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去真正的评论诸葛亮的为人

2022-11-19

如何去真正的评论诸葛亮的为人 篇1

  尽管学者对于白帝托孤语的评价不一,但不难看出,以上诸论其实都具有一个潜在共识——即所有论者皆不否认诸葛亮本人对蜀汉政权与刘备、刘禅父子的忠心。正如明清之际的大学问家王夫之所云,诸葛亮之心,“必欲存汉者也”(《读通鉴论》)。不过,十多年前,沪上学者朱子彦先生根据汉末魏晋时代的权臣政治这一显著的历史经验,颇为大胆地提出了一个惊世之论——诸葛亮并不忠于蜀汉政权,而是作为专权之臣,把控朝政,并有取刘禅而代之的野心(《诸葛亮忠于蜀汉说再认识》,《文史哲》20xx年第5期)。朱文根据《三国志》的记载指出,蜀汉政权内部有诸多人士对诸葛亮大权独揽产生非议(如廖立、李严、来敏、魏延等)。但是,由于这类人士是蜀汉政治斗争的失败者,故其言论在史书中只是作为针对诸葛亮的“谤言”,而不被以往史家所关注;同时,蜀吴两国通过往来书信交流国政大事时,与吴主孙权对接者并非蜀主刘禅,而是诸葛亮,这一举动显然违背了君臣之职属;此外,诸葛亮死后,刘禅不再设立丞相,逐步“自摄国事”,也应是对诸葛亮专权的一种“报复”。

如何去真正的评论诸葛亮的为人 篇2

  同时,在诸葛亮执政的时代,蜀汉的重点战略是对外作战,因而军国大事都是围绕着北伐进行,所以政权的最高权力,肯定也是由诸葛亮及其丞相府幕僚所把持。而在诸葛亮死后,这一惯例也得以维持,蒋琬、费祎等继承者也都凭借丞相、录尚书事的方式,实现外朝首脑对内朝政务的主导。因此,将诸葛亮视为权臣,其实完全可以成立,在此基础上进而揣度其是否具有僭越之心,从逻辑上看亦未尝不可

如何去真正的评论诸葛亮的为人 篇3

  由于此论颇为离经叛道,文章即出,也一度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毕竟,诸葛亮作为一位千古名臣,其道德与功业皆是有口皆碑,垂范后世。即便是陈寿撰《三国志》时,对诸葛亮的军事才能稍有非议,认为其“连年动众,未能成功,盖应变将略,非其所长”(《三国志·诸葛亮传》陈寿评语),也会招致后人的怀疑。以致后世史家在《晋书·陈寿传》中以如下记载来“照应”其对诸葛亮的轻视:因为陈寿父亲为马谡参军,后其受马谡牵连而受“髡”刑,且陈寿又曾被诸葛亮之子诸葛瞻轻慢,所以陈寿出于报复的目的,故意贬低诸葛亮。

  当然,诸葛亮并不是神而是凡人。因而,将其将其捧至不可侵犯与质疑之神坛,既不可取,亦无必要。况且,如朱子彦先生对诸葛亮忠心的质疑,在史料文献中并非没有根据。除了朱文中所引述的史实,笔者亦发现,早在刘备为汉中王时期,就继承汉制,设置尚书台作为直接听命于最高统治者的中枢机构;而蜀汉建国后,诸葛亮以丞相之职,录尚书事,即以外朝首脑的身份同时参与内朝尚书机构政务;同时,刘禅时代的尚书台首脑,也都是诸葛亮亲信。可见,蜀汉政治的中枢一直由诸葛亮控制。而且,正如诸葛亮在《前出师表》中所言“宫中府中,俱为一体”,可见彼时刘禅在政治上并不独立,政令其实是完全出于丞相府。

如何去真正的评论诸葛亮的为人 篇4

  不过,尽管诸葛亮的确作为秉持军政大权的权臣,并架空了蜀主刘禅;但诸葛亮也确实始终忠于蜀汉,并无二心。二者都是不可否认的历史事实。后世学者之所以对刘备与诸葛亮的君臣关系产生怀疑,进而对后者的忠心加以揣测,其实正是因为基于以上两个事实,而产生的不同理解所致。笔者认为,历史研究本就是基于史料记载所作的推演与再现,既然我们无法亲见历史,自然也就无法百分之百地还原历史原貌,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结合其他历史经验与自身的经历来推测历史人物的动机与行为。可信的历史记载已经展现给我们的,是为兴汉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臣诸葛亮,如果抱定传统的道德动机论,我们当然可以毋庸置疑诸葛亮的忠心耿耿,况且诸葛亮留存于世的表章文字也都清楚地向我们展示了一位古代士大夫忠君爱国之本心。但是,史书中也同样清楚地记载了诸葛亮大权独揽、架空刘禅的事实。结合汉魏时代波诡云谲的政治乱局,特别是董卓、曹操等权臣秉政对于帝国中央集权的强力冲击,这种“主弱臣强”的权力结构,很容易被后人“嫁接”或“代入”到蜀汉政治的现实中去,这也自然会使学者进一步怀疑诸葛亮大权独揽的意图。身居丞相高位,工作不分大小多亲历亲为,“自校簿书”,“罚二十以上亲览”,没有放手着力为蜀汉政权造就和培养后续人才,以致造成“蜀中无大将,廖化充先锋”的局面。他最后选定姜维做接班人,也主要还是让姜维任事,对姜维如何定战略、如何处理内政,尤其是处理与成都朝廷集团的关系等方面,缺乏悉心培养指导。

如何去真正的评论诸葛亮的为人 篇5

  “那次我到成都去看武侯祠的时候,认为诸葛亮最吃亏的地方,就是没有解决好带人的这个问题,他就是太强调事必躬亲,但是实际上你要真带人干活,却都自己控制、把握着,别人就没法锻炼了。他那时候应该让姜维去主持战局,哪怕打了败仗再进行总结,也是好的。”

  “像马谡,诸葛亮明确规定了你应该怎么做,你没那么做,果然错了,因此蒙受了很大的损失。但其实在某些局部战役上,就是应该让他自己去设计,回来咱们再复盘,这样的话他才会成长。说蜀中无大将,这个话没有道理,前一拨人太强了,老占着这个位置,你让后一拨人怎么有机会锻炼成将材?我坚定不移地相信后面年轻人的智商、才干,绝不会比前面的差!”

  最重要的一个启示是,除了敏锐的洞察力和战略的判断力之外,培养人才,选好接替自己的人,恐怕是企业领导者最重要的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