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社社长自荐信

  亲爱的广州外国语学校文学社:

  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空阅读我关于申请加入文学社和申请成为社长的自荐信。提到文学这个内容广博的话题,请允许我慢慢说起。

  【结·缘】

  也许是源于有一个教语文的妈妈吧,我与文学第一次“回眸相望”似乎还是2岁,从我用幼稚的同音背诵着“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的简单诗句那时起,我与文学便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即使不知道其中的奥妙,我也学着古代夫子那样摇头晃脑地将一个个字从嘴里蹦出。上学识字后,我开始试着用简单的词汇来表达我透明单纯的世界。“今天,我很开心。”这样的句子,曾经反复出现在我的日记本里。

  但是对于读书,却曾经是我头疼的事情。活泼好动的我,对于必须安安静静坐在书桌前埋首苦读这件事,总是百般抗拒。所以我阅读文字,似乎也就是一个拿起,放下;有兴趣,看不下去放弃的一个过程。慢慢地到了4年级,妈妈从购书中心买了一本《咪咪心事》,那一次,也许是故事情节实在幽默动人,我几乎忍住了所有的烦躁,用了一个星期看完了整本书。当我用小手努力地翻到最后一页时候,似乎有一种感觉从心里喷薄而出,像是看见了海上初升的新日,或是黄昏时灿烂一片的霞天。

  从那天起,我开始在那些时而华丽,时而质朴的字里行间,在那些沉淀着五千年文化的方正字体里,徜徉。

  【郭敬明·安意如】

  郭敬明和安意如,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两位青春作家。

  其实在打下“郭敬明”三个字的时候,我稍稍犹豫了一下。欣赏这个备受争议的作家,谈到他,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考验。

  刚上初中的我,写出一篇可以被老师拿去班上诵读的600字作文已经不是什么难题。不过那时候,我还是沿用着小学的结构,总分总。我擅长叙事,却不擅长抒情。我一直只能用我所知道的那些简单的修饰词来装点我的文章,我很少会斟酌语句,总是提笔就写。我告诉自己说,朴实也是一种美,与华丽无关。但是生活就是这样,永远不会在你最需要安静的时候就一片沉默,也不会在你需要甜蜜日子的时候就打翻一罐蜂蜜。这样我们才能总是发现新的东西,填充自己单色调的画纸。翻开《左手倒影右手年华》,是一个偶然,但是里面华丽细腻却略带悲伤的语句,深深地吸引了我。那个月我不仅一下子把郭敬明的所有书看完,而且还积累了厚厚一本的摘抄。每天像个宝贝一样抱着本子,没事就背几句。然后我就发现,我的文采,就这样仓促却漂亮地跃然纸上。也许你会说我太过矫情。可是一直到现在,无论别人如何评论他,我一直都坚持,我热爱着他的文字。因为我知道,这虽华丽,但不单薄。

  安意如的书,把我从青春文学带入了一个更高也更宽泛的陌生世界——诗词。提起诗词,对以前的我来说,似乎是一种高不可攀的东西。写不出,看不懂,久而久之也不愿意去了解。从《人生若只如初见》到《陌上花开》,她就像一个款款走来,眉如蚕蛾,以木兰花露,秋菊花瓣为饮食,以荷叶为衣,以白莲为袂,超然世外的女子。我跟着她,看见了《诗经》里“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守候;看见了《长恨歌》“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依恋……..我便开始大量的背诵,尝试着把这些元素运用到文章里面,今年暑假,我甚至自己写了一首思乡词。

  “笛声断琴音,对望高楼月。无言何处寄相思,黯意乡愁夜。

  叶落诉离别,沉霭残红冽。之手寻万千风情,难掩离殇切。”

  这两位作家,让我脱离了单纯的故事世界。

  【哲学·名人传】

  现在,妈妈不断地推荐我另外一些书。有哲学书《苏菲的世界》,也有李开复的《做最好的自己》,还有《做女人要像希拉里》……。也许没有生动的故事情节,也许没有期待中的搞笑幽默,但我就这样一本一本啃了下来。与小说相比,这类书籍,能够教会我更多更多。也许是为人处事的道理,也许是艰涩难懂的人生哲学。但我感觉,我的思维,也许早已和同龄人不一样。

1/2