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考练习用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2020-07-27

  在播音主持专业考试中,自备稿件朗诵环节是考验考生朗诵能力以及对语言文字理解的重要部分,是成功的关键之处。那么在自备稿时我们该怎么做呢?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的守于播音主持自备稿件的范文,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男1:在远离繁华都市的西部天路上,在地上不长草、天上无飞鸟,飞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的高原恶劣自然环境下,有这样一群军人,他们与大漠为伍,与雪线作伴。高原反映、车祸事故,随时有可能夺去他们的生命。

  男2:年复一年,无怨无悔,我们就是这样,在滚滚车轮中渡过青春岁月,在雪域高原上走完军旅生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高原汽车兵。

  男1:我在西部采风,遇到了夜宿的解放军车队。他们告诉我关于一位汽车兵的故事。

  男2: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它。多么忧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

  男1:这是他最爱唱的一首歌,他生在江南,他是一名高原汽车兵。

  男2:他和我年纪相仿,有着青春的脸庞,曾经的生活充满了欢乐,

  男1:可自从当了汽车兵,他变得爱哭了。也是啊,他还是个孩子。

  男2:在他的家乡从不会下雪,他的爸爸告诉他,最好看的是雪景。但现在才知道,最不好看的就是雪景啊。下雪时,他哭了。

  男1:坐在驾驶室里,吃着冰冻的饭菜,他哭了。

  男1:他生在江南 却倒在大西北

  一片孤寂、渴望和憧憬,像云 被风吹散,他的欢乐、眷恋和年华,许多我追问的细节都沉淀在昨天,只留下一个心痛的背影。

  男2:数万里长路 折叠在二十岁的生命中

  有谁知道 他碾碎了多少烈日风暴 冰雪流沙

  左窗 飞掠荒芜的碱滩 右窗 转过数不清的险弯

  前灯照着明天 尾灯回望故乡

  男1:在野豆荚炸裂的山谷 格桑花点缀的悬崖

  一个年轻 刚毅的生命 在成长

  男2:每一次上线出发 举杯是必行的出征礼

  希望和嘱托都泡在酒里 一口喝尽

  路上保重 等你凯旋 是重复了一百次的话语

  男1:那是一条生与死拧成的运输线,

  搓板路 死人沟 断魂崖

  一个个毛骨悚然的名字 每分每秒都在他的脚下

  每前进一步都是他生命的升华

  男2:可那次 他再也没有回来

  凄厉的风暴 把他拉入谷底

  他的魂灵和六百多位战友方形的墓碑一起站立

  站立成路标 站立成心痛的永恒

  他曾经告诉奶奶 想他时 去看看西北那颗最亮的星

  男1:那天是妈妈的生日 他跳下车采了一把野花 插在车窗

  男2:他要把拾到的戈壁石送给爸爸

  男1:他想把珍藏的奖章留给梦中的她

  男2:将来 想去读大学

  这是他还没来得及说出的话

  男1:如今 他点燃篝火的小河,曾经放歌的山谷 和那悬咯血的地方,都开出了杜鹃朵朵。他的、他的车、他的书、他的琴都在无声哭泣。

  他生在江南 却倒在大西北!

  我手中那颤抖的笔 流尽了痛楚的泪迹

  男2:采一捧金灿灿的格桑花 我要为他轻轻地唱

  那坟前开满的鲜花 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呀

  你看呐 漫山遍野 你还觉的孤单吗

  男1:啊

  合:千里之外 千山之外

  在群星升起的地方

  我听见了

  那颗最亮的星 和我一起歌唱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独白:真没想到,我爷爷会跟我聊起中国梦这三个字,老爷子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在60多年前,他就跟着中国一个大大的英雄,走中原,下关东,对了,老爷子叫张喜庆,而那位大将军叫杨靖宇

  张喜庆:我叫张喜庆,我娘说,希望我出生能给家里冲冲喜,那年头,小日本闹得正凶,可我不怕,因为我打小就跟着靖宇哥,打小那会儿,他和特务打架,我就给他捡砖头,现在他成了东北抗联的司令,我就给他当个警务员,这一天,我们刚下了前线,靖宇哥突然叫住了我。

  杨靖宇:喜庆

  张喜庆:到,报告司令员。

  杨靖宇:行了,下了战场,还叫我哥。

  张喜庆:哎,嘿嘿

  杨靖宇:成天打小鬼子,累不累啊?

  张喜庆:不累,哎,对了哥,咱啥时候回咱村里看看呐,我想吃咱村口那杏儿了。

  杨靖宇:嘿嘿,就知道吃,行,回村儿之后,再给你说个媳妇,你都二十好几了,也差不多了

  张喜庆:我,我才不要呢,女人除了生孩子就会生气,还能干啥。嘿嘿,哎,靖宇哥你去城里五六年了,你咋没带说个嫂子回来呢

  杨靖宇:哎,其实,你有个嫂子,她叫夏儿,你夏儿嫂子真的和咱大山里的夏天一样的美,我们一起去过磁器口的茶馆,码头上的望江台,好多地方,每天晚上我都把她送到学堂门口,看着他上了他们家的车,就在车里,她还对着我偷偷的笑,就在那学堂的天台上面,我还给他下了跪,求了婚,她答应了!

