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的关注中,孩子长大了

  苏州工业园区蒌葑镇泾园幼儿园 吕福鸿

  伴随着铃鼓悦耳的声音,区域游戏活动结束了。孩子们正忙碌着收拾着自己的区域角,收拾好的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一边和边上的小朋友说着自己刚刚玩的游戏,一边等待着老师等一会的讲评。我一边让坐在位置上的孩子不要大声讲话,一边看着每一个区域角整理的情况。这时,图书角的一幕让我的视线停留了下来。有四五本书没有放到书架里,乱七八糟的扔在了地下,还有一本图书《黑猫警长》,封面在书架里,可是里面的内容却在地上。我从地下捡起了这本书,压住心中的不悦,等孩子们都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我悄悄的走到了教室的前面。

  孩子们看着我严肃的表情,教室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我面代不悦的问到:“今天看书的小朋友,是谁把图书角的书弄的满地都是,而且这本《黑猫警长》的书,封面和里面地内容都被你们撕开了呀?下班了,看书的小朋友怎么没有把自己看的书放回书架里,扔到了地上。”孩子们先是静静的看着我,三秒钟的安静过后,有几个孩子异口同声的说:“轩轩!”又是轩轩。我生气的看向轩轩的位置,空的!位置上没有人,是不是去卫生间了?我走到卫生间,没有!这时,金老师从办公室走出来说:“轩轩爸爸早晨发信息说,孩子有点发烧,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身体没什么事情,明天来幼儿园”我觉得很奇怪:明明轩轩今天没来幼儿园,为什么孩子们还认为是他把图书扔到地上的呢?韦柯宇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小声说:“轩轩总是调皮还喜欢乱仍东西。”

  听到小朋友这样议论轩轩,我说:可是,轩轩今天没有来幼儿园,我们是不可以乱说的呀!这样的孩子不是在说谎了么?下次,我们小朋友要说自己看到的事情。可我转念一想,孩子们会异口同声地把这个不好的行为推到轩轩身上,无形中,也是我的过错呀。

  的确,轩轩是很调皮,早晨户外活动总喜欢抢小朋友的皮球,玩一会不想玩了,也不喜欢放到装皮球的箱子里。玩具玩好之后乱扔,不知道放回原处,在区域游戏时,轩轩喜欢到图书角看书,喜欢到玩具吧去玩汽车,每次区域游戏他几乎都会选择这两个区域。每一次图书角的书乱放,玩具吧的玩具弄到地上、桌子上,几乎都是他的杰作。因为孩子的这些行为习惯不好,我们和轩轩的妈妈沟通过,轩轩妈妈说:孩子在家玩过的玩具就不知道收好,奶奶让他收好自己的玩具,他不肯听。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好的行为习惯,我们在此事上总是引导他,总是跟在轩轩的后面提醒他:看过的书要放好,玩过的玩具要放回原来的位置,娃娃家玩过之后要整理一下,等等! 正因为轩轩调皮.我们在他身上倾注了爱心和耐心,从来没有因为他的调皮而嫌弃他、冷落他,相反地,我们总是特别关注他。这样,一方面无形中向其他孩子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轩轩是个调皮、不爱护图书和玩具的孩子;另一方面无意中把轩轩推到了众人目光的聚焦点.使他哪怕是小小的过失也暴露无遗,全部展现在了其他小朋友的面前。这显然不利于轩轩的健康成长,也完全背离了我们的初衷。

  每一个孩子在教师的心目中都是天平上两个重量等同的砝码,我们用心去平衡着每一个孩子在教师的心目中相同的重量。无论是淘气的孩子,还是乖巧的孩子,在我们的心目中都是平衡的。可是,我们却忘记了要平衡的给予孩子的表扬和批评孩子的态度。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