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随笔:你给我的距离是一千二百六十八公里(一)

2020-05-26

  恍惚的世界里,每个人都似清晨沾着露珠的曼陀罗,看似相互依偎,并立而生长,身体却被雾气缭绕,静静地又冷冷地划出了彼此的距离,谁又能真正的了解谁。

  林给我发来了语音,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温柔、甜美、哀伤、以哽咽开场。

  背景海浪拍打沙滩、海鸥哀嚎长鸣:我对他说,对你老婆愧疚,她永远不可能知道什么,你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去补偿她,而我呢,你对我的伤害,我一辈子都过不去。

  人的眼睛外观是两种颜色:黑与白,所以看什么事,什么人,不是黑亦是白。但是,你仔细看,其实曈孔有黄、有灰、有棕、有混沌。

  黑又是什么?白又是什么?黑白把道德磨励成了两把利器:一把尺子,一把刀子。

  道德是一把尺子,现实是一把刀子,一把比一把尖锐,两者都是无情的,无情地催毁一切。所以,不要轻易给人扣上帽子。

  我坐在荷池边上,俯瞰一池萍碎,的信息来了:我正在去他的城市,一千二百六十八公里的距离。只是赴一场自己定下的没有结局的约,只是为了几天完整的相守。

  窗外的风景呼啸而过,我在倒影的玻璃窗里看见了自己的脸;苍白、无力、挫败、暗伤涌动。

  风来了,轻轻地拂过,我知道林生在一个四季如春的边陲小城,那里有着王夫人种下的满园曼陀罗,云淡风轻,苍山如萍叠翠,有着天下风花雪月的段王爷。

  娇小天真的林就是在这里,把自己坠入一个男人编织的网里。他用热情的火化成了衣,用焰变成了衫。温柔地给她披在了身上。这场爱,注定了把她烧的体无完肤。

  (文章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