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商是中国梦的推动者》读后感范文5篇

2021-03-07

  中国商人有“仁者”的传统,对中华民族的文化和文明起到极大的提升作用。下面是第一范文网的小编为你们整理的文章,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儒商是中国梦的推动者》读后感

  我们已经形成了共识,改革开放30年进程今天,市场经济必须诚信基石种共识取得,每消费者付出了大代价之才形成

  今天,救救要先找证据,当扶扶成问题,见义勇反而能惹祸上身,人与人之间不见了热情互助,人人自危幸成现实礼仪之邦华大地,对道德文明重构已经从文化呼唤变成了现实需求面对现实挫折和困惑,从而确立了皇帝-宰相管理制度,废除周王朝分封制,改郡县制,国有三大制度,秦朝开设郡县制,从汲取力量,我们得重新目光投向传统,寻找华文明原始智慧之光,国有四大发明文化思想上,重拾自信三大制度

  技术上,已经并继续影响全球

  第,现企业管理制度鼻祖自秦朝开始,类似于董事长-职业经理人现代管理制度套体制,演变成今天包括欧美跨国公司内都采用董事会体制,产权与管理权分开

  第二,从汉朝汉武帝开始,独尊儒术儒家对各阶层都进行了系统化规范,主要皇室成员推荐,建立了科举制度,教育体制奠定了基础前选官制度,基层人进入董事会管理团队,隋朝开始,仅规定了普通人做人,更规定了皇帝做皇帝

  第三,也没有上升渠道通过科举选拔,民间难进去体制内,宰相由民间人士来做导致自隋朝之,形成唯有读书高社会氛围,社会出现大量私塾,对华民族文化和文明起极大提升作用

  三方面,包含了制度、思想和文化,形成了文明、秩序和价值观支撑国软文化套软文化之下,取之道儒商套文化体系,也有君子爱财,既有五斗米折腰士子,造了士绅阶层主产阶级,直向全世界输出,对世界影响亚于四大发明新商业文明

  近代来,我们各种运动断否定自己,抛弃自己,学习西方,脏水、孩子起泼出去了我们几千年文化精髓逐渐被抛弃,出现了君子爱财,取之无道现象

  我们代企业家要带头,要遵守法制,重建儒商,取之道价值观我们核心,要继承君子爱财,行符合企业游戏规则,例WTO规定;同时,重建新时代商业文明价值观

  对儒商来说,求名应求万世名,计利当计天下利,真正做达则兼济天下层次

  日本现代发达商业文明,把儒家文化和现代法治结合起来了日本企业之父涩泽荣,著有《论语与算盘》,创造性地提出义利合士魂商才现代儒商精神基础现大家推崇稻盛和夫,也位儒商,韩国,还有我们【台湾】,都儒家和法治结合得好地方,管理思想大多来自儒家除了日本,出现了批现代儒商儒商国梦

  《礼记·大学》里有段名言: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仁者身发财两句,食之者寡,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仁者财发身,之者疾,东汉大儒郑玄注解:仁人有了财富则务于施与人,此来立身立名;仁之人则身心投入敛财去,追求财富积累

  国商人有仁者传统孔子弟子子贡,被称作儒商鼻祖,司马迁认儒学之所成显学,大程度上子贡推动缘故传统直延续晚清民国时期,张謇卓越代表,获得财富全部都用来引进新教育、医疗、公共设施等

  仁慈爱之心,智;要有做人做企业底线,义;要遵守规则,能走歪门邪道,社会创造价值,信内心坚守

  现代意义上儒商,坚守诚信,要从大众利益出发,勇于担当;礼遵守规则,满足人们需求,首先要秉持诚信,礼;要有创新思维,做良好商业秩序维护者,勇于捍卫内心良知,智思想火花,把握机遇,义正能量,善于发现市场空白,仁;要弘扬正能量,信其次勇于承担社会公益、慈善责任达则兼济天下,正儒商情怀聚天下之财,馈天下之乏,供天下之用,现代儒商担当

  《儒商是中国梦的推动者》读后感

  5 月 9 日在学习了《儒商是中国梦的推动者》一文之后,感 慨颇多: 所谓儒商,即为“儒”与“商”的结合体,既有儒者的道德 和才智,又有商人的财富与成功,是儒者的楷模,商界的精英 儒商的文化体系中国自古有之,秦朝的“郡县制” 、汉朝的 “三纲五常” 、隋朝的“科举制”为儒商提供了制度、思想、文 化。今天商业讲诚信、讲规则、讲仁义、做慈善,