  张喜庆:下跪,凭啥下跪!

  杨靖宇:你叫什么,城里求婚兴这个,你不懂。

  张喜庆:哦,哎,那后来呢? 杨靖宇:后来,后来她被鬼子抓走了,当时我就在旁边看着 张喜庆:啊!那为什么你不

  杨靖宇:因为我身上揣着一份全省地下党的名单!他知道这份名单在我手上,丫头一左一右带着她走的时候,她还回头对着我笑,笑的跟每天一样的甜,在那一刻我真想拿蹦了我自己!我连自己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活个什么劲!每次想到这些我的心里面都挖着疼,我一定要好好打鬼子。咱中国每少一个鬼子,天下的夫妻就少受一份这个疼。咱中国也少遭一天这个罪。

  张喜庆:哥,你说得对!那你说,假如没有日本鬼子,咱党和红伍还能干啥呀

  杨靖宇:喜庆,你记住,即便没有了日本鬼子,咱党和红军也会永远屹立在中国,党是什么?是全天下老百姓的梦想,总有一天,党会带着我们赶走鬼子,给我们一个有尊严,有梦想的国家,到了那一天,我的夏儿也会回来拉。。

  张喜庆:我懂了,那嫂子 独白:杨靖宇,摆摆手转身走了,这是他们哥俩最后一次聊起,理想和爱情,斗争越来越激烈,杨靖宇中了,只剩下喜庆一个人跟在杨靖宇身边了。

  张喜庆:我们在零下三十度的严寒中,被逼近了三道崴子沟,五六天没吃过一粒粮食了,我眼前一黑,就突然什么都不知道了,半夜时候醒来,手里多了一张纸。

  杨靖宇:喜庆,哥去帮你引开鬼子,别回来找,这是命令,对不起没能带你回去吃杏儿 张喜庆:我不吃了。

  杨靖宇:没能给你说个媳妇。

  张喜庆:我不要媳妇。

  杨靖宇:看到你嫂子后,告诉她我爱他

  张喜庆:你自己去说呀! 杨靖宇:替我们多杀几个鬼子

  张喜庆:不!后面的事情都是听说的了,杨将军被杀害前,鬼子将军亲自上山,向我杨将军劝降

  杨靖宇:笑(带有嘲讽,时间要长)呵呵呵呵,日本人,我杨靖宇,虽然只是华夏一匹夫,然我曾以堂堂七尺须眉向党宣誓,捍卫中国之尊严,今生憾,不能爱我夏儿,不能看到我中国梦圆,系能为国人梦想尽心,能为国家之命,今天我能血溅在这片山河之上,值了! 张喜庆:将军死后,日本人在将军的胃里找到的只有棉花和树皮,是捍卫中华民族的希望和爱一直撑着,才没有倒下

  独白:这个就是我爷爷给我讲的故事,他最后在北平找到了夏儿,给她带去了将军留下的一首诗:张眼江山五万素,方寸不让寇民虫,我自丹心埋焦土。

  合:明春自在国梦中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当那朵小花在这样的时节

  被我静静的挂上冰冷的墙

  我早已忘记 我是什么时候

  从一个孩子变成一个大人。

  当那个我一生中最爱的人

  被放进一个木匣子的时候

  除了心灵无法抵御的悲泣

  或许 还有一丝 释然的宽慰。

  当那幅一直陪伴我的影像

  像电影般演到了这个镜头

  夕阳的余晖与漫天的星辰

  都陪我赶去 看她最后一眼。

  当那声称谓 忽然之间静止

  化作心底深埋的无声的嘶喊

  梦,还能让我们继续说话儿

  并且高兴的聊上一个通宵

  当那串过去的往事被讲起

  我看见了 她带着妈妈 拉着舅舅

  背着小姨 还提着几十斤的煤渣

  气喘嘘嘘 步履蹒跚的背影。

  当那次 我以为普通的告别

  还是摸着她滑溜儿下垂的脸蛋儿

  我走了啊,下星期还给您带好吃的

  哎!哎 却攥着我的手指头 怎么也不肯放

  当那块火化成白色的小骨

  被我攥在手里 紧紧贴在胸口

  我能清晰的听见她在说

  好孩子!该好好的 孝顺你爸妈了。

  姥姥 没跟我讲过什么大道理

  在那一代人中,她太普通了

  但在她身上,我却看到了质朴 看到了坚韧

  看到了承受 看到了担当 看到了无怨无悔。

  我 曾经问过她,

  您觉得 人的一辈子 长吗?

