸小说畅销多年,流播广远。证据之二,是根据金庸小说改编的电影、电视剧作品层出不穷。改编金庸的投资者趋之若鹜,是因为金庸故事向来不愁没有观众和市场。市场检验故事的品质成色,胜于任何个人的权威独断。金庸小说改编几年一翻新,从另一个角度看,亦可解释为,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部改编作品形神兼备至不可逾越。

  金庸的故事很迷人,在于它说不尽,甚至说不清。说它是通俗类型小说,固然不错,它本就是武侠传奇故事;但严家炎先生说,金庸小说是精英文学对通俗文学改编的全能冠军,这话似乎更有道理。因为金庸的小说,既是武侠之书,也是情感之书,也是成长故事之书,也是历史演绎之书,也是文化思想之书。

  说金庸小说有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主题,当然很对,《书剑恩仇录》的红花会群雄及《射雕英雄传》的主人公郭靖的奋斗目标,就是保卫民族利益,彰显国家情怀。但是,说金庸小说超越了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却也不错,因为《天龙八部》的思想主题,就是超越狭隘民族立场的国际主义与和平主义。说金庸小说是传统文化的美丽结晶,当然很对,因为金庸小说中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典章文物构成的古典文化风貌,可慰藉现代读者的潜在乡愁;若说金庸小说有对文化传统的批判锋芒,却也不错,《神雕侠侣》中杨过的反抗,《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的追求,全都是针对礼教传统及其权力体系;《鹿鼎记》中韦小宝顽皮狡黠的大笑,更足以震裂农耕文明的琉璃屋,并彻底打乱专制传统的梦幻牧歌。

  要对金庸小说做全面价值评估,需具备足够的认知复杂度。

  金庸本人的故事,也很迷人。在他逝世后,李以建发表了《金庸的功夫,世人只识得一半》,该文重点是,金庸不仅是作家,也是时事评论家,作品包括30多年的《明报》社评,将近8000篇;以及署名徐慧之的“明窗小札”将近20xx篇;以及发表于《明报》“自由谈”专栏的“论祖国问题”系列文章(后结集为《论祖国问题》出版,作者署名黄爱华)。金庸时事评论文章,接近1万篇,论题包括中国大陆、香港地区、台湾地区、海外华侨,以及有关苏联及共产主义、有关当时国际热点问题,内容涉及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民生、意识形态和国际关系。

  金庸还是译者。他曾在译文杂志《时与潮》兼职,发表过大量译作。1950年后,他陆续翻译出版的作品包括:美国记者杰克·贝尔登有关中国解放战争的长篇纪实报道《中国震撼着世界》,英国记者R·汤珊逊写的长篇纪实报道《朝鲜血战内幕》等。

  金庸曾是影人。作为影评人,他曾以萧子嘉、姚嘉衣、嘉衣、嘉等笔名,在香港《大公报》开设“ 每日影坛”专栏,发表650 篇以上影评;又以姚馥兰、林子畅等笔名,在《新晚报》开设“馥兰影话”、“子畅影话”专栏,发表影评140余篇;进而,还以林欢、姚馥兰、林子畅、镛等笔名,在《长城画报》上发表70余篇关于电影的讨论文章。作为电影编剧,创作过20多个电影剧本,其中7个剧本被拍成电影。作为电影导演,他曾与老导演程步高联合导演过《有女怀春》,又与胡小峰联合导演了越剧影片《王老虎抢亲》。作为电影歌词作家,他创作并发表过《门边一树碧桃花》等十多首电影歌曲的词作。

  金庸的故事所以迷人,简单说,是因为他有讲故事的天赋,有坎坷而丰富的人生经历,以及对人性的敏感与深刻洞察力。此外还有些不可忽视的因素,即,因为书写时事评论,从而有深度的人世现实关切;因为他翻译外文作品,从而有广阔的全球文化视野;因为他研究戏剧和电影,从而有精湛的故事叙事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