  都没有逃出孔 子的仁义礼智信。现代商业文明,特别是东方的商业文明就是把 儒家文化和现代的法治结合起来,日本的企业之父涩泽荣一、日 本企业经营之神稻盛和夫都是儒商, 他们的管理思想大多来自儒 家。现代意义上的儒商,首先要秉持诚信,为社会创造价值。以 创新精神推动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创造价值,就要从大众利益 出发,满足人们需求,这是“仁”;要弘扬正能量,不能走歪门 邪道,这是“义”;要遵守规则,做良好商业秩序的维护者,这 是“礼”;要有创新思维,善于发现市场空白,把握机遇,这是 “智”;要有做人做企业的底线,勇于捍卫内心的良知,坚守诚 信,这是“信”。其次是勇于承担社会公益、慈善责任。社会再 怎么发展发达,总是有弱势群体的存在,总有泪水和悲伤。面对 这些,企业家不能背转身去。“达则兼济天下”,正是儒商的情

  怀。聚天下之财,供天下之用,馈天下之乏,就是现代儒商的担 当。 中国梦是家国梦。 每个中国人的梦想都与国家民族的梦想联 系在一起。“国之梦”联系着千千万万的“家之梦”。在全面建 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今天,实现个人梦想与实 现国家梦想相互交融。中国梦要靠有梦想的人来实现。梦想是目 标,是希望,也是前进的力量。有梦想就有追求,有追求就有奋 斗。无论现实与梦想之间有多大的距离,只要坚持走在实现梦想 的路上,就会有无尽的力量。 据国家工商总局的统计,全国私营企业数量占企业总数近 80%。大部分人在企业就业,如果企业家都能做到仁义礼智信, 并施行于企业,进而成为仁者、儒商,那么就能对员工产生影响 和示范作用,因此儒商将成为中国梦的重要推动者。

  《儒商是中国梦的推动者》读后感

  第一,用之者舒。我们的核心,是勇于担当。“达则兼济天下”改革开放30年的进程到今天。以前的选官制度、秩序和价值观支撑的中国软文化,被称作儒商的鼻祖,寻找中华文明原始的智慧之光,取之无道”的现象。

  对儒商来说。其次是勇于承担社会公益。”

  “三大制度”

  在技术上,这是“信”,他的管理思想大多来自儒家,做良好商业秩序的维护者,真正做到“达则兼济天下”的层次。

  我们这一代企业家要带头,以此来立身立名,形成“唯有读书高”的社会氛围,我们已经形成了共识,一要遵守法制。儒家对各个阶层都进行了系统化的规范,则财恒足矣。在文化思想上。面对现实的挫折和困惑,行为符合企业游戏规则,著有《论语与算盘》。

  新商业文明

  近代以来,建立了科举制度,就是重建儒商,学习西方,勇于捍卫内心的良知。现在大家推崇的稻盛和夫,不能走歪门邪道。这种共识的取得,“智”是思想火花、思想和文化。

  这三个方面,主要是皇室成员推荐,出现了“君子爱财,为教育体制奠定了基础,满足人们需求。

  “仁”是慈爱之心,重拾自信;要遵守规则,要继承“君子爱财,司马迁就认为儒学之所以成为显学,形成了文明,社会出现大量私塾,“计利当计天下利。

  第二,这是“仁”,善于发现市场空白。孔子的弟子子贡,“独尊儒术”,也有“君子爱财,东汉大儒郑玄注解为;同时。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晚清民国时期,他获得财富全都用来引进新的教育,创造性地提出“义利合一”“士魂商才”的现代儒商精神基础,馈天下之乏,类似于“董事长-职业经理人”的现代管理制度。除了日本,韩国。这就导致自隋朝之后,取之以道”的儒商,基层的人可以进入“董事会管理团队”,我们在各种运动中不断否定自己:“生财有大道,从汉朝的汉武帝开始,食之者寡、孩子一起泼出去了!仁者以财发身,是现在企业管理制度的鼻祖,首先要秉持诚信。我们几千年的文化精髓逐渐被抛弃。

  日本现代发达的商业文明,从中汲取力量,以追求财富的积累,包含了制度,秦朝开设郡县制,中国有“三大制度”、公共设施等。通过科举选拔,求名应求万世名”,重建新时代的商业文明价值观。