  她 没有马上回答我,

  只是久久的 望着窗外青青的山

  像是把她的那个世纪 又过了一遍似的

  然后 默默的 点了点头

  我老了,就把我埋在这山上吧,

  好让我 看着你们。

  姥姥 走了十年了

  我一直把那个夏天 为她拍下的微笑

  封存在一个小小的像框里

  放在我经常可以看到的地方

  也是为了让她 经常能看到我

  经常的 跟她说上一句

  姥姥,我想你了!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很久以前,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我泛舟在西伯利亚的一条阴森森的河上。

  船到了一个转弯处,只见前面黑茫茫的山峰下面,有一支火光蓦地一闪,那火光又明又亮,好像就在眼前。

  我高兴的大声叫道:好啦,谢天谢地,我们终于可以到过夜的地方了。

  船夫扭头朝身后的火光望了一眼,又不以为然的划起桨来,“远着呢。”

  我不相信船夫的话,因为那火光明明就在那里闪烁。可事实上,船夫是对的,那火光离我们的确还远着呢。

  这些黑夜的火光的特点是:它能驱散黑暗,闪闪发亮,近在眼前,令人神往。乍一看,你只需再划几下就到了,其实,它还远着呢。

  我们在漆黑如墨的河上又划了许久。那一个个峡谷和悬崖迎面驶来,又向后移去,仿佛消失在茫茫的远方。而那火光却依然停在前头,闪闪发亮,令人神往,依然是这么近,又依然是那么远。

  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这样的希望之光,它不仅仅的在召唤着我一个人。然而,我们那生命之河也依然在那阴森森的两岸之间流着,而那火光,也依旧是那么遥远。

  我们只有用力划桨,因为火光啊,毕竟就在前头。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A:左满舵!

  B:满舵左!

  A:目标吉野,开炮!

  B: 1949年的秋天,我又回到了这片熟悉的威海。半个世纪以前,这里曾诞生了一支称霸亚洲的舰队,我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员。 那一年是个甲午年,一场战争将没落的中国推向了永劫不复的深渊。

  A:中堂大人,日本国屡犯我领海,炸我渔船杀我沿海百姓。此次海上一战更是击沉高升号,致使一千多陆军弟兄丧命。敌国战意已明,望中堂速速决断啊!

  B:尊敬的中堂阁下,日本政府让我转告您。这次海上一战,中国军舰打伤吉野,这是不顾国际公法的挑衅行为。因此日本舰队不得不打沉高升,追击广乙,以示惩罚。阁下,北洋舰队如果再轻举妄动,开出去惹是生非,我们中立国就很难讲话了。

  A:启禀中堂,适才罗皮尔先生转告日本政府之意乃是对我大清的污蔑。

  B:邓世昌先生!

  A:尊敬的罗皮尔先生。难道我大清保卫自己的江山是轻举妄动?难道我北洋水师出海抗击倭寇的侵略是惹是生非?难道倭寇卑鄙的偷袭不宣而战,反而是我大清在肆意挑衅?难到我们只有任人宰割坐以待毙你们才好说话?简直是颠倒黑白,一派胡言。

  A: 恕标下鲁莽!中堂,您如能下令,我北洋水师全队出海,全歼敌人于海上,这样才能确保我国土不受侵犯,我黎民不受涂炭,中堂三思啊!这是本岛百姓和水兵们的破敌条陈,他们请求朝廷立即和倭寇宣战。这民意不可欺,士气不可辱啊中堂!

  B: 英雄么,都事独的!在李鸿章这些北洋大臣还期待着西方列强从中调停的时候。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场蓄谋已久的战争,正在悄然的上演。1894年,清政府被迫对日宣战,海军人才紧缺,父亲被重新启用。

  B:邓大人,旗舰上的帅旗被打掉了。

  A: 挂起帅旗,命令经远、济远向我靠拢。前主炮瞄准吉野,左弦炮对准丘金州,以最短的时间打沉它。

  B:是!小林子,炮弹。看我把它的军旗打掉。目标吉野,放!打中了。这次打他的指挥塔,放!邓大人,吉野中弹逃跑了。

  A:好!兄弟们,追上吉野,一定要打沉它。王国成,给我玩命的打。王国成,为什么不开炮?

  B:邓大人。

  A:我问你为什么不开炮。

  B:我们的炮弹,打光了。邓大人,吉野掉转船头向我扑来。

  A:全体水手,前甲板列队。弟兄们,我们的炮弹已全部用尽。敌船正在向我们步步逼来。

  B:邓大人,敌舰距我们只有1500码了。

  A:弟兄们!吉野是倭寇的旗舰,如果将他 击沉,敌人的船队就不战自灭,我北洋水师将转败为胜。

  B:邓大人,敌舰距离我们只有1000码了。

  A:吾辈从军,保国卫民,如今只有一死。

  B:邓大人,吉野距离我们只有500码了。

  A:开足马力,撞沉吉野!

  AB:开足马力,撞沉吉野!(“野”将拖长时接“甲午音频4”至自然结束,炮声开

  B: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同一片大海,一支崭新的舰队轰正鸣着驶过我的耳畔。父亲,中国不再有侵略,因为每一个华夏儿女都会勇敢的站起来像您一样捍卫自己的尊严。他们永远不会忘了您,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

  AB: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