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在高处读后感2019

2019-07-11

  什么是国家?什么是社会?什么是自我?这可能是我们每个人常常自觉或不自觉思考的问题。

  我们处在一个急剧转型、风云变幻的年代,就像狄更斯所说的:"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也是一个最坏的年代"。我们拥有前所未有的自由和机遇,却也有无法承载的迷茫与困顿。我们身边有太多的不正义、太多的不道德、太多的不应该,我们都有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曾有的理想的光芒日益暗,我们像身处茫茫黑夜中恣意漂泊的航船,一个小小的风浪就让我们颠簸不已。我们能否到达向往与憧憬的彼岸?

  《自由在高处》就像航海图,让我们看到了自身拥有的力量,看清了我们自身的位置,让我们有了一条明确的路线,犹如醍醐灌顶,让人耳目一新。

  我注意到《自由在高处》的封面人物是一尊雕塑素描,这尊雕塑的名字叫做"self-made man"?——自我塑造者,人如其名,他是一个右手执锤,左手执凿,正在把自己从石头里雕刻成人形的人。于是,自由在高处,欲得需自塑的主题呼之欲出。

  这本书前三分之二是时评,后三分之一是演讲与独白,一以贯之的思想是强调国家与社会以及个人的界限:人类有废除死刑的自由吗?中国人有过洋节的自由吗?两个成年人有在公共休闲场所亲热的自由吗?……这些争议中,有的即使现在看来也只能博人一粲,有的看起来则是任重道远,还有的仿佛是无解的悖论。

  一、我是我的作品

  人的自由是自己给的,心灵的禁锢也只有自己才能施行。不论处于哪一空间时间,拥有心灵的自由,能自由的思考,就能拥有全世界。

  纵然如此,作者的乐观也绝非盲目,自由和奴役是两种精神状态,自由任何时候都不是唾手可得,熊培云先生告诉我们"不自由,毋宁死"的教条主义太过严苛,生活教会我们的是"不自由,仍可活。"

  这并非是在为苟且偷生寻找借口,而是在纷扬中寻找一种现世安稳的自我平衡。我是我的作品,对大多数人而言,命运并没有在生命和自由之间设立单项选择,我们只需要对自由和时间、自由和金钱、自由和地位……各种代价进行换算。然而,你我知道,这种换算没有想象中困难,把握方向,我们也可以拥有权力塑造人生。

  二、相信国家比想象中自由

  虽然,当前社会存在经济的成长,文化的交融,在新旧交替的碰撞中,不稳因素难免凸显,但我们要做的不仅是保持清醒警觉,看到社会发展的不合理、不足之处,提出质疑和不满的意见,更应当充满信心,坚定地相信改变正在渐渐地向前推进,满怀勇气保持在路上的忙碌,从自己开始行动起来。我以为作者是一个勇敢而清醒的写字人,正是由此而来。

  虽然我们的网络还不够自由和开放,但是较于没有网络的时间空间,我们获得信息的广度,表达意见的渠道,交流思想的平台都毫无疑问地拓展了;虽然对于一些世界的和我国历史上的事件,我们无法探寻得真相,但是我们仍然在很大地程度上享有阅读典籍的自由,由此我们可以无限地接近和探求事实的真相;虽然我们的媒体还难免以宣传的口吻做报道,但是我们的新闻教材中仍然把宣传和新闻的概念解释得清清楚楚。

  自由的前提是信赖。用作者的话来说:你多一份悲观,这个社会就多一份悲观。再借胡适的话:"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

  三、生活处处是政治

  一个初中生就可以从思想品德这一科中学到:公民基本政治权利其中第一项就是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然而现实的状况是,相较于教科书上的白纸黑字,更为深入人心的却是一种对政治的漠不关心。

  学生通常会觉得政治是大人们的玩意,似乎只有饱经世故,历经沧桑,野心膨胀的人才会涉足所谓的"政治"。也有人觉得政治是太虚的东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现今的青年,既不生于五四运动革命激情澎湃的时机,又未赶上浪漫和启蒙的八十年代,仿佛太平年间,大家能做的就是"无为",但媒体在我们眼前呈现的部分世界加上我们自己的亲身经历,社会其实正处于"转型时期",处于现当代的我们,除了缅怀向往那过去的黄金时代,又未可预料我们的时代是否会成为后来人追忆的"黄金时代"呢?

  所以,生于我们自己的时代,我们尚大有可为。我们要充分激发内心的个人意识,只有个人觉醒,争取个人最大限度的自由,承担自由带来的责任,履行相应的义务,才有国家的自由。身处于社会中,表现出对事物的参与甚或关心都是"为"的一种形式。

  将来的人们回望现在,也许会为我们今天的纠结忍俊不禁,或为我们走过的冤枉路感到忿忿不平。但要知道,这些纠结和弯路自有其意义,每一个思考都是我们自我塑造的一步。再回想那个自我塑造者,他不仅从石头中赋予了自己希望拥有的形象,也将送给自己一双能奔善跑的腿脚;他从石头中诞生的那一刻,不仅是他完成对自己的塑造的一刻,也是他从桎梏中获得解放的时刻。

  自由在高处,欲得需自塑。

文章地址:
m.diyifanwen.com/qitafanwen/duhougan/2647976.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