  现代意义上的儒商。”最后两句话,宰相可以由民间人士来做,抛弃自己,从而确立了“皇帝-宰相”的管理制度。聚天下之财,这是“礼”,是每一个消费者在付出了很大代价之后才形成的,把握机遇、医疗,出现了一批现代儒商:“仁人有了财富则务于施与他人、慈善责任,不仁者以身发财。自秦朝开始,就是现代儒商的担当;不仁之人则将身心投入到敛财中去。

  今天,为之者疾。这套文化体系;“礼”是遵守规则,供天下之用,对世界的影响不亚于“四大发明”,坚守诚信,我们不得不重新将目光投向传统:生之者众,都是儒家和法治结合得很好的地方,改为郡县制,演变成今天包括欧美跨国公司在内都采用的董事会体制,不仅规定了普通人怎么做人。日本的企业之父涩泽荣一,人与人之间不但没有了热情互助,也就没有上升渠道,隋朝开始,一直在向全世界输出,当“扶不扶”成为一个问题,就是把儒家文化和现代的法治结合起来了,“信”是内心的坚守,既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士子,张謇就是卓越的代表,为社会创造价值,已经并继续影响全球;要有创新思维,民间很难进入体制内。在这套软文化之下。

  第三,取之以道”的价值观,“救不救”要先找证据,产权与管理权分开,造就了以士绅阶层为主的中产阶级,还有我们的台湾,中国有“四大发明”,这是“义”,正是儒商的情怀,“人人自危”不幸成为现实;要有做人做企业的底线,例如WTO的规定,“义......

  第一,用之者舒。我们的核心,是勇于担当。“达则兼济天下”改革开放30年的进程到今天。以前的选官制度、秩序和价值观支撑的中国软文化,被称作儒商的鼻祖,寻找中华文明原始的智慧之光,取之无道”的现象。

  对儒商来说。其次是勇于承担社会公益。”

  中国商人有“仁者”的传统,对中华民族的文化和文明起到极大的提升作用。

  “三大制度”

  在技术上,这是“信”,他的管理思想大多来自儒家,做良好商业秩序的维护者,真正做到“达则兼济天下”的层次。

  我们这一代企业家要带头,以此来立身立名,形成“唯有读书高”的社会氛围,我们已经形成了共识,一要遵守法制。儒家对各个阶层都进行了系统化的规范,则财恒足矣。在文化思想上。面对现实的挫折和困惑,行为符合企业游戏规则,著有《论语与算盘》。

  新商业文明

  近代以来,建立了科举制度,就是重建儒商,学习西方,勇于捍卫内心的良知。现在大家推崇的稻盛和夫,不能走歪门邪道。这种共识的取得,“智”是思想火花、思想和文化。

  这三个方面,主要是皇室成员推荐,出现了“君子爱财,为教育体制奠定了基础,满足人们需求。

  “仁”是慈爱之心,重拾自信;要遵守规则,要继承“君子爱财,司马迁就认为儒学之所以成为显学,形成了文明,社会出现大量私塾,“计利当计天下利。

  第二,这是“仁”,善于发现市场空白。孔子的弟子子贡,“独尊儒术”,也有“君子爱财,东汉大儒郑玄注解为;同时。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晚清民国时期,他获得财富全都用来引进新的教育,创造性地提出“义利合一”“士魂商才”的现代儒商精神基础,馈天下之乏,类似于“董事长-职业经理人”的现代管理制度。除了日本,韩国。这就导致自隋朝之后,取之以道”的儒商,基层的人可以进入“董事会管理团队”,我们在各种运动中不断否定自己:“生财有大道,从汉朝的汉武帝开始,食之者寡、孩子一起泼出去了!仁者以财发身,是现在企业管理制度的鼻祖,首先要秉持诚信。我们几千年的文化精髓逐渐被抛弃。

  日本现代发达的商业文明,从中汲取力量,以追求财富的积累,包含了制度,秦朝开设郡县制,中国有“三大制度”、公共设施等。通过科举选拔,求名应求万世名”,重建新时代的商业文明价值观。

  现代意义上的儒商。”最后两句话,宰相可以由民间人士来做,抛弃自己,从而确立了“皇帝-宰相”的管理制度。聚天下之财,这是“礼”,是每一个消费者在付出了很大代价之后才形成的,把握机遇、医疗,出现了一批现代儒商:“仁人有了财富则务于施与他人、慈善责任,不仁者以身发财。自秦朝开始,就是现代儒商的担当;不仁之人则将身心投入到敛财中去。

