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正传》读后感1000字高分作文

2020-02-26

  “精神胜利法”绝非中国农民阶级本质的写照,更非中华民族优秀品质的体现,而是一种堕落、消极的现象,是失败主义矛盾心理赖以维持的精神支柱和无可奈何的解决办法。正象鲁迅指出的那样:“因为不敢正视人生,只好瞒和骗”,“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一天一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下面是小编整理的几篇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阿Q正传》读后感1000字作文

  伟大的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不满是向上的车轮,能够载着不自满的人前进。”这句箴言可以说是鲁迅先生对几近被黑暗完全笼罩的旧中国的最后希望了。他期盼着中国民族灵魂能够觉醒,能够化作永动的车轮,从而带领人民,带领国家,带领民族冲破腐败的束缚。而鲁迅先生的这本小说,可谓是让当时的整个社会振聋发聩,发人深省。这部小说便是《阿Q正传》。

  《阿Q正传》是鲁迅先生于1920xx年至1920xx年所撰写的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中篇小说,《阿Q正传》以辛亥革命前后的未庄作为历史舞台,以生动质朴的文笔描绘了当时被封建落后文化所支配的社会黑暗现状,创造了阿Q这样一个自尊自大、自欺欺人的卑微人物形象,并通过阿Q一生悲惨的遭遇批判了当时中国社会的封建、保守与腐朽等社会特点,强有力地揭露了当时中国人民的劣根性以及封建礼教给人民生活造成的沉重伤害,并希望能够以此来唤醒中华民族的反抗与革命精神。

  我细读《阿Q正传》之后,感慨万千。因为书中那闭塞落后的江南村庄环境以及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塑造,都让我深刻地认识到了当时社会的腐朽落后。像阿Q、赵大爷、王胡那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并没有过上平凡的日子,反而是得到了最为悲惨的命运。他们都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中,最需要身边人,最需要社会的同情与关心。但在那个缺乏真诚与爱的旧中国社会之中,人们给予他们的,却只有侮辱、歧视以及冷漠。而最让我感到寒意的是,即使他们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深受生活的压迫,但他们彼此之间同样也是缺乏真诚与同情,对于与自己有着相似命运的同类人采取的则是一种漠视,甚至通过欺辱弱者的方法来宣泄自己对命运不公的愤慨。这一切都让我了解到了当年的社会是多么地冷酷无情,人们的思想是多么地封闭扭曲!这也难怪鲁迅先生发出:“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这样的心声了。

  《阿Q正传》中除了让我深刻认识到了旧中国的腐朽黑暗之外,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则是阿Q所独有的“精神胜利法”了。阿Q在书中说过这样的话:“我先前比你阔多啦!”以及“我的儿子会阔得多啦!”但就从阿Q在书中的遭遇来看,他先前不见得有多阔,而他的儿子甚至都不知道是否存在。这就是一种典型的“精神胜利法”,总是拿着从前和未来这样虚无的事情来与掩盖现实的不幸,而更让我吃惊不已的是,阿Q甚至以此为荣。殊不知,这是一种鸵鸟式的的心态,遇到困难只会逃避,而不会真正想着要去击破这个问题。但是他内心充斥着的自尊自傲,一次一次的在众人的起哄下开始走上进赵老爷家强调他的赵姓和调戏小尼姑等不归路的悲剧,他考虑要不要做事情的标准就是别人会不会高看他会怕他。不难发现,鲁迅先生就是想通过阿Q的“精神胜利法”去揭示中国国民性格的怯弱本性。

  这也让我不禁联想到了如今的现实。我们或多或少也会有那么一点“精神胜利法”,不愿意正视自己的真实处境,把快乐寄托在未来的不确定中,沉浸在虚幻的刺激中,以他人的看法来认识自己,以他人的肯定来肯定自己。但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并不能让自己的问题得到解决,梦里得来的快乐总是短暂易逝。如果不管什么坎都习惯靠自我麻木来解决,我们也会把自己的生活引上浑浑噩噩,得过且过,听之任之的状态。

  鲁迅先生说:“要在文化上有成绩,则非韧不可。”我们应当要牢记鲁迅先生的这句警示,我们需要乐观的精神力量,但也谨防故步自封的陷阱,要时刻反思并改进自身的问题。始终以坚韧的态度去对待工作,努力学习,不断获得进步。既然不甘,那就行动,做个空想家不如做个实干家。

  阿Q正传读后感

  经典作品的特征之一便是它具有无限开放的阅读期待。不同的读者对同一部作品会有不同的感受与理解,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些个性化的解读不但给读者自己以审美愉悦,最终也构成一部文学作品丰富的接受史。

  《阿Q正传》作为一部经典作品,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自从其诞生以来,“阿Q”就成为某一类人的代名词,成为人们沟通的重要话语资源。

