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新年寄语

  在中国,正式或非正式的美术类刊物不少,《书画名家》是一本很独特的刊物,从创刊初期起,就有一个有别于其他刊物的思路,即立足于艺术家工作现场,聆听艺术家的心声,走进艺术院校,建立对话与沟通的桥梁,虽以“名家”为名,但介绍艺术家时则以艺术本身为取向,肯定青年艺术家的“新”,宽容他的“嫩”;虽以“书画”为名,但不局限于书画,工艺、设计诸多艺术都有所包容。办杂志不容易,办好美术类杂志更不容易。今天,《书画名家》已经有了自己的声誉,明年改版,我希望,一是在版式形式上进一步提高设计水平;一是在内容上有一个更高的要求,应追求艺术的深刻性,因为艺术本质上是哲学的;同时,它又是生活化的,处处皆艺术,杂志应在这两者之间游刃有余。

  ——李砚祖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艺术与科学》丛刊主编

  你们的杂志内容很丰富,关键是怎么把握这种丰富性,比如说:当代的、传统的、或者是装置的、或者是观念的、或者是理论的,还是把这个版块给集中,我觉得呢,集中后读起来就不会有切割开来的感觉。另外不妨也增加一点页码,考虑增加一个栏目──画家的微博,像陈丹青为什么给郭美美说话等。增加一点事件性的东西,尺度把握的好还是有些人喜欢看的。要增加一些艺术财经,艺术财经是不可忽视的,现在拍卖行的关注一些。做杂志不必有界限,不必有门户之见。图片的视觉张力还要加强。《书画名家》杂志还是挺有特点,很不错的。最后祝你们杂志在新的一年有一个新的起色。

  ——刘墨 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员

  我觉得你们杂志做的很有特色了,不妨出一些特刊,比如你们xx年九月份做的封面人物向京,可以专门做一期,这样做的比较充分,访谈、评论、生活、影像、甚至是争议等等都要有。当然把眼光放在作品上,是一个聚焦点,但不能让作品局限住。打开后能看这个人的生活、内心世界、观念以及这个容纳的一些文化符号啊等等。你像剪纸啊,也可以专门做一期,找一个文学者写一篇文章,梳理一下,找一些油画或版画风格相似的,寻找民间艺术与绘画的一种关系。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办的话会更加具有可读性,而且人们愿意看。这是我对你们杂志提出的一点建议,仅供参考。

  ——陈云岗 中国国家画院雕塑院执行院长、理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