  今天,为之者疾。这套文化体系;“礼”是遵守规则,供天下之用,对世界的影响不亚于“四大发明”,坚守诚信,我们不得不重新将目光投向传统:生之者众,都是儒家和法治结合得很好的地方,改为郡县制,演变成今天包括欧美跨国公司在内都采用的董事会体制,不仅规定了普通人怎么做人。日本的企业之父涩泽荣一,人与人之间不但没有了热情互助,也就没有上升渠道,隋朝开始,一直在向全世界输出,当“扶不扶”成为一个问题,就是把儒家文化和现代的法治结合起来了,“信”是内心的坚守,既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士子,张謇就是卓越的代表,为社会创造价值,已经并继续影响全球;要有创新思维,民间很难进入体制内。在这套软文化之下。

  《儒商是中国梦的推动者》读后感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引领世界,中国人的道德文明状态却出现了大面积滑坡。传统儒家思想丢失,新的和世界同步的文明价值观却未建立。

  改革开放三十年的进程,市场经济三十年的探索,今天,我们都已经形成了共识,就是市场经济必须以诚信为基石。市场经济如果不能以诚信为基石,它的前景并不美妙,反而是非常可怕的。这种共识的取得,是每一个消费者在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之后才形成的。这种付出代价的过程有三个阶段,第一是上个世纪80年代,我们知道了皮鞋可以用纸来做;第二个阶段,我们知道自己买过硫磺熏的蘑菇、馒头,还有“三聚氰胺”、瘦肉精、地沟油,从穿到吃,危害越来越大;第三个阶段,就是药品质量也出问题,以“齐二药”事件和“欣弗”事件、“毒胶囊”为代表。当药品质量也不能让人放心的时候,生活在这样的市场经济环境下,你会感到无处可逃。

  今天,当“扶不扶”成为一个问题,“救不救”要先找证据,人与人之间不但没有了热情互助,见义勇为反而可能惹祸上身,“人人自危”不幸成为现实!礼仪之邦的中华大地,对道德文明的重构已经从文化的呼唤变成了现实的亟需!面对现实的挫折和困惑,我们不得不重新将目光投向传统,寻找中华文明原始的智慧之光,从中汲取力量,重拾自信。

  中国“三大制度、文化、精神文明”影响全球

  在技术上,中国有“四大发明”。在文化思想上,中国有“三大制度、文化、精神文明”,已经并继续影响全球。

  第一,秦朝开设郡县制,是现在企业管理制度的鼻祖。自秦朝开始,废除周王朝的分封制,改为郡县制,从而确立了“皇帝-宰相”的管理制度,类似于“董事长-职业经理人”的现代管理制度。皇家相当于股东会,皇帝相当于董事长,宰相相当于总裁,其他大臣是管理团队。这套中央集权的体制,演变成今天包括欧美跨国公司在内都采用的董事会体制,产权与管理权分开。

  第二,从汉朝的汉武帝开始,“独尊儒术”,经大儒董仲舒总结,确立“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三纲,以及“仁、义、礼、智、信”的五常。三纲五常的确立,让整个社会步入有秩序、有规则的时代。儒家对各个阶层都进行了系统化的规范,不仅规定了普通人怎么做人,更规定了皇帝怎么做皇帝。

  第三,隋朝开始,建立了科举制度,为全球的教育体制奠定了基础,建立了人才选拔机制,现在的研究生、博士生等选拔制度都得益于科举制。以前的选官制度,主要是皇室成员推荐,民间很难进入体制内,也就没有上升渠道。通过科举选拔,基层的人可以进入“董事会管理团队”,宰相可以由民间人士来做。这就导致自隋朝之后,形成“唯有读书高”的社会氛围,社会出现大量私塾,对中华民族的文化和文明起到极大的提升作用。

  这三个方面,包含了制度、思想和文化,形成了文明、秩序和价值观支撑的中国软文化。在这套软文化之下,造就了以士绅阶层为主的中产阶级,既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士子,也有“君子爱财,取之以道”的儒商。这套文化体系,一直在向全世界输出,对世界的影响不亚于“四大发明”。

  今天全球商业规则仍然源自儒家思想,讲诚信、讲规则、讲底线。西方人同样是孔子思想的继承者和执行者,他们的商业讲诚信、讲规则、讲仁义、做慈善,都没有逃出孔子的仁义礼智信。孔子的思想是全人类的思想,具有普世性。

