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的军旅小说:心坎

2021-04-27

  01

  医院病床前。

  爹用力攥住我的手:“二子,爹知道这么多年难为你了,你娘和我一有个头疼脑热住院不舒服啥的,你那么大一个部队领导,跑前跑后,端屎端尿的,没一句怨言,就算是亲生儿子,哪怕是金海还在,也最多这样了……”爹停顿一下,缓了缓:“你娘虽然上了年纪,有些糊涂,可心里明白着呢,她经常和我念叨虽然金海没了,但是我们这辈子能有你这么有出息的孝敬儿子,早就心满意足了……就算走,也安心了……”说完,两行老泪滚落下来。

  “爹,说啥呢?我一直巴望着你和娘多享福呢。”我赶忙站起来,伸手擦掉爹脸上的泪,笑呵呵地:“咱一家人不说那见外的话。娃刚才打电话了,急着问你出院没有,娃说下午请假来看你,你现在都有重孙子了,还等着你哄孩子呢。”

  “好……好……”爹高兴地一个劲儿点头,一只手不住地擦泪。

  02

  晚上,书桌前。

  我拧亮台灯,拉开靠墙的抽屉,从一大叠厚书底下摸索出一本边角磨损卷皱的相册,轻轻翻开扉页,一张张泛黄的照片映入眼帘,一个个年轻的笑脸勾起了我沉沉的往事记忆,我的心渐渐凝重起来。

  “金海!”心猛地揪住,我不禁喊出了声,用手轻抚着一张发黄照片上跟我并排站着的那个腼腆士兵,眼眶湿润了:“兄弟,对不起!”

  那是我心里永远跨不过去的坎,即使我经历过多少生死瞬间,即使已经轮回了数十个的春秋,那个刻骨的记忆总是牢牢镌在我心底,一直伴随我走完所有的路。

  03

  随着南部边境战事向我方的利好进展,集团军指挥部迅即调整作战意图和兵力部署,决心在近期秘密发起针对越军和高地代号为“猎豹行动”的突袭,争取一举拔除敌方横亘在我军阵地前方的最大障碍,进一步震慑敌人,憾其军心,力图使越军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接受我方提出的和谈条件,但是前提是我方必须以猛烈攻势迅速瓦解敌军防线,切断其后路,尽力全歼守敌,争取最大战果。

  团里抽调骨干力量,组成十个班一百来人的突击队,我担任二班班长。

  “班长……抽烟……”一天下午,我正在闷罐似的潮热帐篷里拆解枪械擦拭,金海走进来,手里捏着一盒“红棉”,吞吞吐吐地看着我。

  “金海,你这是……”我知道金海对突击队里没选他有想法,别看这小子闷着头话很少,一提打仗浑身就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可金海是家里的独生子啊,即使他的军事素质在连里数一数二,还是没通过团里的审核。

  “班长……我想参战……”金海平时很腼腆,一说话就脸红,我知道开口请战让他经过了多少思想斗争。

  “可是,金海,你是独子啊……”我朝他摆了摆油乎乎的手:“你知道团里就是因为这个才……”

  “班长,”金海打断了我的话:“我早跟家里商量过了,没问题。”

  他认真地看着我,眼神充满坚定:“班长,我想参战!请班长上报吧!”

  明白拗不过他,我微微一点头:“好吧,我给连里打个请示,但是不能保证批准。”

  “谢谢……谢谢班长!”金海喜出望外,兴奋地差点跳起来,他把烟毕恭毕敬地放在桌子上,“唰”敬了个礼,一溜烟儿小跑出去了。

  我看着那盒未开封的崭新“红棉”,不由得笑着摇摇头:“这小子,违规“送礼”也要上战场啊!”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