  阿Q——这是伟大文学家鲁迅先生笔下一个不朽的典型。阿Q这个形象,个性鲜明,独一无二;又具有极为广泛的代表性和普遍性,体现了十分深广的社会内容。它不仅活在书本里,而且走进了生活,成为一个活生生的现实人物,成为人们用来称呼某些人的共名。就象熟悉诸葛亮、贾宝玉、孙悟空和鲁智深等人一样,中国有几个人不知道阿Q呢?而且,这个阿Q,全世界都知晓他,就象哈姆雷特和唐·吉诃德一样,在世界文坛上也负有盛名。这个典型的影响,在“五四”以来的中国文学中,是无与伦比的。

  阿Q是个什么样子呢?“阿Q该是三十岁左右,样子平平常常,有农民式的质朴,愚蠢,但也很沾了些游手之徒的狡猾”,“不过没有流氓样,也不象瘪三样”。

  阿Q是很不幸的。他生活在辛亥革命前后的农村,没有家,多半时间寄住在未庄土谷祠里,靠给人家打短工来糊口。“割麦便割麦,春米便春米,撑船便撑船”,是个房无一间,地无一垅的劳苦雇农。阿Q连起码的社会地位都没有。他本来大约是姓赵,但因为未庄的大财主赵太爷姓赵,便被勒令不准姓赵了,并为此挨了一顿嘴巴,还被地保罚了二百文酒钱。象别的人们一样,阿Q也有着七情六欲,也想过女人。可是他的“恋爱悲剧”是这样的可笑而且短促,不过是跪下去对赵太爷家的女佣人说了两句“我和你困觉”,便在一顿毒打和种种罚处中结束了。

  然而,阿Q最大的不幸,是他连灵魂也被一种“鸦片”深深地毒害了,使他不知苦楚地熬过一生,直至糊涂地死去。这就是那使人逃避现实、自我超脱、在心理与精神上转败为胜的“精神胜利法”。阿Q就是依仗它来支撑自己活在世上直到离开人间的。你看:

  阿Q是那样的妄自尊大、自欺欺人。他一贫如洗,却要说:“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多啦!”阿Q头上长着癞疮疤,极力要掩藏,并因此很忌讳别人提到“癞”、“灯”、“烛”等字。但别人揭短时,阿Q却回答说:“你还不配……”仿佛他头上的是一种高尚的光荣的癞头疮。阿Q被人揪住辫子往墙上碰了响头之后,只要想“儿子打老子”,便也就心满意足,反败为胜了。甚至为了解除内心的“忽忽不乐”与“失败的痛苦”,也可以自己打自己,仿佛是自己打了别个一般。

  阿Q畏强凌弱。在强者面前,他甘受屈辱,自轻自贱。赵太爷不让他姓赵,他不敢抗辩;假洋鬼子打他,他赶紧抽紧筋骨,耸了肩膀等候着。而在小尼姑那样的更弱者面前,他又放肆欺辱,并且自鸣得意。

  阿Q健忘、愚昧、麻木。被别人打过,转瞬就可以忘却干净。对清政府残酷屠杀革命党人,他无动于衷,反觉得“好看好看”。待到自己受冤被抓进衙门,已经在亡命状上画押时,仍无半点醒悟,却生怕圆圈画得不圆被人笑话。及至被押赴刑场,死到临头,虽然急得有些发昏,却也有些泰然,以为“人生天地间,大约本来有时也未免要杀头的”。

  身受重重压迫,过着非人生活的阿Q,也有改变现状的原始状态的革命要求。当辛亥革命起来了,他看到举人老爷和赵太爷等人十分害怕慌张,就改变了一向甘受屈辱和痛恶革命的态度,变得“神往”革命,要“革这伙妈妈的的命”,要“投降革命党”了。正象鲁迅后来说的,中国倘不革命,阿Q便不做革命党,既然革命,就会做的。但是,阿Q的革命“理想”是十分模糊和混杂的。它除了合理的内容外,还包含了许多荒唐和可鄙的东西,比如“要什么就是什么,我喜欢谁就是谁”之类。出于报复心理,他的革命对象既有压迫他的赵太爷、秀才、假洋鬼子之流,也有平素打过架的小D、王胡等等。限于眼界的狭窄,他的经济要求则是抢些东西,把秀才娘子的宁式床搬到土谷祠来。然而,假洋鬼子不准阿Q革命,阿Q失望之余也就只好用“精神胜利法”来安慰自己了。

  辛亥革命之后不久,赵家遭了抢劫。于是,机关枪架在土谷祠前,把阿Q抓了去。糊里糊涂地过了堂,阿Q便被枪毙示众,结束了他悲惨的一生,“大团圆”了。

  阿Q,是生活在半殖民地半封建时代的中国,压在社会最底层的一个落后、不觉悟的贫苦农民。鲁迅在这样一个人物身上,深刻解剖了“精神胜利法”,把它的种种表现集中、概括地揭示了出来。

  “精神胜利法”绝非中国农民阶级本质的写照,更非中华民族优秀品质的体现,而是一种堕落、消极的现象,是失败主义矛盾心理赖以维持的精神支柱和无可奈何的解决办法。正象鲁迅指出的那样:“因为不敢正视人生,只好瞒和骗”,“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一天一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

  阿Q,就是这样一个带着民族耻辱烙印,令我们深深自省的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