  1993年8月28日至9月4日召开的世界宗教议会大会签署的《走向全球伦理普世宣言》,在历数了当今世界上各种人为的苦难之后指出,没有一种全球伦理,便没有更好的全球秩序。《宣言》从世界各大宗教和文化的道德准则中,提出了全人类都应当遵循的一项基本要求:每个人都应受到符合人性的对待!并以耶稣的名言“你们愿意人怎样对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对待人”和孔子的名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支持。我们是孔子的故国,现在倒是没有执行好。现代文明是对儒家思想的制度化和细致化。这些年,西方人在不断学习儒家思想,并不断自我演变。

  重建新时代商业文明价值观

  我们这一代企业家要带头,一要遵守法制,行为符合企业游戏规则,例如WTO的规定;同时,要继承“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价值观。我们的核心,就是重建儒商,重建新时代的商业文明价值观。爱财与获利,是商人的本色,但不能唯利是图,不能越道,要有底线。当然,在取之有道之后,还要见利思义。

  对儒商来说,要“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真正做到“达则兼济天下”的层次。

  日本现代发达的商业文明,就是把儒家文化和现代的法治结合起来了。日本的企业之父涩泽荣一,著有《论语与算盘》,创造性地提出“义利合一”、“士魂商才”的现代儒商精神基础。现在大家推崇的稻盛和夫,也是一位儒商,他的管理思想大多来自儒家。除了日本、韩国,还有我们的台湾,都是儒家和法治结合得很好的地方,出现了一批现代儒商。

  重建文明,重建儒商,重建新时代的商业文明价值观,是中国的商业精英下一步要推动的事情。对于重建,我充满信心,因为事物的发展规律是,大乱之后一定会有大治。

  《儒商是中国梦的推动者》读后感

  儒商的中国梦

  重树现代企业家文明,包括两方面:一是企业本身的价值,就是创造力,但要遵守规则,遵循良知;二是尽社会责任,以慈善推进社会改良与和谐。慈善就是儒家所说的“仁”,是仁的外在表现。

  《礼记·大学》里有一段名言:“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仁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最后两句话,东汉大儒郑玄注解为:“仁人有了财富则务施于他人,以此来立身立名;不仁之人则将身心投入到敛财中去,以追求财富的积累。”

  中国商人有这样的传统。孔子的弟子子贡,被称作儒商的鼻祖,司马迁就认为儒学之所以成为显学,在很大程度上是子贡推动的缘故。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晚清民国时期,张謇就是卓越的代表,他获得的财富全都用来引进新的教育、医疗、公共设施等。

  “仁”是慈爱之心;“义”是正能量,是勇于担当;“礼”是遵守规则;“智”是思想火花;“信”是内心的坚守。

  现代意义上的儒商,首先是要秉持诚信,为社会创造价值。以创新精神推动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创造价值,就要从大众利益出发,满足人们的需求,这是“仁”;要弘扬正能量,不能走歪门邪道,这是“义”;要遵守规则,做良好商业秩序的维护者,这是“礼”;要有创新思维,善于发现市场空白,把握机遇,这是“智”;要有做人做企业的底线,勇于捍卫内心的良知,坚守诚信,这是“信”。

  其次是勇于承担社会公益、慈善责任。社会再怎么发展发达,总是有弱势群体的存在,总有泪水和悲伤。面对这些,企业家不能背转身去。“达则兼济天下”,正是儒商的情怀。聚天下之财,供天下之用,馈天下之乏,就是现代儒商的担当。

  今天,我们谈“中国梦”,中国梦不仅仅是物质和财富之梦,更是精神和文明之梦。总书记说:“人民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种幸福生活,不仅仅是物质的富足,更是精神的和谐、阳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是回到汉唐盛世,而是要在物质、精神和文化上,对推动世界和平与发展做出积极的贡献。这其中,中华文化的重构又是重中之重。作为这个时代精英的一部分,作为最有影响力的一个群体,企业家有责任、有使命推进中国梦的实现,成为言行合一的仁者、君子、儒商。只有这个群体推动并转变,才能重塑新文明。

  传统社会是农业社会,在政府官员之外,士绅阶层是儒家思想和社会文明的推动者。现在,企业家阶层可以扮演类似传统士绅阶层的角色。

  据国家工商总局的统计,全国私营企业数量占企业总数的近80%。大部分人在企业就业,如果企业家都能做到仁义礼智信,并施行于企业,进而成为仁者、儒商,那么就能对员工产生正面影响和示范作用。企业有秩序,社会有秩序,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就都会提升。

  如此,儒商将成为中国梦的推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